手机版
首页 > 资讯>20 混乱加剧

深渊归途:20 混乱加剧

从实验室中跑出的凌雁和陆凝,迅速就察觉到了外面总电源的事实。“也没电力的情况下,镜鬼杀了人很遇到的困难,别和别人接触到,当心隐形鬼,凌雁姐你把神鸟之血带去放尹莲姐尸体的房间,我在二楼设置摄影机的位置。”陆凝飞快地想好了接下来的行动。“也不是除了三只鬼吗?“没有电力的情况下,镜鬼杀人很困难,别和别人接触,小心隐形鬼,凌雁姐你把神鸟之血带去放尹莲姐尸体的房间,我在二楼设置摄影机的位置。”陆凝飞快地想好了接下来的行动。。...

从实验室中跑出来的凌雁和陆凝,很快就察觉了外面断电的事实。

“没有电力的情况下,镜鬼杀人很困难,别和别人接触,小心隐形鬼,凌雁姐你把神鸟之血带去放尹莲姐尸体的房间,我在二楼设置摄影机的位置。”陆凝飞快地想好了接下来的行动。

“不是还有三只鬼吗?”

“第一个死的人被搬到了外面,如果要回来袭击多半要从大门进来,不会在这边。第二个是方敏,如果不会分身最多只能追一个人。至于杨娜还没死亡一百二十个小时呢。我有无之容貌,你有疼痛记忆,我们分开行动效率高也不怕偷袭,等安放完毕之后我会下楼和你汇合,千万保证自己的安全!”

“好,你也要注意安全。”凌雁知道事态紧急,也不多废话了,马上飞奔向了楼梯。陆凝也跑到了走廊尽头,将一个摆放盆景的桌子清出来,拉到走廊中比较暗的地方,将摄影机架上,开始调整起角度来。

这台摄影机是能够定时启动的,只是使用过去留影的录影的话,会显示一个五分钟的倒计时,看起来就是使用这个功能录制的最长时限了。

陆凝刚刚调整好了角度,不远处一间房的房门忽然开了一条小缝,里面露出了白领微微有些发青的脸。

他自从收到短信之后已经恐惧地躲在屋子里一会了,求生的本能刚刚战胜了恐惧,又被陆凝在楼道里的动静吓了个半死。直到现在,他才敢从门缝里偷窥一下外面的情况。

一见是陆凝,白领眼睛一亮,刚要推门出去,转而又想到了什么,慢慢把身体又缩了回去。

这边陆凝设置好摄像机位置之后,确认了桌子的结实程度,又扯下块桌布盖住了指示灯,这才满意地退了两步,打算离开。

就在此时,身后响起一阵嘎嘎声,有什么“东西”飞快地冲了过来!

陆凝一霎时露出了一丝惊愕的神色,她全程都是带着无之容貌的,鬼除非近身不可能发现自己,到底……

但是,回头已经来不及了。

咚!

后脑传来一声钝响,剧烈的疼痛立刻让陆凝感到眼前一黑,整个人跪在了地上,还好及时用手一撑,才没直接倒下。

白领举着一根铜制烛台,双手双脚都在不断发抖,他这一下用力不轻,陆凝虽然没倒下也还在晕着。见陆凝还在挣扎着想要翻个神,白领咬了咬牙,再次高举烛台,再次用力砸落。

砰!

陆凝这次往旁边一歪,彻底昏迷了过去。

“对……对不起,反正你身上好东西多,我就是想活着,怪就怪你怀璧其罪吧。”

白领将烛台一扔,一咬牙伸手揭下了陆凝脸上已经沾上血的面具,也不嫌上面的血了,忙不迭地套在了自己头上,接着拍了拍她的衣兜,从外套口袋里把那粒清正丹也掏了出来。

“你……”

陆凝的意志也是强,苏醒过来的瞬间就看见了白领在自己身上翻翻找找,忍着头上的剧痛一脚踢了出去。

“嗷啊啊啊!”

白领一时不妨被一脚踹中了要害,痛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陆凝赶紧往旁边一滚,捂着脑袋撑住自己慢慢站了起来,脸色发冷:“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我想活着!”白领也破罐破摔了,对陆凝大吼了一声,一探身子又捡到了烛台,陆凝见势不妙,忍着痛转身往楼梯上跑了过去。

“别跑!”

“你凭什么一个人身上有这么多好东西!”

“只要有你身上的东西,我也能活下去!”

白领已经彻底陷入疯狂了,数天的精神压力和不断有人死去早就将他的心智击垮,如今他赤红着双目,眼中只有陆凝一个人的存在,别的什么都不顾了。

而三楼,也再没有楼梯让陆凝逃跑了,她不知道是头发昏还是疼的分不清方向了,居然跑向了走廊尽头的阳台方向。

“哈哈哈哈!你跑不了了!”

终于,将陆凝堵在阳台前的白领发出了大笑。

陆凝喘着粗气,血液顺着指缝流淌到手背上,令她捂着头部的手有些微微发粘。阳台上的冷风冷雨卷过身体,反而让她从剧烈的疼痛中稍微清醒了一些,看着白领那癫狂的神色,忍不住开口说道:

“我是可以从这里跳下去的。”

“哈?跳下去?你摔死我也照样可以从你尸体上回收东西!你还想吓唬我?”白领得意地慢慢靠近过来,只是捂着要害令他的动作显得颇为滑稽。

“第一天魏伯勇就检查过房子,这里的下面都是泥土,在这样的雨天,我跳下去可未必会死。”陆凝退了一步,手掌扶着栅栏,阳台上伸出一半的棚顶已经遮挡不住她了,雨水直接淋在了她的手上和身上。

“你跳下去,可不会什么事都没有。”白领狞笑了一声,“那么多鬼,随便哪个找到你都是死。”

陆凝神色微沉。

白领见了,哈哈大笑起来,举起手里被纸团包着的清正丹:“看见这个了没有?没想到你还真不吃,像你这样的老实人——”他一口将丹药吞了下去,“——不过是给我做嫁衣罢了!”

“哈哈,原来你一直都等着这个时候啊。”陆凝倚在栏杆上,忽然面露微笑,“听听你身后的声音吧……史松就是在这里死的,走廊可是隐形鬼巡游的地盘。”

没错,就在白领耀武扬威的时候,身后已经开始响起了地板的声音,这一次没有人的踪迹,是隐形鬼循着声音和血的味道,追赶到这里了。

“原来聪明人死的时候也会糊涂啊。”白领张开了双手,放声大笑,“小丫头,你是不是忘了,一只鬼只能杀一个人,我吃了清正丹,那么这里会死的人——只有你!”

“我啊,是不会犯傻的了。”陆凝轻叹了一声,撑着栏杆站了起来,面向白领走了过去。

“哦呀?想要求饶了吗?可是不行啊,虽然我可以大发慈悲放过你,可是鬼大概听不懂人话呢!不过你放心,等你死了之后,你身上的好东西我都会妥善利用的!”白领站在原地,慢慢放下双臂,身后地板上的响动已经越发靠近了。

陆凝一步步走向白领,捂着头的右手也放了下来,雨水混合着血沿着手背流淌下来,在地板上滴溅出一片片暗色痕迹。

“你……居然说我是个聪明人啊。”

走到距离白领半步的位置,陆凝将左手插在口袋里,伸出手,将白领脸上的无之容貌摘了下来,露出了面具下惊骇欲绝的面容。

隐形鬼走到了白领身前并没有越过他去找陆凝,而是直接抓住了他。

“你……你不是人……你是替身鬼!你是鬼!小丫头是鬼!!!”

白领惨叫了起来,陆凝却对此充耳不闻,慢慢将面具重新套回了头上,摇摇头,感慨了一声:“你真是到死都什么都不明白啊。”

随后,陆凝绕过被钳制住的白领,从已经开始动手杀人的隐形鬼身边经过,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后——

“杀。”

身后,响起了骨骼被折断的声音。

楼下大厅中,一团黑雾状的鬼似乎是盯死了眼前的人群,即便二楼传来了明显的动静也没有离开,依然在防护罩周围巡游着。俞止松他们也不会坐以待毙,低声商量了一番之后,决定分散逃跑,到底鬼会追谁就各安天命了。

他们没有等着防护罩自行消散,而是趁着鬼魂绕到另外一边的机会,猛地集体冲了出去,两侧的走廊和楼梯都是逃跑路线,俞止松冲进厨房去翻窗了,魏伯勇则直奔楼梯上跑了过去。鬼在众人骤然跑掉的时候还稍微愣了一下,随后发出一声短促而尖厉的啸声后追了上去。

它的目标是那一对情侣。

腐朽之手已经被两人扔下了,事到如今这件收藏品已经没了什么用处,可就算如此,鬼的追赶也不是轻易就能多开的。

男人拉着女人冲上了二楼,正好魏伯勇回头瞥了一眼,马上招了招手:“你们俩别发呆!这边过来!”

“勇哥!”

男人大喜,可就在这时黑雾也飘上了楼梯,两人不经意回头之间吓了个魂飞魄散。男人连忙喊道:“勇哥!它追上来了!怎么办!”

“跟老子一起跑!”魏伯勇怒吼一声,拔腿冲向了走廊另一端,情侣也追了上去,他们跑到二楼阳台的时候,魏伯勇当先一脚将木头栏杆给踹断了,然后直接跳了下去。

“啊!”

女人尖叫了一声。男人赶紧冲到栏杆前,向下一看,魏伯勇已经在泥泞中打了个滚站了起来,抬头冲着上面大声喊:“跳下来!”

“这……这太高……”

女人还想说什么,就被男人一把搂住跳下了楼,二人一同摔在了泥浆中。

“快起来,起来,我们离开主屋,现在鬼都在这边!”魏伯勇赶紧上前拉起两个人,三人倒是没有什么大碍,又是危机关头,全都发挥了平生最大的速度,消失在了雨幕之中。

二楼的阳台上,姗姗来迟的黑雾在楼上恍惚了一下,慢慢向周围散开,变成一缕缕细微的黑烟,渗入滂沱大雨之中。

与此同时,主屋中二楼的另一侧走廊里,也就是陆凝设置了摄影机的走廊中,一个身影鬼鬼祟祟地从房门里钻了出来,看见楼下已经空无一人,长出了一口气,随后咧嘴露出一个邪异的笑容,迈着轻缓的步子离开了。

一楼,洪泽豪在走廊里跑了一段后回过头用手机照了照,发现黑雾并没有追过来,脚步逐渐放缓了,在救援和逃跑之间犹豫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陆凝慢慢走下楼,正好和他碰见。

“你!”

洪泽豪不由得后退了一步,白领死之前的声音很大,洪泽豪其实是隐约听见了的,对于陆凝是不是鬼他不敢打包票,却说什么也不敢让她靠近自己了。

陆凝头上的伤口还在流血,而且现在已经感觉有点恶心难受了,白领下的是狠手,亏了他一上来对杀人还有些犹豫,否则陆凝在二楼就要死了。

“是……洪叔啊。”

现在这糟糕的状态也严重影响了陆凝的思维,以至于连洪泽豪那种警惕和猜忌都没有察觉到。不过她好歹还记得现在要去找凌雁,并没多说什么,踉踉跄跄地往放尸体的房间走了过去。洪泽豪也怕她突然发难,一直保持着一个安全距离,等到陆凝拉开一间房的房门走进去之后,才发觉后背都被冷汗浸湿了。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作者:未见寸芒分类:灵异点击: 2453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么遗失&她悄悄

    另外,她身上的物品似乎并没有什么遗失,除了手机之外,衣兜里还装着自己的钱包和钥匙串,之前走过庭院的时候她悄悄检查了一下,钱包里有二百多元,银行卡,身份证,甚至还有张超市小票,此外还有一把美工刀。

    2021-11-03 01:22:25详情点赞(0)回复(0)
  • 万价格&爱,也

    相传被人出百万价格购买,但唐元桢先生不忍割爱,也正是因此而出名。】

    2021-11-04 08:51:20详情点赞(0)回复(0)
  • 谁,只&是这个

    “啊,老先生也许不知道,上面是拉丁语,这是《门萨尔手稿》的原稿,当然我也不知道这人是谁,只是这个东西也在收藏品之中。”

    2021-11-03 01:02:41详情点赞(0)回复(0)
  • ,翻开&?”

    陆凝拿出那份小册子,翻开一页,展示给三人:“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如果这份手册是介绍背景资料的话,这么大段的关于藏品的叙述又是为了什么呢?”

    2021-11-03 11:41:54详情点赞(0)回复(0)
  • 陆凝露&喜的神

    陆凝露出了欣喜的神色,把另外三人叫了过来,一起研究这个金像。

    2021-11-04 06:52:2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