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9 初露分歧

深渊归途:9 初露分歧

尹莲三人回主屋的时候,就听到了噪杂的争吵声。她一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压下心里一些好的情绪,这才走入了大门。“你除了脸回去!”爆发户冷着脸先发制人。“死了几个,谁死了?”尹莲又怎么会是被人牵着话题走的人,一句话然后切入了主体,扫过了一圈厅里的人,“你还有脸回来!”暴发户冷着脸先发制人。。...

尹莲三人回到主屋的时候,就听见了嘈杂的争吵声。她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压下心里一些不好的情绪,这才走进了大门。

“你还有脸回来!”暴发户冷着脸先发制人。

“死了几个,谁死了?”

尹莲又怎么会是被人牵着话题走的人,一句话切入了主体,扫视了一圈厅里的人,心里已经有了数。

“方敏死了。”洪泽豪闷声说道,“还有你队伍里面的史松。”

“哦。”

“哦?你就这么个反应?人死了!你不认识的也就罢了,这两个人你敢说哪个和你没有关系?”乐队二人当中那个脾气有点冲的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俞止松一声厉喝:“关你什么事!坐下!”

“俞哥!我就是气不过——指挥验尸哪都有她,出事的时候她都不在,到底你为什么要这么听她的?”

“方敏,史松是吧。”

尹莲冷漠地看了他一眼:“第三个鬼还没杀人?”

“你就关心这个?”这次暴躁男也忍不住了,“你TM到底是多冷酷无情,还有大家都在齐心协力的时候你干什么去了?”

“去找救命的东西。”凌雁在旁边接话了,“我们把外面又仔细搜索了一遍,找到了三个收藏品,还发现了武器,不够吗?”

“武器?”暴发户嗤笑一声,“武器拿来干什么?对付鬼吗?”

咔哒。

在暴发户有些发青的神色中,邢叔抬起一把猎枪,指着暴发户的脸。

“能对付你这种人。”尹莲抱着双臂,往一把空椅子上一坐,“魏伯勇,你刚才说大家齐心协力,不如把发生了什么给我讲讲,比起现在这样没意义的互相指责有用得多。”

魏伯勇就是暴躁男的名字,他听了之后愣了一下,张了张嘴终究是说不出话来。

“我来说吧。”俞止松叹了口气,稍微说明了一下楼下发生的事情。

“陆凝和史松去拿字典的时候,方敏说要做一遍最后的核对,拜托庞玲玲去拿点咖啡——她熬夜翻译,精神不是特别好。我们又不敢打扰,就都守在门外,庞玲玲把咖啡送进去之后,忽然发出了一声尖叫,这个时候我们也发现蜡烛火焰变蓝了,庞玲玲从屋子里逃了出来,说眼睁睁看着方敏冲她露出一个可怕的笑容,头一歪就死了,所有人都乱了,有的冲进了屋子,有的往外面跑,我倒是听见好像有救命的声音,不过和这边的混在一起没分辨清楚。后来才知道陆凝和史松在楼上也出了事。”

俞止松说的基本就是事实,众人也挑不出什么错来。尹莲听过之后,双手交叉抵着下巴,微微昂起了头:“所以……你们慌什么?”

“鬼都出来了,你还想说慌什么!?”

“哦,屋里的鬼已经杀过方敏了吧,楼上史松也死了,鬼二十四小时杀一个人,既然已经杀过人了你们乱什么?”

“谁TM危机关头能像这么多?你倒是嘴上厉害,真的遇到鬼不吓得你尿裤子!”魏伯勇烦躁地嚷着。

“抱歉,我可不会。在我看来,你们就是直接放弃了抵抗,随便鬼挑着其中一个杀了,然后又苟活一天而已。算了,都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好说的?方敏死了,翻译工作如何了?”

“我们用那个字典大概拼凑了一下,也算是可以读懂。别的都好说,材料方面需要准备三十人份的血祭,我们不太清楚是什么意思。”俞止松说的也是气氛更加恶化的原因,血祭这个一听就不是什么好词的东西居然要三十人份,难不成把现在活着的人都献祭?那也不够啊。

“多虑了,这只是他们内部使用的称呼,唐元桢在日记上提到过,字面意思,血祭就是血的祭品,也就是人血。一人份的话标准量是一千五百毫升。”尹莲马上给出了答案。

不知不觉,节奏就回到了她的手中。

“一千五百毫升!老子献一次血才四百毫升!三十人份?胡扯呢!”魏伯勇瞪大了眼睛。

“我是个医生,尹小姐你知不知道,一般人体内的血液总量也就是四千到五千毫升,当然这和体型有关,可普通六十公斤的人也就是五千毫升左右,你说的这个需求量已经足以致死了。”方敏那一组的一个存在感薄弱的男人有些颤抖地说道。

尹莲点点头:“我当然知道,不过我又没说要用这个方法,是你们一直觉得这是个出路死抱着不放的。”

“这……这怎么办?”希望破灭了,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发出声音。

“陆凝,你怎么样?”

尹莲一点没管人们的茫然无措,站起来拉了陆凝走到了墙壁,低声询问着她的情况。

“我……对不起,我想……”

“没有什么需要对不起的,史松或许因你而死,但也并非完全因你而死,自责现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能影响你的思维,等到或者出去了,你可以用任何方式悼念他。”尹莲直接打断了陆凝的话。

片刻的沉默之后,陆凝才点了点头。

“尹莲姐,你刚才没有把话说完吧。”

“呵呵,没有用的,压着死点的数字在鬼已经杀了四个的情况下已经失去作用了。这个手稿的遣返仪式只不过是给没有活路的人一个虚假的希望而已。”

陆凝用力点了点头。

“安心吧,拿着这个。”尹莲将一个东西塞入了陆凝手里。

那是一张用有奇妙花纹的纸张折叠的纸面具,两侧简单穿了根细绳,也是藏品之一。

“这个是无之容貌,如果鬼和你距离远的时候戴上可以让鬼误认你为同伴,但是如果太近的话还是会被发现的,谨慎使用。”

“尹莲姐……不行,我不能拿你这个……”

“我是不会躲藏的,你觉得我刚才只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吗?一直躲避解决不了什么问题,我已经知道这把匕首的用途了——在我那本日记上有用的东西还是不少的呢。”

尹莲对陆凝露出一个微笑,让陆凝还在发冷的四肢终于有了些温暖。

“你要杀鬼。”

“我要杀鬼,没错。”

下午的时间在这种晃晃不安中慢慢过去,虽然只剩下了一只鬼还没有动手,可是不会有人再抱着侥幸心理了。就连暴发户那三人也一直留在了楼下大厅中,再也没有退回自己的房间去。

如果说第一天鬼杀死了落单的人让他们还觉得抱团能安心的话,今天两次当着面杀人就是明明白白地告诉每个人——人数对鬼毫无意义。

陆凝除了洗了洗脸以外,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有换,现在还是一身血,可是她也不打算一个人去找换的衣服了,这点不适还是可以忍受的。不过事情也没有这么简单,在惊吓之后,陆凝感觉自己的头脑开始有些昏沉了,她心知不妙,用手背贴上了自己的脑门——

手背冰凉,而脑门却微微发烫。

“尹莲姐,我……好像有点发烧。”陆凝转过头,小声对旁边的尹莲说。

“仓库里应该有药物,我们去拿。”

“啊?现在?”

“怕什么。”尹莲拉起陆凝,两人的动作也吸引到了其余人的注意,俞止松马上问道:“你们两个上哪里去?”

“陆凝病了,我们去拿药。”

“你们傻了?现在还敢离开?到时候别死在仓库里!”暴发户阴着脸,语气很差。

“不劳费心,保护好你自己吧。”尹莲可不会搭理这些人的脾气,带着陆凝就要离开,这时候凌雁和俞止松也站起来了:“我们也一去过去吧。”

“人多也没用的。”尹莲回过头说。

“不行!凌雁留在这里。”洪泽豪忽然开口了。

这句话倒是有些猝不及防,就连凌雁都愣住了。

“你那把木剑是明显能够保护我们的东西,在鬼面前空有力量根本没用,所以……拜托你留下来!”洪泽豪放低了姿态,语气也带上了几分恳求,这样一来,倒是凌雁犯难了。

“留下吧,我们不会有事。”尹莲拍了拍凌雁,带着陆凝往仓库去了,俞止松看上去想要跟着,不过终究没有迈开腿。

他没有尹莲的胆量。

仓库中,各类物品被分门别类地摆放在许多架子上,如同超市一般排列整齐,最里面的一排则是冷藏柜,不光是一些肉类饮品,也放着很多医疗用具。尹莲很容易就找到了一块排满献血袋的区域,还有一整套的抽血器具,她拿起了一个仔细看了看,是四百毫升的标准容量,很明显就是给他们拿来进行仪式使用的,只可惜现在已经用不上了。

另一边,陆凝也在日常用药区域拿到了退烧药,值得注意的是这地方的药品并没有按照处方药和非处方药区别开来,甚至还有几种毒药,而且近乎全都是同样形状的药片,只有颜色能勉强区分。

发现了这个问题的陆凝马上把尹莲叫了过来,指给她看。

“不怀好意的安排啊。”尹莲伸手摆弄了一下药瓶,若有所思地说道,“我们并不需要自相残杀,这个药物弄成这样倒是有意在诱导我们了,究竟是为什么?为防万一陆凝你还是把药给那个医生看看吧,现在我们必须小心。”

“知道了。”

“还怕吗?”

“已经过去了,那种感觉。”陆凝直接拿了一瓶药,随后扭过头扫了一眼,“我们还是……拿点吃的吧,我觉得这个地方其实也是个危险地带。”

“嗯,巧克力,糖果,压缩食物,功能饮料,罐头——高能量体积小的为主。那边有购物筐。”

虽然心里还有一丝隐忧,不过陆凝还是快速和尹莲挑选了一些东西,然后回到了楼上。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作者:未见寸芒分类:灵异点击: 2453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