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8 直面死亡

深渊归途:8 直面死亡

陆凝和史松走到三楼书房门口,灯光依旧是泛黄的颜色,但是因为尹莲之后去过这里将窗帘全部拉大的缘故,光线还很充裕。陆凝迅速走到书架前面,将一本字典抽了出,放到了书桌上,却也没急着离开了,不是按照尹莲所说的方法拉大了书桌抽屉,将里面的日记本统统取史松有些奇怪:“陆凝妹子,你在干什么?咱们赶紧拿了字典离开啊。”。...

陆凝和史松走到三楼书房门口,灯光依然是发黄的颜色,不过因为尹莲之前来过这里将窗帘全部拉开的缘故,光线还很充足。陆凝快速走到书架前面,将一本字典抽了出来,放在了书桌上,却没有急着离开,而是按照尹莲所说的方法拉开了书桌抽屉,将里面的日记本全都取了出来。

史松有些奇怪:“陆凝妹子,你在干什么?咱们赶紧拿了字典离开啊。”

“这本日记上最后几天记录了唐元桢拿到祈祷金像的事情,如果找到下一年的日记本说不定就能弄清楚它的用法!史松快点过来帮我找找,不用多看,只要前面几天写了相关的东西就可以!”

这也是陆凝主动请缨的原因,出于一部分私心,她还不想把这件事告诉太多人知道,史松是一开始就和她一起找到金像的人自然是没问题的,再多一个人可能就麻烦了。

“哦,好。”史松马上过来帮忙翻找了起来。

“我以为你会反对呢。”

“哈哈,我脑袋不是特别灵光,不过我知道你做的事情有用,莲姐也在做有用的事,你们想帮我们活下去吧。”

陆凝点点头:“算是吧,不过也只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罢了。”

“你们女孩子到了这个年纪都这样吗?”史松呵呵笑着,又拿起一本日记,“我妹妹和你差不多大,也喜欢用特别别扭的方式说话,我是搞不明白了,不过知道你们没有恶意就可以了吧。”

“你的妹妹,你好像经常提起她啊。”

“是啊,她叫史馨宁,等到回去了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她有很多朋友的,一定和你处得来……啊,是不是这个?”

陆凝急忙拿过史松手里的日记,看向翻开的那一页。

【一月五日晴

金像的研究差不多告一段落了,結果令人欣喜。如同傳言一般,其上確實附著了強大的靈氣,甚至能夠壓制邪物的攻擊。不過終究是祈禱之物,需要烙上印記以獲取短暫的加護——縱然這種功效十分強大,卻只是一時之功而已,可惜。】

“对,就是这个!”

跟着后面还叙述了一下研究出来的使用方法,是用火焰烧热金像底部的花纹烙在人体上,即可获得一次针对邪祟的守护功能,经过测试对于多种邪物都有效,不过只有第一次烙印才会生效,这也是唐元桢感叹其效果强大却鸡肋的原因。

然而对于陆凝现在的处境来说,这个功能已经足够了。

吱嘎。

一声地板的轻响,让精神高度集中的陆凝猛地抬起了头。

“什么声音!”

书房里面铺着薄地毯,就算踩在上面底下木头的声音也十分细微,这个声音只能是从走廊上传来的。

史松也扭过了头,看向了开着的书房门口,片刻之后,又是一声轻微的响动传了过来,这次就很像是走进房间里踩在地面的声音了。

但是,二人眼中,并没有任何人走进来。

陆凝瞬间将桌上的字典抄了起来,退后两步,背靠书架,凭借那轻微的吱嘎声,她已经确定,有什么东西正在从门口向两人的方向走来。

“跑!”史松一声狂吼,整个人猛地向着声音的来源撞了过去,出乎预料的是他并没有受到任何阻拦,一头撞在了门框上,当时就发出了一声惨叫。陆凝微微一愣,马上反应过来从书桌上方翻了过去,快速冲向门口,而进入了房间的脚步声也马上一转,重新向门口的方向走来!

“快,史松,我们现在跑掉,它追不上我们!”陆凝一把拉起撞得有些发晕的史松,两个人冲出门去,一面发出大喊声一面踉跄着往楼梯口跑去。然而书房在走廊中段,距离楼梯口还有十米左右的距离。

而走廊里此时已经昏暗一片,所有的窗帘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都被拉上了,一声清晰的吱嘎声传入了耳际,那是鬼魂已经走出了房间的声音。

“救命!!”

陆凝此刻再也不顾什么恐惧不恐惧了,只是发出了最大的声音试图引起楼下的众人注意,史松跑了两步之后终于是找回了平衡,刚刚放开陆凝的手,就听见后面传来了更加密集的吱嘎声。

“啊!”

越是危险的时候就越容易出现问题——在陆凝往前跑的时候,史松忽然脚步一沉,地面上的一块木地板咔嚓一声断成了两半,他也一个歪身就陷了进去。

“陆,陆凝!救救我!”

听到呼救声回头的陆凝,马上看到史松双目圆睁,两条胳膊都十分不自然的开始向身后弯折,在一声清晰的骨折声中,鲜血从皮肉绽开的裂缝中喷出,伴随着史松的惨叫声,溅到了她的脸上。

“啊啊啊啊————疼——疼死了——啊啊啊啊————”

史松挣扎着拼命将身体往那个地板坑外面挺着,仿佛这样就能从中脱出一般,但实际上并没有任何效果,在双臂终于以诡异的姿态环抱到背后之后,他的双腿也开始向身后弯折起来。

“救——救命啊啊啊啊啊……”

随着血液喷射,史松的声音也越发微弱了,只能瞪着绝望的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陆凝。然而陆凝却觉得自己手脚冰冷,哪怕迈出一步都很困难,她的脑子也仿佛变得迟钝了——救?用什么救?金像吗?她要找到火焰,然后在史松身上烙一个印记?

这是个连她自己都觉得可笑的想法,她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唐元桢说这个东西这样鸡肋了,在现在的状况下,她真的是一点作用也没有。

终于,史松的头也被向后弯折,在颈部断裂撕开的时候,更多的鲜血喷上了天花板,也浇了陆凝一头一脸。那个发胖但还算强壮的躯体终于不再活动了,但是这依然不是结束,巨大的力量将他的肚子从肚脐开始撕裂,内脏流出,伴随着粘腻的咀嚼声在半空中消失不见。

直到血液有些凝固的时候,半空中支撑着史松尸体的力量忽然消失了,尸体撞击在地板上,发出了一点声响。而在此期间陆凝只是睁着双眼,愣愣地看着这一切,一动不动。

是……过了多久呢?

一只手在陆凝面前晃了两下,见没什么反应,又抓住她的肩膀使劲摇了摇。

陆凝慢慢扭头,看见的是俞止松那张有些憔悴的脸。

“你们去哪了?”

陆凝现在形象一点都不好,脸上身上全是大片半凝固的血液,一双眼睛也瞪得吓人,再加上她现在平静得一丝情绪起伏都没有的语气,就算是俞止松也感觉有点后背发凉。

“抱歉……我们听见声音了,不过楼下那时候正乱……”

“乱?”

“方敏死了。”俞止松叹了口气,直接说了出来,“死得很诡异。而且那个手上的蜡烛火焰也瞬间变成了蓝色,很快复原了,我只想到了这个的预警功能,却没想到万一真有了预警会造成多大的混乱。”

“是……这样。”

陆凝慢慢将身体也转了过来,但是中途膝盖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俞止松慌忙将她搀了起来:“你……你没事吧。”

并没有得到回答。陆凝借着俞止松的力气,慢慢和他一起走到了楼梯,下楼——此刻楼下的已经不那么乱了,不过人也少了很多,洪泽豪一脸懊恼地蹲在楼梯口,抬起头猛一看见浑身是血的陆凝又是吃了一惊。

“怎么了……难道说?”

“鬼杀人了。”俞止松抬头示意了一下楼上,“史松死了,她全程目睹,别问那么多。”

“那个女人呢?出了这么大的事她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暴发户的怒骂声从走廊中传出来,马上,尹莲不见了的事情就被众人发现了,一时间居然有了好多声讨的声音。

“平时一脸领导样地带着队伍,关键时刻人呢?”

“死了两个,还有个她的队友吧,她自己干什么去了?”

“知不知道轻重啊。”

陆凝头微微转了一下,看了一眼还在走廊上的人,暴发户三个人,方敏的几个同伴,甚至这次那对情侣和俞止松队伍的两个乐队成员也有些愤慨的样子。

尹莲……她做错了?

“别想太多。”俞止松轻柔地从陆凝手里把她还紧紧抓着的字典拿下来,扔给了洪泽豪,然后搀着她慢慢下楼去了。

“方敏是怎么死的。”陆凝忽然问道。

“她在检查文稿的时候,忽然脑袋一歪就死了,庞玲玲给她递咖啡的时候才发现,当时她惊叫着就跑出了房间,我们也看见火焰变色乱成了一团。最奇怪的是,方敏死的时候脸上还挂着微笑,你知道……就像是嘲讽或者‘我都明白了’那样的笑容,特别诡异。”

就算他这么形容,陆凝也没什么恐惧感了——和刚刚直接的经历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而她也发现了,自己也不是不会恐惧,在面对真正可怕的东西的时候,她也和每个人都一样,无法动弹,手脚发软。

越是这样,就越佩服尹莲的胆量,然而……在她回来的时候,恐怕等待她的是更令她失望的局面吧。

俞止松扶着陆凝在一把椅子上坐下,又给她倒了杯水放在手边,轻轻叹了口气。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作者:未见寸芒分类:灵异点击: 2453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怒地瞪&年一眼

    张复远有些恼怒地瞪了那青年一眼:“不修好也不一定招不来鬼怪!你小子要是怕就别跟着我!”

    2021-11-05 08:43:3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些侦&提供个

    “不会很准确,我说过吧,不太喜欢运动,平时只喜欢下棋和看书之类的静止活动,对于一些侦探类的书籍也略有涉猎。”陆凝摇摇头,“但是我不是专业的,最多提供个参考而已。”

    2021-11-05 08:14:28详情点赞(0)回复(0)
  • 怎么样&皱着眉

    “是你们?仓库那边检查得怎么样了?”张复远皱着眉问道。

    2021-11-06 11:03:52详情点赞(0)回复(0)
  • &,但是

    陆凝确实有一些手工艺爱好,但是好像用不着自己携带美工刀的样子,她并没有特别深的印象。

    2021-11-04 03:31:20详情点赞(0)回复(0)
  • 青年耸&了耸肩

    青年耸了耸肩:“没不当回事,大叔,这就是我们的心态,笑对危险,是吧?”

    2021-11-04 04:11:45详情点赞(0)回复(0)
  • 它们的&七天吧

    “先不要过于乐观。”尹莲打断了史松有些兴奋的话,“别的不说,那上面记录的藏品看似不少,总数只有十五个,它们的作用也不过是‘抵抗’。如果鬼魂是真的,你不会觉得能靠着这些东西活过七天吧。”

    2021-11-05 04:09:3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