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教我酿酒

与尔偕行:教我酿酒

冬季天气向来躁热,无风还可能容忍。这一吹冷风,送去的阵阵热气都快将祝雅珩蒸好了。五日未曾好好的吃饭时且忧思过于,本就给祝雅珩身体虚弱无力,这热气翻腾更是让祝雅珩强力支撑忍不住,脑袋上的汗珠不停地冒出,顺着脸庞的曲线滑下,顺便将脸上的吓死人妆容连同都带走,祝雅珩的面“你几次三番究竟意欲何为。”祝雅珩忍着不适,道明来意。她不想再猜来猜去,这答案本身就在眼前,何必废那功夫。。...

夏季天气一向燥热,无风还可容忍。这一吹风,送来的阵阵热气快要将祝雅珩蒸熟了。三日不曾好好吃饭且忧思过度,本就让祝雅珩身体虚弱,这热气翻滚更是让祝雅珩支撑不住,脑袋上的汗珠不停冒出,顺着脸庞的曲线滑下,顺带将脸上的吓人妆容一并带走,祝雅珩的面色愈加苍白。

“你几次三番究竟意欲何为。”祝雅珩忍着不适,道明来意。她不想再猜来猜去,这答案本身就在眼前,何必废那功夫。

“教我酿酒吧!”宁其琛的眼里满是真诚。

“什么玩意儿?!”

“那日在凌风亭你说我技艺不佳。后在风满楼我可是听你们伙计吹嘘了好久,说什么论酿酒我们自家楼主可是一绝啊。”

宁其琛向院落深处走去,将堆在墙边的坛子拎到院中间。祝雅珩看那副架势莫名熟悉。脑袋里画面一闪,好嘛,正是那夜他拎着自己的样子。

合着在你心里我和那酒坛子没什么区别。祝雅珩的心间冒出这么一句话。眼里也惹上几分嗔怒,

“他说你就信?”

“所以找你证实一下。”宁其琛自顾自的摆着酒坛子,全程不曾看过自己旁边站着的那个醋坛子。

“风满楼可不止我一个楼主。”祝雅珩支撑不住,找了个离自己最近的台阶坐下,用宽大的袖子扇着风,以让自己清醒一些。

“荷花酿如何?如今正值夏季,十分应景啊。”宁其琛并不理会祝雅珩说了什么。

“我问正经的。”祝雅珩气极反笑。

“我也是正经的。这酒我有大用。”宁其琛接着不理祝雅珩。

“我看你有大病!”

宁其琛听见了祝雅珩的小话,抬头看着她报以微笑。那微笑里没有一点威胁,没有平日里的针锋相对,而是欣慰,而是诚恳。

这天的阳光并未出现,整个天空阴云密布,闷得人喘不过气来。可那人一笑,如沐春风,让人心旷神怡。祝雅珩窝在心中的闷气一时间消散了不少。

“可我为什么要教你。”祝雅珩并着双膝,手肘撑在上面,双手托着脑袋。只要不看脸。此时的她还是有几分可爱的。

“因为我可以帮你找出你想找的那个人。而楼主您需要付出的代价仅仅只是教会我酿出不苦的酒。划算吗!”

说着,不知从哪变出一把扇子送到祝雅珩的面前。而当宁其琛看向祝雅珩那张脸时,神色也阴了下来。

“你究竟都查了我多少东西!”祝雅珩这下清醒了不少。

“要从哪一件开始讲起呢?”宁其琛数着手指,嘴角笑意越发狡黠。

祝雅珩突然间恍惚了起来。这人呐,究竟是个什么样子。让她敢这样单枪匹马同他对峙的,不是自己勇气可嘉,而是几次谈话间的感觉。自从回京之后,她总觉得自己再被一股力量推着前行,而只有在这人身边时有片刻喘息时。

这院子要是再有颗树就好了。

赶明儿得让风策移来一株丁香树种,这院子光秃秃的,好不风雅。

二人各想各的,画面却是极其的美好。姑娘清水芙蓉小媳妇,男子风姿卓越大丈夫,颇有些宜其室家的意味。

与尔偕行

与尔偕行

作者:扑通大呲花分类:灵异点击: 23189  

  “宁行深,你别逼我揍你”“珩儿,你何苦同他斤斤计较”“婚礼你还去不去了!”祝雅珩实在看不下去,出声打断眼前男子实属不正常的行为。本以为此举能让男子回回神儿,却不料,男子的一句话,让祝雅珩也恍了神。。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