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强壮有力

与尔偕行:强壮有力

“那人如何了?”祝雅珩懒得说理睬眼前幸灾乐祸的许乐彦。“还陷入昏迷着,书卿望着呢。”“加派人手,看紧些。”祝雅珩正经出来的时候还挺十分迷人的。“对了,你是如何查到那间破屋的?”“你出事了后,我思来想去一直会觉得有些很奇怪。你返京之事应当依法仅有我和祝洛两家人“还昏迷着,书卿看着呢。”。...

“那人如何了?”祝雅珩懒得搭理眼前幸灾乐祸的许乐彦。

“还昏迷着,书卿看着呢。”

“加派人手,看紧些。”

祝雅珩正经起来的时候还挺迷人的。

“对了,你是如何查到那间破屋的?”

“你出事之后,我思来想去始终觉得有些奇怪。你回京之事应当只有我和祝洛两家人知道,我们都不可能大肆宣扬,也没有什么好宣扬的,怎的你一入京就受了埋伏。”

许乐彦说起此事瞬间正色起来,他虽然巴不得祝雅珩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但是他也希望这件事永远不会发生。

“得知你情况平稳之后,我便让书卿去查。前前后后查了两月有余,一点线索都没有。直至你入宫之前,我突然收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那间破屋的地址。出于安全,我让书卿先去查探,结果那两人真的在那里面养伤。”

祝雅珩大惊。

“也就是说在这个京城里有人知道风满楼的存在,也知道它背后的人是你我!”

“这也是我为什么传信给你的原因。”

“你可还记得昨夜带我走的那人?你说会不会他就是。”

祝雅珩联想到昨夜一事,那人对破屋二人下着死手,对自己却丝毫不伤。这一切都太过巧合。

“不知道,但希望那人是友非敌。”许乐彦脸色阴沉,放在桌上的手紧握成拳。

“是敌那也是你的。”祝雅珩打趣。

“嘿,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觉得你能跑的掉!”

“对了,书卿怎么也来了。不是说好让他在江南好好待着吗?”

“我把江南的风满楼关了。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于京城开一家一模一样的。”

“可他还小啊。”

“大姐!他比你还大两岁。”

书卿就是那日被贼人抢走的许乐彦的弟弟。正如许乐彦所说,书卿比祝雅珩还要大两岁。只是他从小身子不太好,体弱多病。用许乐彦的原话就是:书卿看上去还没有祝雅珩强壮有力!因此在祝雅珩心里书卿始终是初见时那般的孱弱,让她不由自主地认为自己是书卿的姐姐,要好好保护他。

决定回京之时,祝雅珩便同许乐彦和书卿商量着让书卿好好在江南城养着,谁料这兄弟俩没一个听进去的。不过这样也好,跟在身边能照顾到的始终要多一些。

“对了,要不要我拨些人过来。”

“你不是拨过了吗!”

“我何时往你这派人了!”许乐彦看着祝雅珩一脸的莫名其妙。

“哦,这几天睡多了。我做梦梦见的。”祝雅珩尴尬一笑,随意编了几句。饮下一杯茶,心中思索着,果然不是许乐彦的人。

“要不要!”许乐彦不耐烦。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现在还不是时候。更何况我这里是将军府,安全得很。”

有些时候祝雅珩真的很庆幸有许乐彦这个朋友。如果他不会说话就更好了。

烈日当头,酷暑难耐。这个天还能在街上瞎溜达的一定是勇士。

“殿下,许楼主正与祝姑娘密会。”

风策实在搞不懂为什么自家殿下总是让自己留意那个不讲道理蛮横无礼的祝家小姐,自己可是北华第一高手啊!虽然是自封的。自从来了这什么东盛,整天不是上树就是揭瓦。就算自己是殿下养的暗卫之首,那也不能总盯着一个黄毛丫头吧。

但想归想,这些心思他是万万不敢在明面上表露的。暗卫的使命就是完成主人交代的一切事物。若是行动失败或者提出疑问,主子的惩治手段可不是一般的残忍。他还想多为主子效力几年呢。

“盯紧了。”宁其琛包下了风满楼二层所有的雅间,挑了间景色最好的和身旁的姑娘寻欢作乐。散着头发,衣带松散。眉眼间尽是春色,言语间尽是冷漠。

小珩儿,我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呢!

与尔偕行

与尔偕行

作者:扑通大呲花分类:灵异点击: 23189  

  “宁行深,你别逼我揍你”“珩儿,你何苦同他斤斤计较”“婚礼你还去不去了!”祝雅珩实在看不下去,出声打断眼前男子实属不正常的行为。本以为此举能让男子回回神儿,却不料,男子的一句话,让祝雅珩也恍了神。。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夫,此&刻他什

    “不必拘礼,救家妹要紧。”祝鸣谦打断正欲行礼的大夫,此刻他什么都顾不得了。

    2021-11-05 03:35:37详情点赞(0)回复(0)
  • &到了,

    管家正要回答,便从房间外步入了一个身影,身后还有一个女孩喊着“大夫到了,大夫到了。”正是荞儿。

    2021-11-06 09:34:36详情点赞(0)回复(0)
  • 已是世&。

    身后的荞儿,看着趴在桌上无精打采的祝雅珩,不禁觉得心疼又好笑,但更多的是放下了那颗悬着多日的心。眼前人终于生动鲜活,能说能闹,对于荞儿而言已是世间大幸。

    2021-11-04 01:52:43详情点赞(0)回复(0)
  • 祝雅珩&娃娃。

    大夫一番检查后,去了前厅。荞儿则留在屋内替祝雅珩用温水擦拭着额头,小心翼翼,生怕弄疼了好不容易得见的瓷娃娃。

    2021-11-06 06:48:0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