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我们不熟

与尔偕行:我们不熟

“荞儿姑娘而已受了些惊吓,小姐无须太过忧虑。就可每天服两次安神助眠丸便可。”徐清扬自祝雅珩伤后就始终离开将军府。原本在祝雅珩苏醒回来后,祝鸣谦无意让他出府,只每天回来看诊只需,但祝雅珩也没征得。为名调理身体为名,将徐清扬然后留于府内。名为府医,实徐清扬自祝雅珩受伤后就一直留在将军府。本来在祝雅珩苏醒后,祝鸣谦有意让他出府,只每日过来问诊即可,但祝雅珩没有同意。假借调养身体为由,将徐清扬接着留于府内。名为府医,实则软禁。毕竟徐清扬出现的时间点太过蹊跷,祝雅珩在解开迷题之前不得不这样做。。...

“荞儿姑娘只是受了些惊吓,小姐不必太过担忧。只需每日服两次安神丸便可。”

徐清扬自祝雅珩受伤后就一直留在将军府。本来在祝雅珩苏醒后,祝鸣谦有意让他出府,只每日过来问诊即可,但祝雅珩没有同意。假借调养身体为由,将徐清扬接着留于府内。名为府医,实则软禁。毕竟徐清扬出现的时间点太过蹊跷,祝雅珩在解开迷题之前不得不这样做。

说起来若不是荞儿差点受伤,自己也不会到徐清扬的房中来。刚刚在徐清扬为荞儿诊断的时候,祝雅珩随意扫了眼,房内除基本陈设外还多了许多药材,这倒没什么,只是她总能在药材的涩苦味中闻到一些似有若无的檀香味。

“难道自己的鼻子出了什么问题?”她自己小声嘀咕。

“小姐!”徐清扬察觉到祝雅珩的情绪变化,打断她的思绪。

“哦,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有劳了。”说着拿了药,便将荞儿带出房间。

“小姐你怎么了?”

“无妨。”

祝雅珩看着眼前惊魂未定但还是以自己为先的姑娘,心软了很多。自己回京以来,只有荞儿一直待在自己身边。虽然她平日里啰嗦了些,但终究都是为自己考虑。在祝雅珩心里早就把荞儿当做自己亲姐一般。她不能出事,谁都不能出事。

“你呀,与其担心我,不如好好担心担心自己。你若出了什么问题,我该如何是好。快回房歇着吧,有事我再叫你。”

说罢,祝雅珩不等荞儿反对,将她扛回了房里。这些天的补品没有白吃,祝雅珩心里庆幸道。

夏日的午后是祝雅珩最讨厌的时候,燥热难当,让人心烦意乱。

“现身吧,荞儿去休息了。”祝雅珩扇着扇子,好不耐烦。

祝雅珩不喜人多,在她清醒之后就把除了荞儿以外的其他人都让管家分配到了哥哥和爹那边。因此梅竹苑只有她和荞儿两人。现下荞儿回房休息,整个院子更加空旷。她被近日里的事堆得头疼,正坐在院子里的树荫下喝茶养神,许乐彦便出现了。

“要我说,我得找个由头让你爹和你哥知道我,不然我总这样爬你墙头算什么。”许乐彦掸了掸身上的土,他最受不了自己身上脏了吧唧的。

“宁其琛今日去你那了?”祝雅珩毫不在意。

“你怎么知道!”

“在街上遇到了。”

祝雅珩的眼前不禁浮现出宁其琛的容颜。那人的脸并不棱角分明,线条极其流畅,仿佛精雕细琢一般。鼻子和嘴都透着一股清秀之意,唯独那双眼睛,明明毫无情意,但就是勾人心弦。加之那人身姿挺拔,丰神俊朗。正应了那句皎如玉树临风前。那人虽表面上放荡不羁,可祝雅珩总觉得那不是真正的他。

“遇到就遇到了呗。那个人甚是荒唐,带着晴霜阁的姑娘就往我这冲,拦也不敢拦,简直是瘟神。”许乐彦自顾自的倒了杯水,一饮而尽。

“咱们得小心些。我总觉得这个人不简单。”祝雅珩收回心思,但耳朵还是添了些许的红晕。

“就他!他能起多大浪。一个质子,他们北华都不要他了。这里可是东盛诶。”

“小心驶得万年船。我可不想跟他沾上什么关系。”

“小屁孩儿,我怎么觉得你对那个质子好像格外关心啊。”许乐彦瞥见某人快熟透了的耳朵,甚是觉得兴奋。认识祝雅珩多久,许乐彦就被她压制了多久。这回终于抓到了她的把柄,对于许乐彦而言绝对是一件大喜事。

“你放屁,我跟他不熟!关心他作甚。我有那闲工夫关心关心我晚上吃什么不好吗。”某人炸毛。

当局者迷,这话可太有道理了。

与尔偕行

与尔偕行

作者:扑通大呲花分类:灵异点击: 23189  

  “宁行深,你别逼我揍你”“珩儿,你何苦同他斤斤计较”“婚礼你还去不去了!”祝雅珩实在看不下去,出声打断眼前男子实属不正常的行为。本以为此举能让男子回回神儿,却不料,男子的一句话,让祝雅珩也恍了神。。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