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苦酒入喉

与尔偕行:苦酒入喉

祝雅珩被男子的坦坦荡荡所言堵的说不出话。承宴之殿河清阁本就在整个皇宫的西北侧,毗邻偏远。而凌灵亭距河清阁但是百步之遥,一面靠水,三面种树,的话也不是无意找寻,是找将近的。祝雅珩心里想,不不经意间对上了男子的眼神。那男人眼睛生的极好,微凹的眼窝下,一双承宴之殿河清阁本就在整个皇宫的西北侧,地处偏僻。而凌风亭距河清阁不过百步之遥,一面靠水,三面栽树,如果不是有意寻找,是找不到的。。...

祝雅珩被男子的坦荡所言堵的说不出话。

承宴之殿河清阁本就在整个皇宫的西北侧,地处偏僻。而凌风亭距河清阁不过百步之遥,一面靠水,三面栽树,如果不是有意寻找,是找不到的。

祝雅珩想着,不经意间对上了男子的眼神。那男人眼睛生的极好,微凹的眼窝下,一双眸子清澈明朗,宛如清泉。配上浓密的眉毛和不长不短的睫毛,又生出一丝神秘意味。似是含情,久看勾人。

祝雅珩看的有些入神。对面的男子也被看的有些不自在,但又觉祝雅珩现在双颊微红的模样比刚刚那般嘴不饶人的样子可爱许多,嘴边浅浅一笑,收回了视线,为缓解尴尬,斟了两杯酒,顺带轻咳一声,提醒那入痴的女子。

“众人都在里面推杯换盏,你倒是落得清净,独自在此喝着闷酒。”祝雅珩回了神,眼神乱飘,好在看到桌上的酒杯,顿感老天保佑,岔开话题。

“谁说一个人喝的就是闷酒了。可要共饮啊。”男子忍住笑意,接着调侃。

“不必,美酒还是和相识之人喝比较好。跟陌生人喝的是苦酒。”祝雅珩没好气。

“你就是祝世昌之女祝雅珩吧吧。”那人抿了一口杯中酒,淡淡开口。

“是我。还未请教。”祝雅珩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你们这的人背地里都叫我一声质子。”那人的语气毫无情绪,就好像在谈论天气无常一般平常。

“见过北华皇子。”祝雅珩一瞬间炸毛。自己本以为他是个不怎么受宠的皇子,还想着随便找个借口溜之大吉。怎想那人不仅知道自己的身份,甚至还是那个百姓口中不学无术,风流无比的北华皇子宁其琛。这种感觉一如前日,她饿虫上身,随便抓了块糕点塞入嘴中,结果里面竟掺着她吃不得的花生,浑身起了疹子一样的难受。

“快起吧,要是让你们这的人看见了,还以为你是北华的细作呢。”宁其琛没有想到祝雅珩反应这么大,被吓了一跳。

祝雅珩也没听他说什么,起身坐下,随手从桌上抓了杯酒压惊。

“不是不与陌生人喝酒吗”

“现在不是了。”

宁其琛被女子的回答怔到,还不及反应,俊美的脸庞就被不明水流击中。

“这是什么玩意儿啊。你就喝这个!”

祝雅珩再次炸毛,不过这次是因为她刚刚喝的那杯酒,哦不按她的感觉来说是药,太!苦!了!她本就不喜苦,因着吐了出去。跟着遭殃的还有宁其琛的脸。

“有什么问题?此酒乃我亲自所酿。”宁其琛也不恼,拿了风策递来的手帕擦了脸。

“那你可真不会酿酒。”

男子脸上瞬间布满黑线。

“有那么难喝?”

“当然。”

“那个,小女有一事想问。”祝雅珩正色。

“想问就问,说这些废话干什么。”

祝雅珩心里一记白眼。

“敢问殿下如何得知我的身份?”

“你祝雅珩还用调查吗?先不说你回京之事整个京城无人不知,就是你挂着的那块腰牌那么显眼,傻子都看得见。”

祝雅珩随着宁其琛的视线看向自己的腰牌,用手摸了摸。

合着还是自己多心了。

当然不是。

与尔偕行

与尔偕行

作者:扑通大呲花分类:灵异点击: 23189  

  “宁行深,你别逼我揍你”“珩儿,你何苦同他斤斤计较”“婚礼你还去不去了!”祝雅珩实在看不下去,出声打断眼前男子实属不正常的行为。本以为此举能让男子回回神儿,却不料,男子的一句话,让祝雅珩也恍了神。。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怕弄疼&娃娃。

    大夫一番检查后,去了前厅。荞儿则留在屋内替祝雅珩用温水擦拭着额头,小心翼翼,生怕弄疼了好不容易得见的瓷娃娃。

    2021-11-05 02:44:34详情点赞(0)回复(0)
  • 么都顾&。

    “不必拘礼,救家妹要紧。”祝鸣谦打断正欲行礼的大夫,此刻他什么都顾不得了。

    2021-11-05 01:39:44详情点赞(0)回复(0)
  • 孩喊着&正是荞

    管家正要回答,便从房间外步入了一个身影,身后还有一个女孩喊着“大夫到了,大夫到了。”正是荞儿。

    2021-11-04 02:18:56详情点赞(0)回复(0)
  • 无精打&。

    身后的荞儿,看着趴在桌上无精打采的祝雅珩,不禁觉得心疼又好笑,但更多的是放下了那颗悬着多日的心。眼前人终于生动鲜活,能说能闹,对于荞儿而言已是世间大幸。

    2021-11-06 01:07:5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