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42 半小时前

你好海神大人:42 半小时前

“明白了。”主刀医生淡淡应了句。心底却放佛有几道声音响了,并在他耳边不断地催着。“快一点……”“再快一点……”助手医生们互相望了望,但是见主刀医生面色波澜不惊、神态专注于地再次着手头的操作,谁也也没那个勇气去被打破空气中弥散的缄默。手术后台上不时掠过器械变幻心底却仿佛有一道声音响起,并在他耳边不断催促。。...

“知道了。”主刀淡淡应了句。

心底却仿佛有一道声音响起,并在他耳边不断催促。

“快一点……”

“再快一点……”

助手医生们相互望了望,不过见主刀面色平静、神态专注地继续着手头的操作,谁也没有那个勇气去打破空气中弥漫的沉默。

手术台上时不时划过器械变换角度时反射的金属薄光。

最后一袋血包终于还是彻底憋了下去。

“我们已经没有血浆了。”助手医生低声向主刀汇报。

“到哪里了?”主刀抬起了头。

虽然已经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他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在微微地颤抖。

那不是自责——医生也不是万能的,经历过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手术,也见惯了手术台上的生死,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

但,还是会感到不甘——任谁都无法忍受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在自己面前逐渐消逝。

“还在路上……”住院医沉默了下,说。

“多久?”主刀又问。

住院医忽然有些不忍。因为就在刚刚,发生了几辆车相撞的连环事故,交通几乎瘫痪,血液中心的运送车辆就这样被堵在了路上。

“说话啊。”从住院医的态度里仿佛预感到什么,主刀深吸一口气,似在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

“没动。”近似哽咽地吐出两个字,住院医别过头去,仿佛此刻给伤者宣判死亡的不是运送车的耽搁而是他。

如果手术室里的时间能在这一刻停止就好了,在伤者生命特征还没有趋于恶化的一刻。有人忍不住想。

但那是不可能的。

时间无情,从不为任何人停下脚步。

生命的流逝亦是如此。

手术室里气氛沉重,压抑得令人窒息。

手术台边更是死一样地寂静。

只能见到一角的检测器,象征着生命的线条依旧在缓和而规律地上下波动着。与心跳同频的“滴滴”声,像是从天而落的雨点。

只是谁也不清楚这雨点什么时候会骤停。

“奇怪……”

任谁在这时开口,都会显得清晰而突兀。

不过一直盯着监测仪器的麻醉师却未意识到这点——毕竟眼下他也确实无法顾及到其他,只一双眼死死地注视着仪器屏幕。

“怎么了?”

听麻醉师忽然出声,众人的心再次开始下沉。

因为缺乏有效的血浆补给,现在监测仪器反映出来的任何数值变化,对伤者和医生们来说都如同噩耗一般。

麻醉师依旧注视着屏幕,眼睛一眨也不眨。屏幕上淡蓝色的光线打照在他的侧脸,显得他的神情既凝重又有些许的诡异。

“仪器显示,患者的血压似乎正在缓慢抬升……”

不……

不仅如此……

其他指标似乎也在往不可思议的方向变化……

……

半个小时前。

“刚抽完血可能会有点晕,你要是不舒服,可以休息一会儿再走……”

“谢谢,可能我体质不错,现在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还有接下来要好好休息,避免剧烈运动……”

血检处,黎清一手搭在压着针口的酒精棉上,一手提着自己的外套,听护士说着抽血后的注意事项,时不时地微笑着点头。

此时的她,袖子折在手肘之上。露出的一截胳膊,白皙得给人一种几近透明之感。

明晰纤秀的女生,只穿了件薄薄的白色衬衣,身形又单薄得仿佛随时会被风刮走似的,看着便令人心生怜惜,也难怪护士会忍不住多叮嘱几句。

“嗯,我会注意的。”黎清道了声,然后向护士告别。

穿得少又刚抽过血,这时候往医院外面走,风一吹没准就着了凉。

黎清觉着以她现有的存款根本不够在医院折腾几次。

于是寻了条靠墙的长椅坐下,又在手臂上按了一会儿,估摸着按的时间差不多了血应该已经快凝住了才慢慢地揭开。

湿漉的酒精棉上沾了芝麻大小的一点红,浅淡的颜色倒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狰狞。

随后又检视了番自己的胳膊,一时间却没有找到针孔所在。

“难道是针头比较细的关系?”

黎清疑惑地按了按被扎过的那条血管附近的皮肤。

虽然找不到针口,倒也没有哪里有渗出血来。

于是黎清也就不再多想,把卷起的袖子放下,穿上了外套。

这时候手机铃声响起,是孟琳。

“喂?”

“黎清,你和容语饭吃了没?于穆说让他朋友给你们带过来。”

“已经吃过了,不用了。”黎清说。

“是吗?那……那让他朋友带些水果过来好了……人已经在路上了,估计过来要十五分钟,到时候你去医院门口接下?”

“嗯,知道了。他叫什么?”黎清问。

“你见过的,上次我和于穆一起请你们吃饭的那次,后来还送你们回寝室。”孟琳提醒她。

“哦。”黎清点点头,“好像确实有这么个人。”

“想起来了?”语调微微上扬,孟琳笑道。

“嗯,是不是姓斐?”

孟琳:“……”

“咳。”沉默过后,孟琳忍不住清了清嗓子,纠正道,“是‘裴’,他叫裴元旭……”

“是吗?或许吧。”

听电话那端黎清应得漫不经心,孟琳正想再说些什么,忽然觉得要是自己说太多可能反而弄巧成拙,让心思敏锐的黎清察觉出些端倪。还不如顺其自然,于是改口道:“待会我把他的号码发到你的微信上。”

“嗯。”

电话挂了没几秒,一串号码便发了过来。为了让黎清知道“裴元旭”是哪几个字,孟琳特地在这串号码前注上了对方的名字。

黎清瞥了一眼。对她来说只要知道在微信里可以找着这个人的号码就行了。

然后坐了下来,玩起手机里的小游戏,打算等时间差不多再去门口接人。

消消乐打了差不多五关的时候,屏幕上忽然弹出个来电接听的提醒。

是个陌生号码。

你好海神大人

你好海神大人

作者:抚呆毛分类:科幻点击: 11331  

  会会发光的碳酸钙? 3DMAX观后体验感受?论血液系统局部微循坏的最重要的性?姜子牙的大闪如何练成?因一场空难,幸存者下去的黎清像是快速解锁了什么很奇怪能力……“你明白吗?过不了多久,这个世界的末日将要来临——”那个叫黎澈的男子如是说。《网络游戏之女祭司》深度阅读通道:起点app→抚呆毛→全部作品装作我有读者系列(君羊):[641993729]“医生,我觉得……我肚子里好像长了颗结石……”。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称为毗&行使管

    国际公法上,12海里以内是一个国家的领海,再往外扩12海里,称为毗连区。沿海国家可对该海域范围就海关、财政、卫生和移民等类事项行使管辖权,再往外扩176海里,越过专属经济区的界限便进入公海。

    2021-11-01 07:39:16详情点赞(0)回复(0)
  • 之中,&再次确

    女孩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苦恼之中,未注意到桌对面的医生以几不可见的幅度轻轻摇了摇头,看了眼手表,终于忍无可忍地出声打断道:“黎清——”翻开病例再次确认了下,“你叫黎清是吧?”

    2021-10-31 04:59:30详情点赞(0)回复(0)
  • &相比被

    相比被人当做精神病患者强制送入疗养院,黎清宁愿让自己摇摇欲坠的三观先碎上一地。

    2021-10-31 01:07:09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和平&洋贴近

    因为坠机地正是和平洋贴近亚历大陆架,那片被国际海洋界命名为亚卡斯尤暗礁的海域。

    2021-10-31 10:14:52详情点赞(0)回复(0)
  • &。

    甚至,她都开始有些怀疑自己体内的“结石“是否跟那场空难有着密切联系。

    2021-10-30 06:48:54详情点赞(0)回复(0)
  • &腹或者

    “有没有发热、腹痛、右上腹或者中上腹闷胀不适等症状?”

    2021-10-31 09:09:3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