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2章 我浓妆艳抹

最是孤绝如梦断:第22章 我浓妆艳抹

路乔认识了的姓司的人极少,仅有一个,秘书又明言了是为了那位司姓女士是为了小但是而来……心陡然缩紧,一个端庄大方又威仪的形象一瞬间闪现出眼前。虽然阔别多年,那位跟她仅有一面尽管时隔多年,那位跟她只有一面之缘的司姓女士的模样仍然清晰的印在她的脑海里,她留给路乔的印象如此深刻,深刻到她的一眉一眼,甚至连她左眼下的泪痣路乔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

路乔认识的姓司的人很少,只有一个,秘书又明说了是为了那位司姓女士是为了小虽然而来……

心骤然收紧,一个端庄又威严的形象瞬间浮现眼前。

尽管时隔多年,那位跟她只有一面之缘的司姓女士的模样仍然清晰的印在她的脑海里,她留给路乔的印象如此深刻,深刻到她的一眉一眼,甚至连她左眼下的泪痣路乔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

那是个很有气质的女人,又很强势,霍家上一任当家人的掌中宝,锦城上流圈子里无数人羡慕的对象,是……霍宴的母亲。

路乔掐了烟,嗓音沙哑的厉害。

“见,你先请她去待客室吧,我稍后就过去。”

“好的,路总,我知道了。”

稳定了情绪,路乔给自己补了下妆,将眼眶的通红遮掩好,她又涂了正红色的口红,镜子里的人看上去,脸色比刚才好了很多,她才推门走出去。

待客室,路乔的秘书正在给司韵安端茶和点心。

听到开门声,两人同时抬头朝门口望去。

四目相对,路乔产生了一瞬间的错觉,她穿越回了跟司韵安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也是在夏天,那天的天气比现在要热,阳光也要更刺眼,司韵安找上了她,开口的第一句就是,“三百万,离开我儿子。”

跟三流狗血剧里烂俗的剧情还有没有任何创新的台词一模一样,只是她从看剧吐槽的观众变成了那些剧里的女主角。

那一刻开始,她的人生就变了,从顺风顺水变成坎坎坷坷,真是标准的苦情女主。

误会丛生,爱而不得,强颜欢笑,这些词从她见到司韵安开始,紧紧跟随她,附骨之蛆一样折磨她,让她片刻不得安生。

七年,二千多天,隔着漫长又煎熬的时间,她跟司韵安又见面了。

这次,她带来的可能是自己的又一场噩梦。

路乔垂眸,再抬头,面对司韵安,她脸上微笑恰到好处,“霍伯母,您好。”

“路小姐,你好,我们又见面了。”司韵安不冷不淡地说。

路乔坐到司韵安的对面,司韵安闻到了路乔身上还没散尽的烟味,几不可查的皱了下眉,她不做无意义的寒暄,直奔主题,“这次我是要跟你谈谈我孙子的问题。”

果然是因为那份亲子鉴定来要人的。

路乔心里狠狠一颤,脸上却不露端倪,她装着没听懂的样子,跟司韵安打太极,“您的意思是孙子在我公司上班吗?”

装了热茶的瓷杯重重放下,发出清脆的声响,司韵安的眼里一厉,“路小姐,明人不说暗话,我耐心有限,希望你别跟我在这对迷瞪。”

“虽然当年是我逼你离开霍宴,让你跟他彻底断了联系,但是,路遂是霍家的孩子,你没有理由向我们隐瞒他的存在。”

司韵安质问她说:“六年,孩子现在都六岁了,我们作为他的亲人才知道他的消息,路小姐,你不觉得你这样做有点过分了吗?”

最是孤绝如梦断

最是孤绝如梦断

作者:顾一生分类:历史点击: 29877  

  七年前,霍宴的妈妈找到了路乔,用三百万,买下她跟霍宴的感情,是笔合算买卖。现在的,霍宴是这样,准备用一个亿,让她把肾捐出他的女朋友,说她,这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学校的林荫小道上,有灿烂的近乎晃眼的阳光,树荫遮在头上,没带走一丝炎热,反而让人闷得发慌。。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找上门&知道是

    她撩了撩头发,“多年不见,霍先生突然找上门来,不知道是有什么事情?”

    2020-10-26 08:16:56详情点赞(0)回复(0)
  • 顿时变&女王。

    上挑眼线,红唇艳色,上了妆,镜子里那个因为噩梦而落泪的憔悴小姑娘,顿时变成了山崩面前也能淡然一笑的妩媚女王。

    2020-10-26 03:25:16详情点赞(0)回复(0)
  • 指猛地&得疼,

    绕着发丝的手指猛地收紧,两根头发拽了下来,头皮扯得疼,她的声音轻的有些发飘:“你说什么?”

    2020-10-24 09:13:35详情点赞(0)回复(0)
  • &眸子,

    侧目透过镜子看了看自己通红的眼角,路乔敛起眸子,说:“好,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等我补补妆就下去。”

    2020-10-23 10:22:00详情点赞(0)回复(0)
  • 块地,&但是,

    霍宴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指,指指路乔,说:“霍家跟林氏交情匪浅,我可以帮路家拿下这块地,但是,以此作为交换,我想要路小姐的一颗肾。”

    2020-10-23 02:38:37详情点赞(0)回复(0)
  • 从情侣&再相见

    从情侣退回陌生人,再相见,你西装革履,而我浓妆艳抹,再不复当年清纯模样,以一副商人姿态,站在了恰到好处的距离,说出一句,好久不见。

    2020-10-24 09:43:18详情点赞(0)回复(0)
  • 头没长&漓的疼

    陈年旧事,就像是心头没长好的旧疤,不想起就相安无事,一旦触碰,就是鲜血淋漓的疼。

    2020-10-23 02:55:3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