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7章 有意思

名门盛宠:姝色无双:第27章 有意思

周围的人努努嘴一点点,曾一度让李小夭面前面前一黑,差点儿昏厥过去的,虽然现实是,老天会让她昏厥过去的的,不是让她再次面对自己这些她并不想选择接受的现实。她现在的除了那个吊带,也没任她现在除了那个吊带,没有任何避体的东西,而那叫衬衫还被许诺言抱在怀里,还带着些花花草草以及泥土。。...

周围的人指指点点,一度让李小夭眼前眼前一黑,差点晕厥过去,但是现实是,上天不会让她晕厥过去的,而是让她继续面对这些她并不想接受的现实。

她现在除了那个吊带,没有任何避体的东西,而那叫衬衫还被许诺言抱在怀里,还带着些花花草草以及泥土。

她第一反应,就是想打许诺言,这一切都是她搞得鬼,从她让自己脱衬衫的时候就开始了,她的目的就是现在这个。

刚刚自己把她推下去,她不是不记仇,只不过用了另外一种报仇。

李小夭伸手就去打,结果原本掉在一般的吊带彻底的掉了下去,和泥土来了个亲密接触。

“原来真的是自己脱的!”周围原本还偶尔有几个同情她的,觉得可能是意外掉了的现在却亲眼看到她把衣服脱掉了。

“小小年纪就这样了,以后可怎么好?”语气中带着嘲讽和调侃。

“就是,我第一次见到有这样的。”

“啧啧,我儿子长大了,绝对不能让他娶这样的女人,我司徒家绝对不能要这样的女人。有辱门风,有辱门风啊!”

……

倘若前面两句,都还能让李小夭厚着脸皮,装作听不见的话,那么最后一个,算是给李小夭致命的打击。

她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将来能找个有钱的人家嫁了,富裕得永远当个阔太太,一辈子衣食无忧。

今天却亲自听到富豪说,绝对不让她这样的进门,心里一直以来的信念,好像一下子被人戳破了,一下子被贬低到尘埃里。

不让进门,不让进门……

这四个字就像是诅咒一样,一直在李小夭的脑海中回荡,让她一直一点一点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东西,一点一点的崩塌。

“哇!”一下子,李小夭的情绪绷不住了,抱着吊带,也不穿,直接蹲在地上就大声哭起来了。

许诺言在旁边冷眼看着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李小夭抱着吊带,委屈的哭起来,口中还呢喃。

“我不想这样的,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李小夭的声音一抽一抽的,除了她自己,也没有人听得清楚。

那边就算是商业大佬再怎么尽量拖住许甫州,这边这么大的动静,许甫州想不知道都难。

商业大佬歉意地看了一眼夏正熙,表示自己已经尽力了,他是已经竭尽所能的拖延住许甫州了。

“你这是怎么了?”许甫州带着威严,颇为不满的看着李小夭,他刚刚不过就是离开了一会儿,这个私生女怎么给他捅了这么大的篓子?

“大伯!”李小夭咬着唇,声音颤抖的,可怜巴巴的看着许甫州。

一直以来都是靠着眼泪生活的李小夭,也有眼泪不好用的时候,可能这次是真的哭的,没有注意到自己哭的形象,甚至连鼻涕都出来了,然后又低着头哭,眼泪鼻涕什么的,都抹了一手臂都是,看着就恶心。

而且可以是哭得太认真了,平时的哭都是掉几滴眼泪在脸上,然后不擦掉,就这样一直挂在脸上。

而今天是真的哭了,一双本来就不大的内双眼睛,因为哭而变得红肿起来,显得眼睛更小,就像是蚊子在眼睛上面叮了一下,然后肿起来了一样。

许甫州本来就是有些洁癖的,看到李小夭眼泪鼻涕弄了一手臂心里忍不住的厌烦。

早知道就不带她出来了,就会给自己惹麻烦。

“还不把衣服穿上!”许甫州皱着眉头,带着几分不耐烦,对于她可怜巴巴,求安慰的信号直接忽略不计了。

“我……”李小夭脑子里很混乱,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窸窸窣窣的将吊带重新打个结,穿好。

慢慢穿衣服这个动作在别人眼中就是不愿意穿衣服,故意磨蹭时间了,本来想说话更难听的,但是由于旁边的那个男人气场太过强大,他们张了张嘴,还是没敢说。

这些风凉话不过是图一时嘴快,但是他们并不傻,若对方只是个没什么攻击力的小女孩,他们自然无所谓,但是现在是个西装革履的大人,他们才不会因为一时嘴快而得罪别人。

许诺言看着她磨磨蹭蹭的穿衣服心里笑了一下,然后抓着手中沾着泥土的花草,在怀里抱着的衬衫使劲又蹭了两下,让手中的衬衫充分的接触到泥土,然后心满意足的抱着。

“夭夭姐姐,我都说了女孩子不可以随便脱衣服的,羞羞!”许诺言鼓着小嘴,就像是鼓着气的金鱼一样可爱,然后将怀里的衬衫递给了李小夭。

“夭夭姐姐,刚刚有个人说你不知羞耻。”许诺言低着头,纠结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抬起头,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睛,颇为纠结的说:“夭夭姐姐,你比言言大,你给言言解释一下什么叫不知羞耻好不好?言言想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听懂。”

李小夭听了这话之后,气得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了,明明是她让她把衬衫脱下来给她的,而且好好的衣服又怎么会掉?一定是许诺言搞得鬼。

李小夭还没有说话,许诺言又冲着许甫州道:“大伯,夭夭姐姐也不知道,那大伯你知不知道不知羞耻是什么意思啊?是在夸夭夭姐姐漂亮吗?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夸言言啊?是因为言言长得太丑了吗?”说罢,许诺言还很委屈的撇了撇嘴,最终还是低下了头。

“噗嗤!”夏曦仪和夏正熙虽然好像在悠哉悠哉的发着呆,实际上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这边,生怕许诺言吃什么亏。

结果,许诺言哪能吃什么亏嘛,根本就是扮猪吃老虎,厉害得很。

“白鹅她也太逗了吧,骂人都带这么骂的,我今天算是长了见识了。”夏曦仪虽然思想单纯一些,但是并不傻,许诺言拐着弯骂人的话,她怎么可能没有听懂?

“嗯。”就连一惯不喜欢说话的夏正熙也忍不住勾了勾嘴角,有意思。

名门盛宠:姝色无双

名门盛宠:姝色无双

作者:漂流瓶分类:短篇点击: 10923  

  “爷爷,这是海边别墅的房产证,了写上了言言的名字!”“……”“爷爷,这是新公司所有的资产,明日上市后,现在的了全部归到言言名下!”“……”“爷爷,结婚后我会尽早让炎热的天气,并不能阻止那些一心想要结交大腕的人,更何况,两大世家强强联合,能够收到邀请本身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许洋尘

    果真,许洋尘一袭燕尾服,气质出众,不知是多少女孩的梦中情人。相比较之下,许诺言虽然高傲,但还是难以掩饰那一丝狼狈。

    2020-10-18 09:46:43详情点赞(0)回复(0)
  • 笑颜如&祝福我

    许小夭上前,亲昵的挽住许诺言的手臂,笑颜如花:“诺言你来了,你能来祝福我和皓哥哥,我真高兴,之前没有告诉你,真的很抱歉。”

    2020-10-16 03:17:05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天气

    八月,炽热的阳光撒向大地,A市的天气尤为的热。就在这样的天气,A市十大富豪之一许振邦的孙女,和最近风头正盛的司徒家喜结连理。

    2020-10-16 10:17:32详情点赞(0)回复(0)
  • 子往自&痛比起

    许诺言没有理会他们,虽然他们的问题针针见血,就像是一把把的刀子往自己心口上戳。但是这些,和自己心里面的痛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2020-10-17 08:27:01详情点赞(0)回复(0)
  • 回家去&洋尘。

    “诺言,你跑到这个来做什么?快点跟我回家去!”首先上来抓住许诺言手腕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他的亲哥哥,许洋尘。

    2020-10-16 10:44:2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