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四十一章 我奶是外挂

寒门秀才锦鲤妻:第四十一章 我奶是外挂

许文哲听了这话,想起小时他见过的,他许家曾经的富贵辉煌,又想起如今的逐渐没落直至即将毁灭。他忍不住呜咽了下,哭出声来。堂堂七尺男儿,若是未到伤心之时,他又怎会哭得如此悲切?徐...

许文哲听了这话,想起小时他见过的,他许家曾经的富贵辉煌,又想起如今的逐渐没落直至即将毁灭。他忍不住呜咽了下,哭出声来。

堂堂七尺男儿,若是未到伤心之时,他又怎会哭得如此悲切?

徐雅看了不忍,劝徐氏道:“奶,事已至此,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郑同表示感谢地看了她一眼,确实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其后,他干涩着嗓子,紧张问:“大娘,您可有门路推荐?若有,烦请说出!之后,若事有可成,必有重谢!若不成,许家在朝廷没下处置之前,家里还有些浮财。您若不嫌,都可拿出重谢于您的!只要您给寻个求助的门路就成!”

许文哲擦去眼泪,附和,“是啊,大娘,麻烦您了!我家实是没了其他法子!若不然,也不会夜半至此来搅扰于您,还想将您卷进这等能让人丢命的麻烦事里!”

徐氏让他不要跪了,先起身再说——

徐雅端了自己屋里的油灯,出了堂屋,往厨房里给众人端了壶开水。

那开水一直在灶边烧水锅里温着呢。

然后她给堂屋里三人都端了碗,沏了茶。

此时,许文哲已经坐在了堂屋椅子上,抹着止不住的眼泪,而没再跪了。

徐氏说了两句招待不周,只能用碗的话,让他们喝茶解渴,随后让他们稍待。

不久,她从锁着的储物间里取了包东西出来,又进了堂屋。

只见她小心翼翼地将那包东西放在身旁的案几上,然后慢慢打开那包东西。

嗯?怎么里头还是包着的?

徐雅疑惑间,走近了去看。

徐氏这时已经揭开了第四还是第五层的包裹了。

最后,包裹全都揭开了,却出现了个鼓囊囊的绣袋。

看到绣袋,徐氏似放松了小心翼翼的紧张心情。

她舒出一口长气,然后将之打开,慢慢从绣袋一团软布中取出了一块玉佩。

徐雅再凑近细看,只见那是一块润泽无比的圆行翡翠玉佩。它近似透明,色泽温润剔透,看起来水头极好。

玉佩上头雕着活灵活现,张牙舞爪的四爪盘龙。盘龙头尾相连,中间环绕一字。

虽说古代繁体字不大都认识,但徐雅还是认出了那玉中间镶嵌的字,那似是个“晋”字。

郑同和许文哲此时也在近前看,两人因那字,眼里瞬间迸发出亮闪闪的希望之光。

晋王封地在龙城附近,王爷府在龙城。那里曾是当今的封地。

而为何将自己以前的封地给晋王就藩,则是因皇帝很喜欢这个儿子,说这个儿子英武最类他。

且晋王还是当今皇后幼子,太子胞弟。

并且太子和晋王竟然兄弟和睦,并未曾因大位什么的而闹出不和。

听说是因晋王自己对皇位没兴趣,并不喜舞文弄墨的风雅之事。

因皇后寿辰,各地皇子藩王都想法进了京为嫡母贺寿,因此才弄出京城的各等事来。

如果最能跟皇后说上话,除了晋王和太子两个儿子,还能有谁?

太子嘛,他们也没门路接触,只能是晋王啦!

当然,这些个事情,徐雅是不如徐氏这三个土著懂的。

毕竟,他三人都是多多少少知道点朝廷事的。

随后,徐氏解释了,她便也懂了。

怪不得徐氏将玉佩包裹的那么严实紧密,这种能救命的东西,再怎么小心翼翼的保管,那也是不为过的。

毕竟那是玉佩,属易碎品,还代表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徐氏给他们看了玉佩,又重新将之小心翼翼地包裹了起来。

随即她进左侧里屋,拿了笔墨纸砚和一块木制图章出来。

笔墨纸砚是她平日里画花样使的,而那图章则是她用于绣品的印戳。

许文哲看那笔墨纸物不是太好,忙出门喊了庆春,让其拿了他马车里的好纸好墨等物。

徐氏谢了,多余话未说,接过了许文哲的东西。

很快,由她口述,她让郑同写下了一封信。

她虽认字,但都是强记下的,不会写的多。若不让郑同写,她自己也没法写。

县案首和普通人,徐氏当然首选案首写字。

最后,她拿了图章蘸墨,将郑同写好的信上盖上印戳。

“拿着玉佩,带着我手书去寻晋王妃。敬告王妃,老身不太会写字,所以托子侄写的这封信。老身曾无意中救下过落水的晋王之女。王妃为感谢,就将这玉给了老身,说是有难事不解,自可拿了玉去寻她——

回返故里时,老身曾为晚生后辈求下恩典,我家晚生后辈也可拿玉佩去求晋王妃帮忙办事。

我将自己的印戳另一半留给了王妃做印证,不会让人假冒的。

许公子,你带着信和玉佩这些都去吧!

成或不成,老身为你尽力了。其他的,只能看老天意思了!”

许文哲激动不已地用袖子胡乱抹了眼泪,看也没看好友郑同递出的帕子。

他连连点头,其后从袖中取出一沓子地契,翻找出十来张非许家名下的,塞到了徐氏手中。

徐雅和系统都为此看呆了。

系统:宿主以后这是要过富家翁的日子了吗?

徐雅:我的外挂是我奶徐氏吧?

僵直着胳膊的郑同:“……”

这时,只听许文哲对徐氏说道:“大娘,你拿着这些,到官府过户就可。这地不在许家名下,你想要过户,自有人跟你去过户,官府和朝廷也必不会因任何事而寻你麻烦的。金银之物,若我家脱险,自还会再奉上于你的。”

其实是许老爷几乎带走了许家全部的家财,许文哲出来的急切,没带什么金银之物!

拿了那些地契,徐氏在灯下细观一时,很快在手里理顺。这玉佩她家元宝太小,还不定什么时候能用上。到时候,晋王妃这位高权重的,事多烦乱,还不知会记得她这人吗!

与其到时候情义淡薄后给元宝用,还不如趁着,这恩情晋王妃还热乎地记得,这时候先拿出来给元宝换了家产,给徐雅换了嫁妆做依仗使呢。

“你们且立时去吧,否则,赶不上已经去往京城的许老爷,是要耽搁事的!”

郑同两人也着急,两人立时提出告辞。

郑同为何会去柳家巷,徐氏本有心想问的。

但这种紧急时候,又是当着郑同好友同窗的面,这话问起到底不方便。

无奈,她只得让徐雅先送二人出门。

徐雅根本就不喜欢人家郑同,对人家去柳家巷的事好奇一时,就抛去了脑后。

她一直都没想着去问的。不在乎的人,她哪管人家几多他事!

听了郑同的叙述,对许家的事,徐雅心里有了底。

在送二人出门后,她单独叫了郑同说话。

寒门秀才锦鲤妻

寒门秀才锦鲤妻

作者:叫我阿鲤分类:灵异点击: 9403  

寒门秀才锦鲤妻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七章 你欠人家的
第八章 他的上辈子
第九章 恩就只能是恩
第十一章 挣钱吧欠债的
第十章 你说你是谁
第十二章 重提有说法
第十三章 不着急的宿主
第十四章 走过必留痕迹
第十五章 开门红
第十六章 拐点
第十七章 再劝
第十八章 真的不喜欢
第十九章 想多
第二十章 难题
第二十一章 建议
第二十二章 眼界
第二十三章 留手
第二十四章 田园妄想
第二十五章 为了任务
第二十六章 机会
第二十七章 溜之
第二十八章 帮送
第二十九章 这是神马
第三十章 前景
第三十二章 干了这口鸡汤
第三十一章 问价
第三十三章 要个保证
第三十四章 桃花朵朵
第三十五章 祸事
第三十六章 怼人
第三十七章 求助
第三十八章 揭下斯文
第三十九章 绣坊事宜
第四十章 骂错了人
第四十一章 我奶是外挂
第四十二章 反派死于话多
第四十三章 过户的事
第四十四章 阳奉阴违
第四十五章 凭啥
第四十六章 家长里短
第四十七章 扫把传言
第四十八章 拒之门外
第四十九章 衙门朝南
第五十章 过眼财
第五十一章 无济于事
第五十二章 哪哪都要钱,烦心事也多
第五十三章 兴味
第五十四章 咱正经谈谈
第五十五章 不见兔子不撒鹰
第五十六章 两个铁憨憨
第五十七章 能惹事的矛盾二叔
第五十八章 当街认个爹
第六十章 抢人
第六十一章 叫不出
第六十二章 不情愿
第六十三章 不好言说
第六十四章 对不起,二叔
第六十五章 两难境地
第六十六章 两难境地
第六十七章 又当又立谁之过
第六十八章 引介
第六十九章  帮顶
第七十章 坚持
第七十一章 牛不喝水强按头
七十二章 抓紧了,马甲别掉
第七十三章 流言是非
第七十四章 逮到了,破小孩
第七十五章 问出
第七十六章 因驴而起
第七十七章 趁机宣布
第七十八章 起意再问
第七十九章 两方心事
第八十章 各人家事
上架感言
第八十一章 前世因由
第八十二章 咱得低调点
第八十三章 识趣的郭大叔
第八十四章 变数致不同
番外 良师益友还有那个他
第八十五章 见过猪跑的
第八十六章 接连
第八十七章 交割风波
第八十八章 机不可失
第八十九章 各种拒绝
第九十章 答应
第九十一章 该死的帕子
第九十三章 拉拢
第九十二章 畏威不怀德
第九十四章 逼迫
九十五章 不行
九十六章 能干
第九十七章 身不由已
九十九章 劝学
九十八章 再拒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