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二十七章 溜之

寒门秀才锦鲤妻:第二十七章 溜之

“二叔,又欠了多少?”“文哲啊——”郑二叔抬头看了他一眼,很快又羞愧低下头,“欠了——欠了有——”他没算,不知道呀!赌坊的打手中有个眼下带疤的,替他答了,“十两。”郑同无奈地深...

“二叔,又欠了多少?”

“文哲啊——”郑二叔抬头看了他一眼,很快又羞愧低下头,“欠了——欠了有——”他没算,不知道呀!

赌坊的打手中有个眼下带疤的,替他答了,“十两。”

郑同无奈地深叹口气,看向那叫文哲的,还有身后跟着的几个,“我去去就来,你们回转吧,不用担心我!”

“你有银子还吗?”一长相俊逸的书生问。

“你别管我,管好你自己!”郑同似对他有气,说话不怎么客气。

而那人则冷哼一声,撇开了头。

徐雅在郑同前世画面里恰好见过此人,就是不知名字。因其人个子不高却长得特别帅,所以徐雅对他印象深刻。

他和郑同一起去考乡试,但成绩如何,那画面里没有,她便不知。

若论相貌,郑同相貌轮廓鲜明深刻,属偏英气的长相;此人则偏文气。

他和郑同相貌各有千秋,但他长得更帅,更扎眼,一眼看过去,不注意到他都难!

可以想象一下后世李准基那一挂的相貌,一样样的单眼皮。

郑同让文哲等人都进去,可叫文哲的硬要跟着。

无奈,他只好作罢。

徐雅叫着堂伯也跟了上去。

郑同看到她,眼里露出暗沉不喜之色。

徐雅抿唇低头,装作没看见。NND,我也不喜你!

几人走至隔着县学不远的一茶楼二层,坐了下来。

徐雅则带着堂伯,坐在了他们旁边那桌。

店小二一看就认识郑同他们,他过来招呼,“郑秀才,惯例一壶茶,三份小点吗?”

郑同面无表情地应话,“恩。”

此时茶楼下面的说书的,正说着春秋故事什么的,不时有人喝彩。

徐雅没兴趣听,只关注着郑同那桌的动静。

店小二问她要什么,她道:“先上一壶茶好了。”

“什么茶,客官?上等茶三十文一壶,中等十五文,普通十文。”

一斤肉钱就这么没了吗?

徐雅心疼,“普通的。”可能是因这具身体营养极度缺失的缘故,她穿来这里后一直挺馋肉的,但没那条件敞开吃。

因徐雅二人一直跟着他们,那叫文哲的不免注意了她一眼。

她笑着和其打招呼。

文哲虽不认识他,却也回之礼貌一笑。

这时,郑同问赌坊眼下带疤的那个打手,“十两具体什么时候还,利息多少?”

“三个月。还和以前那样,三个月内拖欠一天,一两给三文利钱。三个月还不了,利钱加倍。看在你这案首的面子上,到时还,就给十五两好了。”

郑同沉默,不一时从洗得发白的衣服袖袋里,取出一灰突突的钱袋,倒出里头的三两多碎银,将其中的三两给了打手。

“其他的,若能一个月内还,我去找你。不能的话,就三个月还。”

“行,你的话,我信!那烦请郑案首给重新写个条子。”

刀疤脸拿出一欠条,给了郑同。

郑同唤了店小二,给了五文打赏,让他去拿纸笔。

店小二笑着接了,“小的这就拿,一直给您备着呢!”

仍然面无表情的郑同点头。他似乎对此已麻木。

看着这整个如哑剧般的过程,徐雅就已经猜到了,以往这事情经常发生。

所以,一切经历的人,都对此习以为常。

郑二叔从进来这里后,就一直没抬起过头,也一直都未说话,像个犯错害怕挨打的孩子。

可知道真相的徐雅,只觉得他可怜又可恨。若是没他,相信不止郑同,整个郑家都应该还过得去的。

她看郑同前世,在没中举前,总见他时不时拿银子给他二婶做花用。虽不知他怎么挣来的那些银子,但起码他挣来了。

以前郑二叔还不知欠了多少赌债,让郑同给他想办法还。他那妻儿应是也为此受了不少罪吧?

很快,店小二将三份小点和一壶茶水用托盘端了上来,那上头同时还放着笔墨纸砚等物。

郑同重新写了欠条,递给刀疤脸。

刀疤脸接过欠条,喊了小二打包了点心,茶水说是留给郑同他们喝。

其后,他便带着一起的人款款下楼了。

“伯父,我们走!”徐雅见机会来了,忙喊了徐栓子跟上。

徐栓子根本不知她要干嘛,懵懵懂懂地跟着来,又懵懵懂懂地跟着走。

结果,他们还没走到楼梯口,就被店小二拦了。

店小二看着徐栓子,“客官,你二人这还没付账呢!”

“哦!”徐雅愣了下,她都忘了这回事了。

她忙从腰间挂着的荷包掏钱,向上递给小二,还嘱咐他道:“别动我茶水噢!我一会还要回来,马上!”

接着,不等惊讶的店小二回话,她就已经“蹬蹬蹬”地跑下楼,去追刀疤脸几个了。

店小二以为付账的是大人,谁知却是个刚及他腰高的孩子。

徐雅要当面帮着郑同二叔还赌债,她猜郑同应是会不乐意。

正好,这会碰到了!她何不趁机帮着还了?

也正好郑同还了三两,她和堂伯的钱凑一下,还剩下的赌债是足够了。

追出茶楼,徐雅左右看了看,刀疤脸几个还未走远。她忙跑着去追,徐栓子紧跟在后。

徐雅来了又去,郑同本没在意。

可这会他预感不对,蹙眉猛地站起身走至窗前,从二楼窗户处往下探看。

文哲不解,也跟着他去看。

只郑二叔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

他坐在那里偷觑了侄儿一眼,自己给自己倒了茶,低头沉默喝着。

不远处,徐雅背对着他们,正跟刀疤脸说着什么。街上噪杂,听不到他们说什么。

徐雅那家中长辈站在她身后,看不到表情。

不一时,刀疤脸和他身后的人都笑了。

徐雅转身,脸上带着恳求,不知和家里长辈说了什么。

那长辈等了好一会,往袖带里摸去……

是碎银!

徐雅拿过碎银,倒出自己荷包里的银子。

虽银子合起来只三、四块,她还是扒拉着数了数,双手捧着递给刀疤脸。

刀疤脸将那几块银子向上抛了几下,然后痞笑着拿出一张条子递给徐雅。

虽他看不清那条子是否是自己写的,但阳光下白花花的几块银子,他还是看得见的。

这时,他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文哲歪头想了想,不可思议地问:“齐贤,那小姑娘你认识的吧?她这是——这是帮你还了赌债?”

郑二叔一愣,想问又不好意思,就局促地端着茶杯喝了两口。

其后,他才反应过来茶杯空了。接着,他顿住手一时后,才给自己又倒了茶。

他在想,要不要趁侄儿没注意他,这会就溜之大吉呢?

寒门秀才锦鲤妻

寒门秀才锦鲤妻

作者:叫我阿鲤分类:灵异点击: 9403  

寒门秀才锦鲤妻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七章 你欠人家的
第八章 他的上辈子
第九章 恩就只能是恩
第十一章 挣钱吧欠债的
第十章 你说你是谁
第十二章 重提有说法
第十三章 不着急的宿主
第十四章 走过必留痕迹
第十五章 开门红
第十六章 拐点
第十七章 再劝
第十八章 真的不喜欢
第十九章 想多
第二十章 难题
第二十一章 建议
第二十二章 眼界
第二十三章 留手
第二十四章 田园妄想
第二十五章 为了任务
第二十六章 机会
第二十七章 溜之
第二十八章 帮送
第二十九章 这是神马
第三十章 前景
第三十二章 干了这口鸡汤
第三十一章 问价
第三十三章 要个保证
第三十四章 桃花朵朵
第三十五章 祸事
第三十六章 怼人
第三十七章 求助
第三十八章 揭下斯文
第三十九章 绣坊事宜
第四十章 骂错了人
第四十一章 我奶是外挂
第四十二章 反派死于话多
第四十三章 过户的事
第四十四章 阳奉阴违
第四十五章 凭啥
第四十六章 家长里短
第四十七章 扫把传言
第四十八章 拒之门外
第四十九章 衙门朝南
第五十章 过眼财
第五十一章 无济于事
第五十二章 哪哪都要钱,烦心事也多
第五十三章 兴味
第五十四章 咱正经谈谈
第五十五章 不见兔子不撒鹰
第五十六章 两个铁憨憨
第五十七章 能惹事的矛盾二叔
第五十八章 当街认个爹
第六十章 抢人
第六十一章 叫不出
第六十二章 不情愿
第六十三章 不好言说
第六十四章 对不起,二叔
第六十五章 两难境地
第六十六章 两难境地
第六十七章 又当又立谁之过
第六十八章 引介
第六十九章  帮顶
第七十章 坚持
第七十一章 牛不喝水强按头
七十二章 抓紧了,马甲别掉
第七十三章 流言是非
第七十四章 逮到了,破小孩
第七十五章 问出
第七十六章 因驴而起
第七十七章 趁机宣布
第七十八章 起意再问
第七十九章 两方心事
第八十章 各人家事
上架感言
第八十一章 前世因由
第八十二章 咱得低调点
第八十三章 识趣的郭大叔
第八十四章 变数致不同
番外 良师益友还有那个他
第八十五章 见过猪跑的
第八十六章 接连
第八十七章 交割风波
第八十八章 机不可失
第八十九章 各种拒绝
第九十章 答应
第九十一章 该死的帕子
第九十三章 拉拢
第九十二章 畏威不怀德
第九十四章 逼迫
九十五章 不行
九十六章 能干
第九十七章 身不由已
九十九章 劝学
九十八章 再拒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