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十九章 想多

寒门秀才锦鲤妻:第十九章 想多

徐氏将抱娃腰椅挣来的钱都给了她,自己一点没要,虽说那里头有其功劳。徐雅没在外头和徐氏推让,打算回家后便将那部分钱算给徐氏。她觉得该分清楚的时候,还是要分清楚的。买了肉,因...

徐氏将抱娃腰椅挣来的钱都给了她,自己一点没要,虽说那里头有其功劳。

徐雅没在外头和徐氏推让,打算回家后便将那部分钱算给徐氏。

她觉得该分清楚的时候,还是要分清楚的。

买了肉,因徐雅挣了不少银子,徐氏替她高兴,便又给她和元宝买了肉包子和素面吃了。

此后,她们去药店买了点花椒大料等物,便打算回了。

只不过在去坐牛车的路上,徐氏一边逗着元宝,一边问徐雅,“你可知道,郑秀才如何会从柳家巷出来?”

徐雅不解地问,“奶,那柳家巷有什么问题吗?”

她问话时,香草前世的事在她脑里复苏。她这才反应过来。香草前世就住在那里,被强迫做着半开门的生意。

而徐氏这时已经说起了柳家巷的情况。

“那柳家巷里住的都是些说书唱戏还有半——恩,总之都是些下九流之人。我看郑秀才也非不正派之人,但他如何能从那处出来?”

半开门便是娼妓的一种。

徐氏觉得徐雅年纪不大,不好直接告诉她,便打住没说。

徐氏是想说半开门吧?她知道柳家巷里都住的什么人的。还有,不正派?徐氏是怀疑郑同嫖娼吗?不会吧?

徐雅仔细回忆了郑同前世,对这一部分内容却没印象,“奶,我不知道呢,我也是才知道柳家巷是什么地方。”

她正要问系统,系统已经主动交代了。

“你看的郑同前世,都是他的人生大轨迹。其他的,关于他人生的细枝末节内容,我这里没有记录。所以,你问我,我也不知道。香草的前世,也是以同样的方式,这样呈现给你的。”

徐雅仔细回忆了系统给她看的两人前世,尤其是郑同。

除了他成亲前后和夺嫡身死前后,他的好多事,果真就闪过一个能让她看懂的画面。

譬如郑同科举,只有结果,过程一闪而过。那内容都很简略,能让她看懂发生了什么就是了。

她——看人家前世,难道就大多看了个寂寞吗?

她这才发现!

徐雅十二,已经到了可以挑选婆家的年纪,徐氏一点不怕高攀郑同的。

虽郑同的选择余地有很大,到他家提亲的有不少。

可他到底还未选下成亲人选,不是吗?

试问,谁不想给家里女儿家挑好的人选嫁娶呢?

她觉得,她若好好调教徐雅两三年,到其正式谈亲论嫁的年纪,徐雅不会比那些小门户出身的小姐差多少的。

甚至以其资质,说不定其都能和某些大家庶女相提并论了。

嫡女就算了,那可是大家族重点培养的对象,金雕玉尊里养出来的。两三年时间,她调教不出那样的,她家也没那条件培养。

那时候,徐雅配郑同应是堪堪可以的。

除非对方那时候中了进士,做了官,那便是她们高攀了。

若那时香草和郑同都还没成亲对象,那她肯定不提这茬了。

可——徐氏转念,又觉她自己是不是想多了。

郑同十八了,他家打算让他什么时候成亲呢?

听说他此次乡试会去考,他家应是将他亲事待价而沽了。

考中了,郑同便会成亲。只因他年纪不小,到该成亲的时候了!

那么说,他很可能乡试后就会成亲。

哎……可香草那会还没调教好,克亲的名声也被乡民议论着。

如此,她们岂不是要错失金龟婿了?

可他若考不中呢?

只要是品性不错的好人材,香草嫁过去了,后半辈子就有福了。

但郑同若是年纪轻轻就去嫖,她无论如何都不会将孙女嫁过去的。

她家孩子应是跟不上和人家议亲的。人家可是小三元,这么好的资质,应是有把握乡试,这才去考的。

徐氏不知不觉地将徐雅当作了亲孙女来养,还开始挑选女婿人选。

此时,两人心底同时都在疑惑,郑同为何会从柳家巷出来?

而徐氏知道,郑同在四里八乡都有名,便决定回去后,托个信得过的人帮她打听郑同的事。

回到家里,徐雅收拾洗漱了一番,就帮着徐氏将买的东西都规整了。

这些都弄好后,她又将饭、肉猪肝都分别煮上,等它们慢慢熬着时,她便去找徐氏分钱。

晚饭,徐氏吩咐了,让熬个粥,里头搭配些熟的碎肉和猪肝就好,还是挺简单的。

肉和猪肝不耐放,吃不完的,只能先煮好多放盐,挂厨房梁柱上的篮子里。

好在乡下靠山的地方,晚上还是挺凉的,这样放上一晚不会坏的。

买了肉,徐氏便说,若是家里有口井就好了,省得她们吃水不方便,总需麻烦栓子堂伯给挑水,而且夏日里也没贮存肉的地方。

井里凉,挂个篮子下去储存肉、水果等,还是可以的。

徐雅也觉有道理。

这会,她又开始觉得在乡下住不方便了。

若在镇上,不逢灾荒年这种特殊需要存粮的时候,肉粮随买随吃便都可以的。

徐栓子是元宝亲爹,元宝他娘和香草娘一样,生他时没了。可见此时生孩子风险还是蛮大的。

虽家穷,但徐栓子爹娘还想给他续娶媳妇,这才舍得过继了孙儿给徐氏。

他家穷得吃不起饭,养不好孩子,又看徐氏有钱有派头,是没出五服的亲戚,所以才舍得出继孩子。

再说他们和徐氏又是一个村的,他家想看儿子孙子随时能看。徐氏就是要个承嗣的名义,倒也不拦着他们看孩子。

“我想了想,你那腰椅,只能挣个快钱,以后模仿的人多了,你就赚不到钱了。所以,这点钱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徐雅劝道:“奶,你出力了,以后那二十个腰椅还需你出力。我总不能一直让你白做吧?这样,我心里可过意不去!”

元宝刚才自己在炕上玩铜铃铛,这会爬了过来,“啊啊喔喔”的让徐氏抱。

徐氏抱了他在怀里哄逗。

“过意不去,以后你就自己学着做针线活好了。等你在我这里出师了,你以后关于刺绣那类的针线活,就不需我帮着做了!”

徐雅:“……”针线活,她没时间学啊!她这还惦记着收核桃做别的事赚钱呢!

“奶,不能不学吗?这几日,我想收些山核桃做甜点卖——”

这话让徐氏听笑了,她调侃,“你这小小年纪如何学得这么市侩了?怎的,你又有别的赚钱的路子了?”

寒门秀才锦鲤妻

寒门秀才锦鲤妻

作者:叫我阿鲤分类:灵异点击: 9403  

寒门秀才锦鲤妻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七章 你欠人家的
第八章 他的上辈子
第九章 恩就只能是恩
第十一章 挣钱吧欠债的
第十章 你说你是谁
第十二章 重提有说法
第十三章 不着急的宿主
第十四章 走过必留痕迹
第十五章 开门红
第十六章 拐点
第十七章 再劝
第十八章 真的不喜欢
第十九章 想多
第二十章 难题
第二十一章 建议
第二十二章 眼界
第二十三章 留手
第二十四章 田园妄想
第二十五章 为了任务
第二十六章 机会
第二十七章 溜之
第二十八章 帮送
第二十九章 这是神马
第三十章 前景
第三十二章 干了这口鸡汤
第三十一章 问价
第三十三章 要个保证
第三十四章 桃花朵朵
第三十五章 祸事
第三十六章 怼人
第三十七章 求助
第三十八章 揭下斯文
第三十九章 绣坊事宜
第四十章 骂错了人
第四十一章 我奶是外挂
第四十二章 反派死于话多
第四十三章 过户的事
第四十四章 阳奉阴违
第四十五章 凭啥
第四十六章 家长里短
第四十七章 扫把传言
第四十八章 拒之门外
第四十九章 衙门朝南
第五十章 过眼财
第五十一章 无济于事
第五十二章 哪哪都要钱,烦心事也多
第五十三章 兴味
第五十四章 咱正经谈谈
第五十五章 不见兔子不撒鹰
第五十六章 两个铁憨憨
第五十七章 能惹事的矛盾二叔
第五十八章 当街认个爹
第六十章 抢人
第六十一章 叫不出
第六十二章 不情愿
第六十三章 不好言说
第六十四章 对不起,二叔
第六十五章 两难境地
第六十六章 两难境地
第六十七章 又当又立谁之过
第六十八章 引介
第六十九章  帮顶
第七十章 坚持
第七十一章 牛不喝水强按头
七十二章 抓紧了,马甲别掉
第七十三章 流言是非
第七十四章 逮到了,破小孩
第七十五章 问出
第七十六章 因驴而起
第七十七章 趁机宣布
第七十八章 起意再问
第七十九章 两方心事
第八十章 各人家事
上架感言
第八十一章 前世因由
第八十二章 咱得低调点
第八十三章 识趣的郭大叔
第八十四章 变数致不同
番外 良师益友还有那个他
第八十五章 见过猪跑的
第八十六章 接连
第八十七章 交割风波
第八十八章 机不可失
第八十九章 各种拒绝
第九十章 答应
第九十一章 该死的帕子
第九十三章 拉拢
第九十二章 畏威不怀德
第九十四章 逼迫
九十五章 不行
九十六章 能干
第九十七章 身不由已
九十九章 劝学
九十八章 再拒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