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十二章 重提有说法

寒门秀才锦鲤妻:第十二章 重提有说法

徐雅现在就是香草,她倒没什么尴尬的。在她看来,该尴尬的也不是她才对。于是,见了那些村里乡邻叔婶们,徐雅一一照常打招呼。和赵氏母女,她同样如此。“三婶,杏花姐。”杏花今年刚满...

徐雅现在就是香草,她倒没什么尴尬的。

在她看来,该尴尬的也不是她才对。

于是,见了那些村里乡邻叔婶们,徐雅一一照常打招呼。和赵氏母女,她同样如此。

“三婶,杏花姐。”

杏花今年刚满十三,比原主香草大一岁,徐雅所以称之为姐。

“嗯。”

赵氏尴尬无比地将已经梳得光滑水溜的头发往耳后拨,几不可闻地应了声。

而她那女儿杏花则翻着白眼,冷哼了声,将头埋在了赵氏胳膊里,不愿看这个堂妹的样子。

别人有没有道理她不管,她自己首先要占住理。徐雅自认做到了应有的礼貌,对杏花的态度,她倒也无所谓。

之后,她从徐氏怀里接过元宝,“奶,你抱了弟弟一路了,车上坐着不累,我来抱吧。一会下车你再抱他。”

徐氏笑着应了她,“好,你来。”

她们之间和谐相处的样子,使得杏花立马露出愤懑不已的神色,因着香草四年后回归村里,她家最近受了不少的流言蜚语。

“香草妹妹,你以前在张家过得特别苦吧?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成天在人家家里也吃——”

杏花想说徐雅在张家吃不饱饭的,可赵氏却呵斥了她,“住嘴,杏花!”

牛车已经起步,车上的同村人知道香草家旧事的,都以看好戏的姿态看着杏花和徐雅说话。

徐氏担心地看向徐雅,怕提起张家旧事,让她不好受。

徐雅面不改色地笑了笑,摇头对徐氏表示没事。

之后她笑着看向杏花,“对啊,我在张家过得特别苦,基本每天都要挨打的,还吃不饱饭。好在如今徐奶奶收养了我,我也算苦尽甘来了。”

有人打量着徐雅和赵氏母女,和身边的同伴说道:“香草过成那样,还不是因着她那些叔伯们心狠不管她!你看杏花那样子,怎么还幸灾乐祸呀?堂妹过得那样苦,她倒是有脸问!难道这里头没她家的罪过吗?”

显然,此人是故意说给赵氏母女听的,并没有如旁人那般,压低了声议论。

“俺怎么没脸问啊?当时她那后娘带她走时,俺家和大伯家可是给了抚养费的。”杏花不满地忿人。

赵氏再一次拉住了女儿,对她横眉竖眼地要挟,阻止她和长辈发生口角。

接着她神情自若地和那人解释:“她二大娘,俺家杏花有些不懂事,你别介意。她就是因香草最近回来,引起的那些流言而生气呢!不过她倒没说错,俺们当时确实给了王腊梅抚养费。

当时俺们各家因香草她爹,也就是二伯的那场重病,都贴补了不少。所以家里都十分困难,实在养不起香草。且俺们也不知,她那后娘那么心狠,会那样待她。所以俺们就一时糊涂,将香草托付给了她那后娘照顾。”

赵氏自认解释得很清楚了,可那被她唤作二大娘的却还是不依不饶。

“你说的抚养费真假俺是不知!贴补吗,俺更不清楚!但是俺知道香草她爹没了后,她家的家产却是你家和她大伯家分了的,尤其是她家的院子和那剩下的五亩中田,三亩薄地。徐大力在世时也是个能干人,你公爹在世时,曾供他念过几年书,后来他做过些小买卖,家里光景不差。她家的房子虽只三间,可都是砖瓦房呢!你说你家当时困难,可俺记得清楚,你家在香草走了的隔年,就送了小儿子去读书。这也叫困难,哄鬼呢!”

杏花愤愤不平间想反驳,却被赵氏再次横眼拦住。

之后她不慌不忙地说道,“香草的家产,是二伯临死时交给俺家和她大伯家的,那是为了还债的。因二伯那场重病,俺家和她大伯家都没少贴补二伯家。就连香草,也是二伯交代,让她跟着后娘的。她二大娘,你不能因你和俺两家因浇地产生过口角,你就这么说俺家!”

“哼!”

二大娘对她冷哼一声,然后朝着香草柔声说道:“你爹娘在世时,那年俺家那口子借牛车拉麦子,摔沟里断了腿,都是你爹给借钱管的。你爹曾救过我家那口子,咱两家是有交情在的,所以俺才看不过她们在村人跟前颠倒黑白,胡说八道。正好今日你两家都在,俺才提起这些旧事。香草,你别怕,你也别介意大娘提起这桩旧事,大娘且问你,你三婶说的话可是真的?”

赵氏和杏花死死盯向徐雅,尤其是赵氏,她那眼神里还暗含着极重的警告。

同村人议论纷纷间停了下来,想看看香草怎么说。就连驾车的本村大爷,此时也明显停下了抽着的旱烟,竖起了耳朵。

香草回来后,关于当年她叔伯们夺了她家产之事,村里好些人是多少知道的。

为此,他们多了些茶余饭后的谈资,对香草及她叔伯家指点且议论纷纷起来。

徐雅收起脸上的云淡风清,肃容说起当年徐大力的临终遗言。

“我爹临死时说,他没儿子,但也不过继叔伯家的儿子,让人骨肉分离了。若是大伯和三叔两家念着兄弟情义,愿意养我,就把我家的房和剩下的地分给他们两家。若是不愿养,那些家产就交给后娘帮我保管,直到我出嫁。若是后娘有心再嫁,我生母所留嫁妆和家里所剩的一两多银就给了她。

但条件是,房子和地留给叔伯保管,每年需给我和后娘一半地里的收成作为地租,而我跟着后娘走,她需养我到出嫁!我出嫁后,那些家产就给了堂哥们继承。”

徐雅说到这里,感受到徐大力为女儿的一片良苦用心,瞬间流下泪来。

她低头擦了,继续说道:“我爹考虑让我跟了后娘,无非是担心旁人说我是丧妇长女,没有教养,不好嫁人。而至于二婶所说的贴补,恕我不敢苟同!我爹曾卖了我家一半的好地,为了维持治病和生活。我记忆里,我家没有需要贴补的时候!而抚养费,你们也没给过!”

说完这些,她抬起头来,凛然间看向赵氏,“我说这些不是打算和三婶争辩什么,只为了我爹那一片良苦用心!我爹因着不放心我,在我六岁懂事,他重病不治之时,才娶了后娘。说句不好听的,他其实是为照顾我,才娶的后娘!”

只为着女儿娶了继妻,谁曾想女儿却遭了四年虐待。

徐大力若泉下有知,还不知心里会如何悔恨呢!

徐雅抹去眼泪,“所以你说什么,也不要诬陷我爹!他毕竟是为了女儿,连命都可以搭上的人!他为了省钱给他那孤女以后做依仗,后来连药都省了不买,所以才拖死自己!他何曾需要你们贴补?以往是非,过去也就罢了!毕竟我是绝户女,按理法,家产不是被族里收回,就是合该你们两家继承。但我既往不咎,也希望你们能够放下,少拿我和我爹做文章!”

她话落,徐氏也是绝户女,感同身受,她掏出帕子给自己擦了泪,然后又翻了帕子面,怜惜不已地递给徐雅擦泪。

寒门秀才锦鲤妻

寒门秀才锦鲤妻

作者:叫我阿鲤分类:灵异点击: 9403  

寒门秀才锦鲤妻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七章 你欠人家的
第八章 他的上辈子
第九章 恩就只能是恩
第十一章 挣钱吧欠债的
第十章 你说你是谁
第十二章 重提有说法
第十三章 不着急的宿主
第十四章 走过必留痕迹
第十五章 开门红
第十六章 拐点
第十七章 再劝
第十八章 真的不喜欢
第十九章 想多
第二十章 难题
第二十一章 建议
第二十二章 眼界
第二十三章 留手
第二十四章 田园妄想
第二十五章 为了任务
第二十六章 机会
第二十七章 溜之
第二十八章 帮送
第二十九章 这是神马
第三十章 前景
第三十二章 干了这口鸡汤
第三十一章 问价
第三十三章 要个保证
第三十四章 桃花朵朵
第三十五章 祸事
第三十六章 怼人
第三十七章 求助
第三十八章 揭下斯文
第三十九章 绣坊事宜
第四十章 骂错了人
第四十一章 我奶是外挂
第四十二章 反派死于话多
第四十三章 过户的事
第四十四章 阳奉阴违
第四十五章 凭啥
第四十六章 家长里短
第四十七章 扫把传言
第四十八章 拒之门外
第四十九章 衙门朝南
第五十章 过眼财
第五十一章 无济于事
第五十二章 哪哪都要钱,烦心事也多
第五十三章 兴味
第五十四章 咱正经谈谈
第五十五章 不见兔子不撒鹰
第五十六章 两个铁憨憨
第五十七章 能惹事的矛盾二叔
第五十八章 当街认个爹
第六十章 抢人
第六十一章 叫不出
第六十二章 不情愿
第六十三章 不好言说
第六十四章 对不起,二叔
第六十五章 两难境地
第六十六章 两难境地
第六十七章 又当又立谁之过
第六十八章 引介
第六十九章  帮顶
第七十章 坚持
第七十一章 牛不喝水强按头
七十二章 抓紧了,马甲别掉
第七十三章 流言是非
第七十四章 逮到了,破小孩
第七十五章 问出
第七十六章 因驴而起
第七十七章 趁机宣布
第七十八章 起意再问
第七十九章 两方心事
第八十章 各人家事
上架感言
第八十一章 前世因由
第八十二章 咱得低调点
第八十三章 识趣的郭大叔
第八十四章 变数致不同
番外 良师益友还有那个他
第八十五章 见过猪跑的
第八十六章 接连
第八十七章 交割风波
第八十八章 机不可失
第八十九章 各种拒绝
第九十章 答应
第九十一章 该死的帕子
第九十三章 拉拢
第九十二章 畏威不怀德
第九十四章 逼迫
九十五章 不行
九十六章 能干
第九十七章 身不由已
九十九章 劝学
九十八章 再拒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