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十章 你说你是谁

寒门秀才锦鲤妻:第十章 你说你是谁

试用期吗?徐雅想了想,觉得人家这么谨慎是有道理的,毕竟这关系人家和人家那小儿的利益。人家并不欠她什么。她想不只她,就算是别人来求着被收养,这徐姑奶奶也会如此做的。没错,这徐...

试用期吗?

徐雅想了想,觉得人家这么谨慎是有道理的,毕竟这关系人家和人家那小儿的利益。人家并不欠她什么。她想不只她,就算是别人来求着被收养,这徐姑奶奶也会如此做的。

没错,这徐氏算起来应是徐雅的老姑那辈,所以她这样称呼人家。

不过,后来徐氏让她改口称其为奶,说是祖母称呼太正式,如乡野人家那般称呼“奶奶”既可。

这徐氏,听说早年选秀入宫,如今年老被放出宫来,算是衣锦还乡,但她父母只她一个女儿,自她入宫后不久便伤心不已地相继离世。

如今她年方五十六,家里也没人了,便收养了隔房堂兄家一个满周岁的遗孤,将其养在膝下,说是以后给她那老父母承嗣的。

她收养小姑娘便是因她年老精力不济,想让其帮她照顾那小儿。

不管怎么样,这之后,徐雅算是暂时安定了下来。

郑同送了她来,临走她和郑同私下谈了谈,说是不知为何,她做梦会梦到他去乡试然后会试,最终却考了个同进士回来。

她还道:“我听梦里人说,同进士对如夫人,考成那样还不如别考,等三年后再考。”

她这话本意,是打算劝郑同别去科举,最起码她希望用这不吉利的话,使他对此次乡试及明年会试产生疑虑,乃致于最终考虑不去。

郑同本正认真听她说话,这时却突然愣了下,然后蹙眉阴贽地盯着她问:“你是谁?”

徐雅心下一慌,则道:“我是香草啊!我还能是谁?”

但郑同却不再理会她,而是沉面转身,上了里正等着的那辆骡车。不可能,她不是香草!可她明明看着又是!这真是匪夷所思,让他愕然间不知该说什么了。再,他的事,她凭什么管?

那骡车是里正他们送她来时雇的。

让她意外的是,郑同当日要了张家的钱粮,为她到李家周旋,就是那一两银和二百斤粗粮,却最终不知怎么商量的里正,将那钱粮给她截留了下来。

他道,她寄人篱下不好生活,有了这些钱粮以及她生母的嫁妆做底,她到人家家里来也好有些底气。

而她那生母的嫁妆,其实已经被后娘使用糟践得差不多了,拿回的就是些不值钱的家具,值个一两银左右吧。

尽管如此,听里正说也是郑同带了村邻,到张家施展手段要回的。

为此,徐雅真是对郑同感激无比,但他临走时那阴贽的眼神和问话,到底还是让她惴惴不安了几天。

“奶,我去做饭,你先带着元宝玩会。”

徐雅和徐氏接触了六七天了,觉得还是蛮好相处的。

只要她好好帮着照顾元宝这孩子,徐氏便对她也无旁的强制要求,只除了对她的个人卫生要求严格点。

徐雅有点洁癖,便对此并不觉得约束。

徐氏还特意给她安置了一个单独的房间当卧室。

晚上,元宝跟着徐氏睡,不用她管。

相对于以往香草的生活,她现在的生活简直是在天堂,除了不能睡懒觉。

徐雅最大的爱好就是爱睡觉,她挺没什么追求的。

前世她在学校里素有“睡神”之称,没课的日子里,不管谁打电话找她,她都基本上是睡觉刚起来,所以才有了这个外号。

若叫系统说,徐雅这种嗜好,其实是种心理病,通过睡觉来逃避现实中的不如意。

不过这不是大毛病,总比得抑郁症好,所以它就因此而没管她。

徐雅叹了口气,知道以前那种享福的日子已经离她越来越远了。

正这时,系统响起“嘀嘀——嘀嘀”的报警音,接着就听它道:“种田发家支线任务已触发,请宿主三个月内争取挣到十两银子,以便应付接下来郑同二叔的赌债。”

MMB,徐雅想骂人!

她到这里为了郑同还不行,难道还要为了他一家吗?

看她脸色不好,系统这模仿人脑的智脑系统,竟对她的心思秒懂。

“人又不是生活在真空环境里,总会被周围环境影响的。你救了他二叔,不就相当于解了他难处,救了他吗?这还不都一样?”

谁让她前世今生都欠了人家郑同的呢?哎!

徐雅没好气地使劲又疯狂地剁了几下案板,“好吧,你是具有惩罚机制的系统,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但你怎么还能读取我心思?我不是关闭了那个设置吗?”

“我不能读取的啊。我就是看你脸色,突然秒懂——”

这也行?

徐雅无奈,然后道:“十两银哎!短短三个月!我不觉得自己能挣出来。你还是给我惩罚吧!是不是完不成任务,就接受一次生不如死的惩罚啊?”

系统弱弱地回答:“不是啊,每天都会受到惩罚,直到最终完成任务。”

按照徐雅的估算,这里的一两银相当于后世的两千块出头,那十两银就是两万多了。

三个月挣两万,又是以香草这样的农家女身份,她感觉挣不到啊!

鸭力何止山大!

对此,徐雅深呼出一口气,不再说话。

任务不接又不行,接了完成不了还要生不如死!

对此,她还能说什么呢?

徐氏说是衣锦还乡,但她却觉不尽然。

他们如今住的屋子,是徐氏新起的正堂带三间偏房的新屋。

除此之外,她并没觉得徐氏像村邻们传说的那样,手里钱多。

若是她手里钱多,为何她不买哪怕一个丫鬟,伺候她和那小儿元宝呢?

反而说需要收养个小姑娘。

收养个小姑娘不必花费金银太多,只需提供吃食住宿便可嘛。

她从香草的记忆里得知,买个丫鬟至少要五六两银。张家卖她时提过一嘴,所以她有印象。

而且她还看到元宝睡了后,徐氏还要在灯下绣些绣品,说是要拿去卖了换钱。

人家已经提供给她收留之地,她对人家有没有钱倒也没多大要求。

她不能靠着人家在这里生存,所以徐氏钱不多的问题,并不会困扰到她。

起码,目前徐氏家里比村里其他人家好过些,一日两餐还是供应得起他们三口人的,偶尔还能吃上顿肉。

一日三餐嘛,除了元宝那孩子,因他是个宝宝,可以享受此待遇。

可谁还不是个宝宝呢?但她和徐氏没那特权。

如此,她更是判断出徐氏钱不多了。

吃饭时,徐氏夸奖徐雅,“香草,你做的饭食可比我做的好吃多了,你来以后,元宝吃饭都香甜不少!你做的这般好,可想要什么奖励吗?”

寒门秀才锦鲤妻

寒门秀才锦鲤妻

作者:叫我阿鲤分类:灵异点击: 9403  

寒门秀才锦鲤妻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七章 你欠人家的
第八章 他的上辈子
第九章 恩就只能是恩
第十一章 挣钱吧欠债的
第十章 你说你是谁
第十二章 重提有说法
第十三章 不着急的宿主
第十四章 走过必留痕迹
第十五章 开门红
第十六章 拐点
第十七章 再劝
第十八章 真的不喜欢
第十九章 想多
第二十章 难题
第二十一章 建议
第二十二章 眼界
第二十三章 留手
第二十四章 田园妄想
第二十五章 为了任务
第二十六章 机会
第二十七章 溜之
第二十八章 帮送
第二十九章 这是神马
第三十章 前景
第三十二章 干了这口鸡汤
第三十一章 问价
第三十三章 要个保证
第三十四章 桃花朵朵
第三十五章 祸事
第三十六章 怼人
第三十七章 求助
第三十八章 揭下斯文
第三十九章 绣坊事宜
第四十章 骂错了人
第四十一章 我奶是外挂
第四十二章 反派死于话多
第四十三章 过户的事
第四十四章 阳奉阴违
第四十五章 凭啥
第四十六章 家长里短
第四十七章 扫把传言
第四十八章 拒之门外
第四十九章 衙门朝南
第五十章 过眼财
第五十一章 无济于事
第五十二章 哪哪都要钱,烦心事也多
第五十三章 兴味
第五十四章 咱正经谈谈
第五十五章 不见兔子不撒鹰
第五十六章 两个铁憨憨
第五十七章 能惹事的矛盾二叔
第五十八章 当街认个爹
第六十章 抢人
第六十一章 叫不出
第六十二章 不情愿
第六十三章 不好言说
第六十四章 对不起,二叔
第六十五章 两难境地
第六十六章 两难境地
第六十七章 又当又立谁之过
第六十八章 引介
第六十九章  帮顶
第七十章 坚持
第七十一章 牛不喝水强按头
七十二章 抓紧了,马甲别掉
第七十三章 流言是非
第七十四章 逮到了,破小孩
第七十五章 问出
第七十六章 因驴而起
第七十七章 趁机宣布
第七十八章 起意再问
第七十九章 两方心事
第八十章 各人家事
上架感言
第八十一章 前世因由
第八十二章 咱得低调点
第八十三章 识趣的郭大叔
第八十四章 变数致不同
番外 良师益友还有那个他
第八十五章 见过猪跑的
第八十六章 接连
第八十七章 交割风波
第八十八章 机不可失
第八十九章 各种拒绝
第九十章 答应
第九十一章 该死的帕子
第九十三章 拉拢
第九十二章 畏威不怀德
第九十四章 逼迫
九十五章 不行
九十六章 能干
第九十七章 身不由已
九十九章 劝学
九十八章 再拒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