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七十六章将计就计

人物清样之三:第七十六章将计就计

第七十六章将计就计云昭要把蓝田县令这个官职彻底地的办成最真实的的县令,而也不是凭借洪承畴一句话。对于程序问题,没人比云昭更为获知其中的最重要的性了。的话程序走完,即使是洪承畴这样位高权重的人,也不能够随便的斩杀一位正堂县令。即使是洪承畴想杀,也要已申报对于程序问题,没人比云昭更加知晓其中的重要性了。。...

第七十六章将计就计

云昭要把蓝田县令这个官职彻底的办成最真实的县令,而不是凭借洪承畴一句话。

对于程序问题,没人比云昭更加知晓其中的重要性了。

如果程序走完,即便是洪承畴这样位高权重的人,也不能随意的斩杀一位正堂县令。

即便是洪承畴想杀,也必须申报大理寺,督察院,刑部,三司会审之后,再由皇帝御笔朱批,由刑部执行。

自从锦衣卫没了之后,这就是大明朝对官员的审查过程。

上一位县令比较倒霉,因为大太监黄传亮被百姓殴死,且把尸体挂在丹凤门上曝尸,这是对皇权的极大不敬,天使手持天子剑来到陕西,不杀几个官员是不行的,那个无权无势且又无能的蓝田县令就成了众多替罪羊中的一个。

这是很极端的状况,一般不会发生。

所以,云昭来到西安拜见的第一位官员不是别人,正是西安府知府张道理!

这位才是自己的正牌上司,不可不见。

见这位主官除过费钱之外没有别的毛病,花了一百两银子补上了发往吏部清吏司的公文,还陪着这位上官听了一段昆山腔,一个白衣女旦咿咿呀呀的唱了良久,这位上官还和蔼的问云昭喜不喜欢,如果喜欢,可以请去家里欣赏几日。

云昭谢过知府厚爱,临走时,无意中将一枚唐代玉如意丢在知府客厅。

知府官家追上来询问,云昭当着众人的面矢口否认自己带着这东西。

管家也就笑着问了几句,见众人都听见了,也就不再追问,恭敬地将云昭这个新任蓝田知县送出了家门。

告别了知府,云昭又走了一遭同知,通判府邸,见这两位就比较容易了,由于有外祖父的关系在里面,交谈的也非常愉快,尤其是两枚古玉佩送出之后,同知,通判两位上官,喝了一点酒之后,两位上官就大肆的诉苦,比如家中已经快要断粮这样的小事。

云昭承诺,每年会给两位上官卖一百担平价粮食,很快就获得了两位的友谊,其中同知这位上官,还在酒宴中赋诗一首,夸赞云昭这个罕见的八岁知县。

诗云:谁家八岁郎,敢接蓝田防。仰首挥刀剑,飞剽撼豺狼。运筹如狡兔,厉马顾城墙,喟叹云儿慧,不是自家郎!

听完诗,云昭的嘴巴张的如同河马一般,在宾主两相欢中洒泪而别。

入夜时分,疲惫的云昭这才敲开了安抚使洪承畴的府邸!

两人坐在客厅里面面相觑。

“猪啊,听说你今日非常忙碌是不是?”

云昭点点头,把脑袋靠在椅子背上道:“拜访了上官跟一些同僚。”

“咦?你这么快就算是进入你知县这个身份了?”

“是啊,走马上任之前,拜访上官,同僚求得支持是我这个小小知县份内之事。”

洪承畴的中指敲敲桌面道:“听说你给张知府松了一枚玉如意,给同知,通判两位送了两枚玉佩,到了本官这里你怎么身无长物啊?”

云昭苦笑道:“张知府一心求去,同知,通判两位也在陕西度日如年,无心为难我这个末学后进之辈。

所以,只要执礼恭,知进退就能获得他们的好感,您这里要求不同,所以最难过。”

洪承畴大笑道:“知道就好,我且问你,你准备给同知,通判两位的平价粮,到底会平价到几何?”

云昭道:“按照天启二年的粮价算。”

洪承畴闭着眼睛幽幽的道:“六分银子一担粮,你还真是舍得。

不如你把这些粮食都卖给我,我来帮你补全手续,还把你蓝田县从中县擢升到上县,也让你的品级再提升一级成六品官,你母亲的诰封也能从孺人变成安人,你看如何?”

云昭摇头道:“我这么做不是为了做官,而是为了做事,送礼,补全手续也只是为了把事情做的名正言顺!”

洪承畴睁开眼睛瞅着云昭道:“说说看,你要用这个蓝田知县的官职来做什么事情!”

云昭拍拍手,钱少少就背着一个背篓进了客厅,将背篓放在云昭身边就出去了。

在洪承畴的注视下,云昭从背篓里拿出了一棒子玉米,一颗土豆,以及一颗红薯。

“今年开春,我要在蓝田县大力推广这几种新粮食!”

洪承畴脸上的玩味的笑容消失了,变得严肃起来,拿起玉米仔细观察,并且剥下一粒玉米放在嘴里嚼的嘎嘣作响。

半晌才吐掉嘴里的玉米碎末道:“这确实是粮食,来,好好地说说你的想法。”

云昭指指玉米道:“这东西的滋味其实跟麦子比起来还是有所不如的,口感却比糜子好一些。

之所以要种这东西唯一的好处就是这东西耐旱,且产量高,尤其是山地种植,比糜子,荞麦产量高出不少!”

洪承畴粗暴的打断云昭的话问道:“高出多少?”

云昭道:“徐公光启在京城种植玉米,亩产约八百斤!”

洪承畴猛然站起身,拿起玉米仔细看了又看,又看着云昭的眼睛道:“你说的是那个礼部左侍郎徐光启,徐保禄?”

云昭摊摊手道:“这位正好是我先生的兄长。”

洪承畴握着玉米棒子在客厅里如同一匹受惊的驴子来回踱步,良久,这才放下快要被他攥的发芽的玉米,指指土豆跟红薯道:“说说。”

云昭拿起一颗土豆道:“这东西被红毛国人称之为马铃薯,我喜欢叫他土豆!

不但是菜蔬,也是食粮,最妙的是这东西的产量比玉米还要高得多,同样的耐旱,最喜沙地种植,且口味绝妙。

说罢,放下土豆,又拿起红薯道:“这东西产量之高,您恐怕想都想不到,即便是山地种植,亩产两千斤乃是寻常事,而且,种出来的红薯,甘甜如蜜!

您说,有这几样东西,何惧粮荒?”

云昭说的慷慨激昂,洪承畴却越听越是冷静,到了最后,坐回椅子,淡淡的道:“种子多么?”

云昭的神色黯淡了下来,指指土豆道:“这东西是切块种植的,目前只有不到两百斤,红薯初期也需要切块育苗,而后扦插秧苗,虽然这东西多一些,也只有不到三百斤。

玉米种子更少,不到两百斤,也就勉强种五十亩地,就这还是单粒播种,如果按照靠谱的双粒播种,还要减一半。”

洪承畴又用手指敲着桌子道:“我会上书将北京一地的种子全部给你弄来,你有把握种出来吗?”

说完就烦躁的挥挥手道:“不管成不成,都要试试!”

云昭摸摸肚皮道:“我还没有吃晚饭!嘴巴也渴,您到这时候也没有给我倒茶。”

洪承畴烦躁的道:“小孩子喝什么茶,来人,倒杯白开水,再去煮一碗面,不要多,算了,给我也煮一碗。”

洪承畴家里执行的一向是军法,所以,很短的时间里,两碗白面条就摆了上来。

云昭吃了一口就不觉得皱皱眉头。

洪承畴怒道:“这样的东西你还嫌弃,要知道就在今天,西安城里又运出去了三十几具饿殍!”

云昭连忙大口吃面,洪承畴叹口气也跟着西里呼噜的吃了起来。

吃饭的功夫,云昭不断地看面前这个极为复杂的人……他很难相信这个倔强的人将来会剃发投降满清,面对那群兽人一口一个奴才的叫个不停。

或许,每一个人都只能阶段性的看,每到棺材盖子盖上,永远不到评价的时候。

人物清样之三

人物清样之三

作者:孑与2分类:竞技点击: 8097  

  八大寇——吴长伯八大寇之——吴长伯 吴长伯坐在马上,极目四望,眼前除过皑皑的白雪之外,就只剩下低矮的山岗上乌青发黑的松树。在北地就是这样,只要有了白雪,其余的颜色都会发生一些变化,就连水也会变成黑水。吴长伯很是羡慕舅舅祖复宇一脸的大胡子,也在北地就是这样,只要有了白雪,其余的颜色都会发生一些变化,就连水也会变成黑水。。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人物清样之三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人物清样之六
人物清样之七
第一章与野猪的对话
第三章只认屁股不认人
第四章 快要饿死的先生和狗
第五章打出来的云十八 (求推荐啊啊啊啊)
第六章战争!与大白鹅的战争! (各种求)
第二章亲情其实就是相互安慰的结果
第八章先生与学生第一次交锋
第九章人人都是预言家
第十一章十三人!(求推荐,求收藏)
第十章诚信为立家之本!
第十三章春雨贵如油
第十二章野猪精就该用砚台砸死
第十四章传说中的贼寇要来家里干活?
第十五章贼来需打
第十六章自找苦吃的云昭
第十八章 没有人是简单的
第十七章人头杯敬英魂
第二十章就到底谁才是巨寇?
第十九章千年大族啊(求收藏啊)
第二十二章谁是大英雄?
第二十三章探索,解密!
第二十四章悲惨的地主家少爷
第二十五章云昭的考古大发现
第七章不值钱的妖孽!
第二十六章考古考到了祖坟!!!
第二十七章阴族传说
第二十一章挨打之后就要挖坟?
第三十章虎豹蛟龙狐狸与野猪精
第三十一章强盗叔叔
第二十九章过山虎?
第三十二章云氏强盗
第三十三章山贼的温柔
第三十五章 云家是大户人家!!!
第三十六章我的土豆在哪里?
第三十七章徐先生的节操!
第三十四章恐怖的云娘
第三十八章可怜天下父母心
第四十章我喜欢当强盗
第四十一章云昭的强盗宣言
第四十二章 谁家新燕啄春泥
第四十三章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第四十四章有大气运的人舍我其谁?
第三十九章强盗窝!!
第四十五章万年安稳是长安
第四十六章才华这东西就是用来埋没的
第四十七章 外祖父
第四十八章善良从来都不是枭雄本性
第四十九章大明朝的法律教育
第五十章 顶风犯案
第五十二章做生意的第一步
第五十三章没存在感的钱少少
第五十一章 羊肉汤里喝出了臭虫
第五十五章 欢乐是最好的销售手段
第五十六章 疯狂的人
第二十八章 与巨寇不得不说的故事
第五十七章凋敝的世界里人性不古
第五十八章令人伤感的约定
第五十九章乱世,抢劫才是王道
第六十章云氏霸业的开端
第五十四章 救命稻草
第六十一章故剑情深,旧情难忘
第六十二章种子的威力
第六十三章遍地都是大贼寇
第六十五章平地一声雷
第六十六章利字摆中间!!!
第六十七章漫长的崇祯二年
第六十四章价值一千两纹银的纸上谈兵
第六十八章取舍之道有大文章
第六十九章新一代强盗终于出现了!!!
第七十章何以为人?
第七十二章强盗世家的厉害之处
第七十一章做坏事一定会付出代价
第七十三章人原来不过是一种商品
第七十四章 家天下
第七十五章拿蓝田县做诱饵的人
第七十四章 这就成官员了?
第七十七章人的志向总是变来变去的
第七十六章将计就计
第七十九章云昭的第一次政治表演
第八十章给予的永远都比拿走的多(兄弟们,上三江了求支持。)
第八十一章危机,就是危险中还有机会
第八十二章 一切都要看天意!
第七十八章昙花一现的大锅饭!
第八十四章 老天是公平的
第八十三章脸面只给一半
第八十七章暖人心的无意义建议
第八十六章完全机构的重要性
第八十八章强盗比士人更可信??
第八十九章擦肩而过的友情!
第九十章真正的先生来了
第九十一章 人活命的成本其实很低
第八十五章苦心人,天不负!
  • &把杯中

    只不过把杯中酒,盘中宴,变成了血与泪,苦与悲,一饮而尽后便化作兀鹫,站立的枯骨上振翅起飞,翅膀扇起了灰烬,便成了浓厚的无法被风吹散的寒雾。

    2022-12-09 11:07:57详情点赞(0)回复(0)
  • 人们对&丈夫所

    我说——云昭就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人,他满足了人们对英雄,枭雄所有的幻想,也满足了人们对儿子,兄长,丈夫所有最美好的期望。

    2022-12-07 03:11:34详情点赞(0)回复(0)
  • 悯人间&快活!

    或许是的,他厌倦了乱世,便结束了乱世,不是因为悲悯人间的苦难,而是因为他在思念另一种快活!

    2022-12-09 11:01:51详情点赞(0)回复(0)
  • ——他&了,即

    这么说也对,那些自草莽中奋起的豪杰们,对此最有发言权,只是啊——他们都死了,即便将他们的残骸轻轻敲击还能听到金铁交鸣之音,他的魂魄已经飞走,肉体已经腐烂,用来说话的嘴里只有蛆虫在缠绕,无法再评判!

    2022-12-09 07:54:4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