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四十七章 外祖父

人物清样之三:第四十七章 外祖父

第四十七章外祖父猜这个人的身份实际上不太难。云氏但是而已一户土财主,在蓝田县里依旧是最有名的大户,像福伯这种人平时里对人和颜悦色的,但是,离开了庄子后立马就变为了高不可攀的云氏大管家。守纪遵法这是云氏大宅一贯的要求,但是,被人被欺负这种事肯定不云氏虽然只是一户土财主,在蓝田县里依旧是有名的大户,像福伯这种人平日里对人和颜悦色的,可是,离开庄子之后立刻就变成了高不可攀的云氏大管家。。...

第四十七章外祖父

猜中这个人的身份其实不太难。

云氏虽然只是一户土财主,在蓝田县里依旧是有名的大户,像福伯这种人平日里对人和颜悦色的,可是,离开庄子之后立刻就变成了高不可攀的云氏大管家。

遵纪守法这是云氏大宅一贯的要求,可是,被人欺负这种事绝对不会落在云氏头上的。

浐河上的这座桥,云福不知道走过多少回,从未有过交钱过桥的先例,这时候猛然间有人开始收钱了,这让云福心中很是不舒服。

云昭看的很清楚,云福的脸色开始很难看,等到他见到那个差官之后,人好像又变得很有礼貌。

能让云福尊敬的人不太多,即便是有,大部分也是军中好汉。

“当不得一句军爷了啊!”差官瞅瞅自来熟的云昭,微微摇摇头。

“听军中老友言,在北地军中,有一条掌旗好汉,身披重甲,手持五十斤重的大旗,可在狂风中岿然不动,也不知是不是你?”

云福也凑了过来,掏出烟杆点上一锅烟,似乎有跟这个差官聊长篇的意思。

差官嘿嘿笑道:“郝摇旗就是我!”

云福笑道:“怎么不在军中当差了?”

差官喝了一口酒郁闷的道:“在府谷县与王嘉胤,王二一干反贼作战,老子这个旗手站在最前面,本应该站在旗下的都司却恨我害他,将老子革除了。

只好回到西安吃口本乡饭,却不知这口饭吃的如此难堪。咦?老兄居然认识郝某。”

云福指着郝摇旗一双比常人粗了一大圈的胳膊道:“这一双臂膀很有名。”

郝摇旗哈哈笑着撸起袖子,露出一双粗壮的胳膊伸到云昭面前道:“这就是某家立身的根本!你这样的小胖子可不成!”

云福笑道:“这是自然!”

云昭饶有趣味的瞅着福伯,还以为他会趁机招揽一下郝摇旗,却看见福伯走到他跟前,牵着他的手上了桥。

留下光着一双粗壮胳膊的郝摇旗呆在原地。

“这人最近不断地炫耀自己的一双胳膊,十里八乡的已经传遍了,这是给他找恩主呢。”

上了桥之后,福伯淡淡的道。

“既然如此,我们家为何不能收留他?”

“不能要,这种人居心叵测,不能留。”

“为什么?他不是著名的好汉吗?”

“老夫怀疑这人已经投靠了贼寇,现如今正在寻找立功的机会呢,好一入伙之后就能当上头领。

少爷,这年月里,人心难测,不是家生子不足取信!”

云昭看着福伯笑了,有这样的老人家看家,没什么不放心的。

郝摇旗本身就是李洪基麾下的大将,即便是在李洪基死后也酣战不休,直到死亡。

这样的人放在家里,云昭如何会安心?

洪承畴都不敢重用的人,云昭不认为自己看人的本事在洪承畴之上。

“当然,如果少爷认为自己能降服这样的好汉,留在家里有大用场。”

云昭摇头道:“我不敢冒这个险……”

越是靠近西安,人烟就逐渐变得稠密起来,道路两边的庄稼地里长满了糜子跟谷子,有些人家的地埂上还种着高大的高粱,远处的地里,还有一些零散的豆子地。

长满庄稼的庄稼地总能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

穿过一些零散的村落,高大的西安城墙就出现在眼前。

云昭没有见过完整的西安城墙,此时见到了,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越是靠近,城墙就越是高大,站在城下的时候,普天之下似乎只有这座城池。

只是太肮脏了一些……比不上后世繁华,干净。

大明的路引政策,此时已经荒废的差不多了,进城的时候并没有人盘查路引。

云氏的车马队伍行驶在古老的石板路上,引起云昭非常多的遐想。

进了城门,云昭的方向感立刻就来了。

西安城,本就是一个布局简单的城池,东南西北都很正,只要能看见高大的钟鼓楼,就没有迷路之忧。

云昭像是走进了一副古老的画卷,每走一步就会有一步的感慨。

直到车队来到一座黑漆大门前。

云娘从马车上下来,秦婆婆跟着,母亲还只是看着高大的门楣,秦婆婆已经哭泣起来了。

“你外祖家是大户人家?”

钱多多的眼睛光彩流转。

“是啊,书香门第,我几个表哥听说全是草包,你如果有嫁进这座大宅门想法,就要多动点心思。”

钱多多上下打量一下云昭低声道:“你怎么还是穿的跟一只蛤蟆似的?”

云昭掸掸衣襟上的尘土,慢慢的道:“以貌取人,失之子羽,以衣冠取人的,那是狗!”

钱多多回头看看守在道路两边的云猛诸人,点点头道:“就是护卫一个个凶神恶煞的还能让人高看一眼。”

“废话,都是货真价实的强盗!”

两人正说着话,一个瘦峭的中年人从大门里面出来,先是瞅了一眼云娘,然后就把目光落在云昭身上,似乎有些诧异。

不等云娘说话,云昭就笑嘻嘻的道:“娘,这就是外祖家?怎么这些狗奴才都不认识您?”

中年人闻言,匆匆下了台阶,站在云娘侧边小心的施礼道:“是老奴眼瞎,一眼没有认出大娘子。”

云娘叹口气道:“我出嫁的时候,秦氏的管家还是老秦禄,你那个时候还只是一个小厮,十年过去了,没想到你已经成了大管家。

开门吧,我去给父亲叩头。”

说完话,就径直走了进去。

秦氏的宅邸并不算大,里面却挤满了人。

云娘回家并没有引起多大的轰动,只是有很多人趴在门口偷偷地往外看,显得小气吧唧的。

云昭虎步龙行,所以看起来格外的好笑,一个跟他年岁相当的孩子偷看他,被云昭抓了一个正着,一个恐怖的鬼脸过去之后,那个少年就跑开了。

走进一道门之后,云猛他们就停下来坐在门廊处,走进二道门之后,云杨,云卷他们就坐在二道门的门廊处,能走进三道门的只有云娘,云昭,云福,钱多多以及秦婆婆,春春跟花花。

外祖父秦培亮远比云昭想象中年轻,三绺胡须很漂亮,已经垂到胸前了,一只手握着一卷书,另一只手扶在椅子扶手上,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哀乐来。

在他右手的椅子上,坐着一个长相富态的妇人,脑门上带着黑色抹额,梳了一个奇怪的发髻,发髻上见不到任何金银首饰,只有一枝明晃晃的铜簪子。

云娘脚步散乱,快走两步跪在地上颤声道:“不孝女拜见爹爹!”

秦培亮的面皮抽搐两下,却没有回话,云昭并没有跟着母亲她们下跪,而是站在母亲身边,歪着脑袋瞅着秦培亮一言不发。

“你是云昭?”

云昭笑道:“正是!”

“为何不拜我?”

“如果祖父待母亲如女儿,云昭自然待您如祖父,如果祖父不认母亲这个女儿,云昭还是省点事的好。”

听了云昭如此强硬的话,秦培亮并没有发怒,毫无表情的道:“你跟谁学的礼,《礼记》中似乎并没有这样的记录。”

云昭摇头道:“我没有学《礼记》,也没有时间学它,时间太短,我要学的东西太多。”

“你都学了一些什么东西?”

秦培亮似乎对云昭有了一些兴趣。

“学习怎么才能在即将到来的乱世中让母亲吃得饱,穿得暖,全家得以活命!”

“朗朗乾坤之下,何来乱世?”

云昭想把母亲拖起来,见母亲不动弹,就叹口气道:“我这样的小儿都知道的事情,您为何视而不见?”

秦培亮喝了一口茶水俯视着云昭道:“我听说你的先生是横渠一脉的余孽徐元寿,横渠一脉最喜大言不惭,你受他蛊惑,金殿唱名,光宗耀祖恐怕就成了泡影。”

人物清样之三

人物清样之三

作者:孑与2分类:竞技点击: 8097  

  八大寇——吴长伯八大寇之——吴长伯 吴长伯坐在马上,极目四望,眼前除过皑皑的白雪之外,就只剩下低矮的山岗上乌青发黑的松树。在北地就是这样,只要有了白雪,其余的颜色都会发生一些变化,就连水也会变成黑水。吴长伯很是羡慕舅舅祖复宇一脸的大胡子,也在北地就是这样,只要有了白雪,其余的颜色都会发生一些变化,就连水也会变成黑水。。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人物清样之三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人物清样之六
人物清样之七
第一章与野猪的对话
第三章只认屁股不认人
第四章 快要饿死的先生和狗
第五章打出来的云十八 (求推荐啊啊啊啊)
第六章战争!与大白鹅的战争! (各种求)
第二章亲情其实就是相互安慰的结果
第八章先生与学生第一次交锋
第九章人人都是预言家
第十一章十三人!(求推荐,求收藏)
第十章诚信为立家之本!
第十三章春雨贵如油
第十二章野猪精就该用砚台砸死
第十四章传说中的贼寇要来家里干活?
第十五章贼来需打
第十六章自找苦吃的云昭
第十八章 没有人是简单的
第十七章人头杯敬英魂
第二十章就到底谁才是巨寇?
第十九章千年大族啊(求收藏啊)
第二十二章谁是大英雄?
第二十三章探索,解密!
第二十四章悲惨的地主家少爷
第二十五章云昭的考古大发现
第七章不值钱的妖孽!
第二十六章考古考到了祖坟!!!
第二十七章阴族传说
第二十一章挨打之后就要挖坟?
第三十章虎豹蛟龙狐狸与野猪精
第三十一章强盗叔叔
第二十九章过山虎?
第三十二章云氏强盗
第三十三章山贼的温柔
第三十五章 云家是大户人家!!!
第三十六章我的土豆在哪里?
第三十七章徐先生的节操!
第三十四章恐怖的云娘
第三十八章可怜天下父母心
第四十章我喜欢当强盗
第四十一章云昭的强盗宣言
第四十二章 谁家新燕啄春泥
第四十三章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第四十四章有大气运的人舍我其谁?
第三十九章强盗窝!!
第四十五章万年安稳是长安
第四十六章才华这东西就是用来埋没的
第四十七章 外祖父
第四十八章善良从来都不是枭雄本性
第四十九章大明朝的法律教育
第五十章 顶风犯案
第五十二章做生意的第一步
第五十三章没存在感的钱少少
第五十一章 羊肉汤里喝出了臭虫
第五十五章 欢乐是最好的销售手段
第五十六章 疯狂的人
第二十八章 与巨寇不得不说的故事
第五十七章凋敝的世界里人性不古
第五十八章令人伤感的约定
第五十九章乱世,抢劫才是王道
第六十章云氏霸业的开端
第五十四章 救命稻草
第六十一章故剑情深,旧情难忘
第六十二章种子的威力
第六十三章遍地都是大贼寇
第六十五章平地一声雷
第六十六章利字摆中间!!!
第六十七章漫长的崇祯二年
第六十四章价值一千两纹银的纸上谈兵
第六十八章取舍之道有大文章
第六十九章新一代强盗终于出现了!!!
第七十章何以为人?
第七十二章强盗世家的厉害之处
第七十一章做坏事一定会付出代价
第七十三章人原来不过是一种商品
第七十四章 家天下
第七十五章拿蓝田县做诱饵的人
第七十四章 这就成官员了?
第七十七章人的志向总是变来变去的
第七十六章将计就计
第七十九章云昭的第一次政治表演
第八十章给予的永远都比拿走的多(兄弟们,上三江了求支持。)
第八十一章危机,就是危险中还有机会
第八十二章 一切都要看天意!
第七十八章昙花一现的大锅饭!
第八十四章 老天是公平的
第八十三章脸面只给一半
第八十七章暖人心的无意义建议
第八十六章完全机构的重要性
第八十八章强盗比士人更可信??
第八十九章擦肩而过的友情!
第九十章真正的先生来了
第九十一章 人活命的成本其实很低
第八十五章苦心人,天不负!
  • 经飞走&的嘴里

    这么说也对,那些自草莽中奋起的豪杰们,对此最有发言权,只是啊——他们都死了,即便将他们的残骸轻轻敲击还能听到金铁交鸣之音,他的魂魄已经飞走,肉体已经腐烂,用来说话的嘴里只有蛆虫在缠绕,无法再评判!

    2022-12-05 11:30:18详情点赞(0)回复(0)
  • 厌倦了&快活!

    或许是的,他厌倦了乱世,便结束了乱世,不是因为悲悯人间的苦难,而是因为他在思念另一种快活!

    2022-12-06 12:08:11详情点赞(0)回复(0)
  • 就是一&好的期

    我说——云昭就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人,他满足了人们对英雄,枭雄所有的幻想,也满足了人们对儿子,兄长,丈夫所有最美好的期望。

    2022-12-07 06:50:03详情点赞(0)回复(0)
  • 酒,盘&作兀鹫

    只不过把杯中酒,盘中宴,变成了血与泪,苦与悲,一饮而尽后便化作兀鹫,站立的枯骨上振翅起飞,翅膀扇起了灰烬,便成了浓厚的无法被风吹散的寒雾。

    2022-12-05 11:18:2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