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二十九章过山虎?

人物清样之三:第二十九章过山虎?

第二十九章过山虎?云昭望着云乙张着嘴露着一嘴的烂黑牙冲他傻乐,就打了一个浑身哆嗦转过身去。“这家伙现在是给大娘子绸缎铺押送绸缎的,被贼子一棒子敲在脑袋上就成了这个样子。”云福站在太阳地里懒洋洋的指点着云乙道。“但是呢,这家伙的好处就关键在于抗揍,别“这家伙以前是给大娘子绸缎铺押运绸缎的,被贼人一棒子敲在脑袋上就成了这个样子。”。...

第二十九章过山虎?

云昭看着云乙张着嘴露出一嘴的烂黑牙冲他傻笑,就打了一个哆嗦转过头去。

“这家伙以前是给大娘子绸缎铺押运绸缎的,被贼人一棒子敲在脑袋上就成了这个样子。”

云福站在太阳地里懒洋洋的指点着云乙道。

“不过呢,这家伙的好处就在于抗揍,别人挨那么一棒子早死了,就他变得有些傻。”

“云甲呢?”

“云甲?唉……你莫要问了,他就是一个可怜人。”

“云丙,云丁呢?他们为什么看起来都傻乎乎的?”

“本来就是傻子!”

云福狠狠地吐了一口烟,暴躁的点着手指头道:“这狗日的世道,就没有让人好好过念头,去西安城里找个勾栏都被能被人拖进黑巷子里一顿乱棍,好好地走点夜路回家,后脑勺就能挨闷棍。

打死也就认了,偏偏打的不死不活的留着给家里当累赘,大娘子见不得人可怜,就这么留在家里吃白饭。”

甲乙丙丁四个家丁蠢是蠢了点,要说他们吃白饭,这一点云昭是不认的。

平日里干活就不停点,地上有点大白鹅拉的屎,都会在第一时间铲掉,春耕的时候虽然不会干精细活计,可是挖土,翻地,扬粪他们可是主力中的主力。

而且听福伯的意思,这些人其实都是给云氏干活受的工伤,再说人家吃白饭就过份了。

“大少爷,咱云氏在这十里八乡是出了名的仁义人家,哪怕这些人没用处,咱家也得留着,别撵出去让别人戳云氏的脊梁骨。”

云昭点点头,会说话的人都是这么说话的,尤其是管家一类的人物,看似总站在家主的位置上说话,实际上总能把自己的意见清晰无误的表达出来。

站在这个角度看,云氏人才济济啊。

首先是母亲!

云昭觉得自己要是再被母亲这样拿捏下去,以后大概率成为一个妈宝男!

其次就是徐元寿徐先生!

这位先生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是一个坚定的儒家门徒,教育起弟子来总是那么的细致入微,你的任何小心思都难逃他的法眼,云昭如果能在这位先生门下毕业,成为一个坚定的儒家门徒绝对不会有什么意外。

再下来就是这位云管家!

他老人家见多识广,在云氏位高权重,再加上忠义无双,虽面对主家妇孺也忠心耿耿扶持家业,即便在乱世里也把家里弄得平安祥和,这样的管家,可遇而不可求。

事实上,这三位才是云昭真正的对手!

想要活的自由奔放,无拘无束,不推翻这三座大山,云昭绝无自由可言。

至于云氏庄子里的其余人,云昭就没有发现能在自己手下走过三个回合的人。

云氏的秘密很多,如今大部分已经暴露在云昭的视线中,只要有了准备,再多的秘密都不可怕,相反,很可能会成为云昭将来可以发掘的宝藏。

甲乙丙丁四个武装家丁都是没脑子的,看样子武力并不会太差,至少,对付刘宗敏应该还是有把握的。

再加上一个武力值完全不清楚的福伯,怪不得他有弄死刘宗敏的心思。

家里的主人是妇孺,养几个太聪明,太彪悍的家丁不好,像甲乙丙丁这种最合适不过了,只要福伯还是聪明人,保护云氏母子有这五个人足够了。

就是云甲看起来不像是傻子,福伯总说他是一个可怜人,他面对刘宗敏的时候进退有度,也不知道可怜在那里。

日子还在继续,春日里播下的种子已经发芽了,广袤的原野一眼望过去似乎铺上了一层鹅黄色的地毯,走近了之后,就会发现麦苗稀稀疏疏的没什么美感。

这就是古人鼓吹的草色遥看近却无的美景,可见,古人总喜欢说美的一面,对于草地里的牛粪一般都用春秋笔法一掠而过。

徐先生今天没有讲生涩的微言大义,而是带着学生们站在田野边上,指着刚刚发出来的麦苗讲述美学。

他认为,人一定要有分辨美丑的能力,如果没有,就不配谈论学问,因为学问这东西有严重的洁癖,如果不懂得什么是美,很容易误入歧途。

不用先生解释,云昭就已经知道,比如秦桧这一类的文人一定是读书读错了,且误入歧途的厉害,最后落一个万人唾骂的下场,连灵魂都污秽不堪了。

“前日送给先生的猪腿可能吃得?”

回家的路上,云昭很想听听先生这种文化人是如何面对那支老猪腿的。

徐先生看了看眼前白雾缭绕的玉山略一思忖张嘴道。

“猪腿蒙君赐,举家大笑欢。柴烧三担尽,水煮一缸干。肉似枯荷叶,皮如破马鞍,牙关三十六,个个不平安!”

念完诗之后淡淡的道:“我只吃了十之一二,阿黄倒是吃的沟满壕平。”

云昭满意的笑了,又往先生身边靠靠道:“我不想再让人把我当做小孩子来对待了。”

徐先生嗤的笑了一声道:“看来你已经把我们前日的谈话吃透了。

你自己表现得如同幼童一般,你如何让别人将你当做成人来看呢?

很多人以为隐忍,埋藏才华,期待将来有一天可以奇兵突出,让人惊诧,起到后发制人的效果。

却不知,隐忍才华只会让人小看了你,既然人都小看了如何会将大任托付与你?

一旦出现需要你才华出马才能平定的大事,谁会相信你?

自幼聪慧的人总会沾些便宜的,如果你连这样的先手都放弃了,还说什么聪明人。

你是云氏唯一的家主,将来注定是要担当大任的,你绝对不能平庸。

被人说你是野猪精转世,活得风生水起,也比平庸过一生要好。”

云昭朝先生弯腰施礼,而后道:“我不想再被人当做孩子看了,我想长大。”

徐先生笑道:“拿出你的本事来给我看看,越是让我惊讶,我就越发的欢喜!”

目送先生远去,云昭却皱起了眉头,想做大人,想要承担重任,从哪里做起呢?

念书是小孩子才做的事情……可是,云昭认为自己最好还是继续念书,就他目前的这点学问,不足以支持他的梦想。

刘宗敏没有打铁,抱着粗壮的胳膊站在铁匠铺子前边,见云昭过来了就拱手道:“刘宗敏见过大少爷。”

云昭停下脚步笑道:“你要走了吗?”

刘宗敏继续弯着腰道:“请大少爷替刘宗敏引见过山虎云爷!”

云昭的心猛地跳动了一下,若无其事的道:“过山虎?没听过,要问过福伯才好。”

刘宗敏直起腰身道:“某家只想见过山虎,余者,不提也罢。”

说完话就直接进了铁匠铺子,不一会,又响起叮叮当当的打铁之声。

“过山虎?摧山虎?”

云昭小声的念了两个人的名字,就进了家门。

福伯正在吃饭,手里捧着老大的一个大碗,里面是万年不变的小米浓粥,正西里呼噜的吃的满头汗。

“刘宗敏问我他能不能见过山虎云爷!”

福伯正在划动的手停住了,放下饭碗慢慢的道:“少爷是怎么说的?”

云昭道:“我说没有听过过山虎云爷这个名字,不知道福伯知道不知道。”

福伯明显松了一口气笑道:“我去去就来。”

说罢,放下吃了一半的饭,径直出门去了。

“我今天听刘宗敏说到了过山虎云爷,母亲知道这个人吗?”

云娘僵住了,手里的筷子悄然滑落,云昭帮母亲捡起筷子,弄干净了重新放在母亲手里。

云娘慢慢的吃着饭,半天才有些为难的道:“你年纪还小,这些事不要打听,不好。”

云昭往嘴里刨了一大口小米饭伸长脖子吞了下去,瞅着母亲道:“就是因为这个人才害得我天天吃小米饭吧?”

人物清样之三

人物清样之三

作者:孑与2分类:竞技点击: 8097  

  八大寇——吴长伯八大寇之——吴长伯 吴长伯坐在马上,极目四望,眼前除过皑皑的白雪之外,就只剩下低矮的山岗上乌青发黑的松树。在北地就是这样,只要有了白雪,其余的颜色都会发生一些变化,就连水也会变成黑水。吴长伯很是羡慕舅舅祖复宇一脸的大胡子,也在北地就是这样,只要有了白雪,其余的颜色都会发生一些变化,就连水也会变成黑水。。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人物清样之三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人物清样之六
人物清样之七
第一章与野猪的对话
第三章只认屁股不认人
第四章 快要饿死的先生和狗
第五章打出来的云十八 (求推荐啊啊啊啊)
第六章战争!与大白鹅的战争! (各种求)
第二章亲情其实就是相互安慰的结果
第八章先生与学生第一次交锋
第九章人人都是预言家
第十一章十三人!(求推荐,求收藏)
第十章诚信为立家之本!
第十三章春雨贵如油
第十二章野猪精就该用砚台砸死
第十四章传说中的贼寇要来家里干活?
第十五章贼来需打
第十六章自找苦吃的云昭
第十八章 没有人是简单的
第十七章人头杯敬英魂
第二十章就到底谁才是巨寇?
第十九章千年大族啊(求收藏啊)
第二十二章谁是大英雄?
第二十三章探索,解密!
第二十四章悲惨的地主家少爷
第二十五章云昭的考古大发现
第七章不值钱的妖孽!
第二十六章考古考到了祖坟!!!
第二十七章阴族传说
第二十一章挨打之后就要挖坟?
第三十章虎豹蛟龙狐狸与野猪精
第三十一章强盗叔叔
第二十九章过山虎?
第三十二章云氏强盗
第三十三章山贼的温柔
第三十五章 云家是大户人家!!!
第三十六章我的土豆在哪里?
第三十七章徐先生的节操!
第三十四章恐怖的云娘
第三十八章可怜天下父母心
第四十章我喜欢当强盗
第四十一章云昭的强盗宣言
第四十二章 谁家新燕啄春泥
第四十三章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第四十四章有大气运的人舍我其谁?
第三十九章强盗窝!!
第四十五章万年安稳是长安
第四十六章才华这东西就是用来埋没的
第四十七章 外祖父
第四十八章善良从来都不是枭雄本性
第四十九章大明朝的法律教育
第五十章 顶风犯案
第五十二章做生意的第一步
第五十三章没存在感的钱少少
第五十一章 羊肉汤里喝出了臭虫
第五十五章 欢乐是最好的销售手段
第五十六章 疯狂的人
第二十八章 与巨寇不得不说的故事
第五十七章凋敝的世界里人性不古
第五十八章令人伤感的约定
第五十九章乱世,抢劫才是王道
第六十章云氏霸业的开端
第五十四章 救命稻草
第六十一章故剑情深,旧情难忘
第六十二章种子的威力
第六十三章遍地都是大贼寇
第六十五章平地一声雷
第六十六章利字摆中间!!!
第六十七章漫长的崇祯二年
第六十四章价值一千两纹银的纸上谈兵
第六十八章取舍之道有大文章
第六十九章新一代强盗终于出现了!!!
第七十章何以为人?
第七十二章强盗世家的厉害之处
第七十一章做坏事一定会付出代价
第七十三章人原来不过是一种商品
第七十四章 家天下
第七十五章拿蓝田县做诱饵的人
第七十四章 这就成官员了?
第七十七章人的志向总是变来变去的
第七十六章将计就计
第七十九章云昭的第一次政治表演
第八十章给予的永远都比拿走的多(兄弟们,上三江了求支持。)
第八十一章危机,就是危险中还有机会
第八十二章 一切都要看天意!
第七十八章昙花一现的大锅饭!
第八十四章 老天是公平的
第八十三章脸面只给一半
第八十七章暖人心的无意义建议
第八十六章完全机构的重要性
第八十八章强盗比士人更可信??
第八十九章擦肩而过的友情!
第九十章真正的先生来了
第九十一章 人活命的成本其实很低
第八十五章苦心人,天不负!
  • 寒铁,&,火山

    只是——他的心是凉的,是一块包裹在火焰中的寒铁,即便是太阳爆炸,雷电轰击,火山喷发,熔岩流淌也休想温暖他分毫!

    2022-11-25 04:31:44详情点赞(0)回复(0)
  • 厌倦了&在思念

    或许是的,他厌倦了乱世,便结束了乱世,不是因为悲悯人间的苦难,而是因为他在思念另一种快活!

    2022-11-25 01:17:01详情点赞(0)回复(0)
  • 只不过&翅膀扇

    只不过把杯中酒,盘中宴,变成了血与泪,苦与悲,一饮而尽后便化作兀鹫,站立的枯骨上振翅起飞,翅膀扇起了灰烬,便成了浓厚的无法被风吹散的寒雾。

    2022-11-25 10:09:3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