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人物清样之六

人物清样之三:人物清样之六

八大寇之六——罗汝才戏台上的梆子声才响了,罗汝才就不由自主的向一个穿着红袄的女靠近了。他都不明白了自己这是怎么了,而已想距离那个身材丰盈饱满的女子更为近一些,嗅着女子头发上传来的桂花油香味,他久久地的不不愿意呼出来那口气。延安府的中元日但是没什么很好看的,他都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只是想距离那个身材丰盈的女子更加近一些,。...

八大寇之六——罗汝才

戏台上的梆子声才响起,罗汝才就不由自主的向一个穿着红袄的女靠近。

他都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只是想距离那个身材丰盈的女子更加近一些,

嗅着女子头发上传来的桂花油香味,他久久的不愿意呼出那口气。

延安府的上元日虽然没什么好看的,梆子戏演得也不好,两个带着各种穷酸怪相的戏子正扯着破锣一般的嗓子怒吼,听不清唱词,只能看见他们满嘴的黄牙。

眼前的女子就好看得多了,没有穿裙子,穿着一身的大红袄,红棉裤,以及一双红色的棉鞋,耳朵上还挂着一对耳环,罗汝才觉得自己应该靠得更近一些。

这该是一个新媳妇,也不知道谁家的汉子有这样的福气。

就听得妇人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紧接着,罗汝才的耳门就轰得响了一声,然后,眼前一黑就倒在了地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罗汝才悠悠醒来,脑袋痛得厉害,不,全身上下都痛得厉害,稍微动弹一下,就忍不住呻吟出声。

头脸上全是水,冰凉刺骨。

才睁开眼,就看见一个狰狞的面容出现在他的眼前。

“狗日的敢调戏爷爷的婆娘!”

听汉子在喝骂,罗汝才的嘴巴蠕动两下,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一只大脚就踩在了他的脸上。鞋底子将他的鼻子踩扁,顺便也糊住了他的嘴巴。

他伸出双手想要把这只大脚挪开,他的双臂却又被两只脚踩住动弹不得,只能把身子扭动的如同蛆虫一般。

就在他觉得自己就要死掉的时候,踩在脸上的那只大脚挪开了,罗汝才这才得以大口喘气,享受得之不易的生命。

“赔钱!”

听到这一声断喝,罗汝才立刻就明白,自己可以活下去了。

他不做任何辩解,从怀里掏出一把铜子放在壮汉的脚下,壮汉捡起铜子,又狠狠地踢了罗汝才一脚,这才满意的准备离开。

那个穿着红袄子的新媳妇也跟着壮汉一行人准备离开,罗汝才瞅着妇人,鬼使神差的喊了一声:“好汉留步!”

壮汉停下脚步,红袄妇人也停下脚步,壮汉的伙伴们也一起停下了脚步。

罗汝才从地上爬起来,拍打一下衣衫上的尘土,匆匆的拱手道:“好汉,我们去那边有事相商。”

壮汉见罗汝才被自己殴打的鼻血长流,依旧把一双色眯眯的眼睛落在老婆身上,就大笑道:“怎么?色心不死?这婆娘是你爷爷用两匹大青骡子换来的。”

罗汝才连连拱手道:“不敢,不敢,刚才小弟色胆包天,既然知道是嫂夫人,小弟哪里还敢放肆。

就是刚才见哥哥勇猛,有一桩发财的买卖,想借助哥哥这一把子力气,不知可否?“

壮汉走过来蹲在罗汝才身边道:“想要杀谁?”

罗汝才陪着笑脸道:“杀人的活计哥哥也接?”

壮汉冷笑道:“平日里杀猪杀得多了,杀个把人赚点钱也不错。

只要你出得起钱!”

罗汝才见旁人离得远,就压低了声音对壮汉道:“还未请教哥哥大名!”

壮汉笑道:“西市张屠!快说你的发财门路,敢哄爷爷,取了你的腿剔肉包包子!”

罗汝才将嘴巴凑到张屠耳边轻声道:“取死人钱!”

壮汉张屠楞了一下,也压低了声音道:“谁家的死人?”

“杜良才家的。”

壮汉倒吸了一口凉气道:“杜半城家的,你这是找死!”

罗汝才嘿嘿笑道:“若是往日,打死我也不敢生出这样的心思,只是,现在不同了。

杜良才的兄长杜良熊在辽东皮岛战败,听说是丧师辱国,袁大帅下令斩了杜良熊,不光是杜良熊,连杜良熊的上官毛文龙也未能幸免。

丧师辱国啊,这可是灭门的大罪,杜家就要完蛋了。”

张屠皱皱眉头道:“杜家既然要完蛋了,我们为何不去杜家沾油水?

另外,你从哪里知道这些大事的?”

罗汝才掸掸身上的灰土,朝张屠拱拱手道:“在下罗汝才,驿站的驿丁,昨日里在驿站伺候两位官爷吃喝,无意中听来的。

您看着,不出两日,这件事一定会报出来,杜家人已经开始逃跑了。

至于杜家的钱财,我劝哥哥还是莫要打主意的好,这延安府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各路官员一个个都红着眼珠子盯着杜家的家产呢,我们要是凑上去,说不得会让人家一家伙给灭掉,要是给我们安一个杜家同伙的罪名,秋后就要掉脑袋啊。

这个时候啊,杜家的坟墓可就没人理睬了,那些官爷也看不上,也做不出挖人祖坟的事情,这种小事情,正合适我们这样的人干。

就问哥哥一句,干是不干?”

张屠的眼珠子转了转,重重的一脚踢在罗汝才的腰胯上,将曹汝才踢了一个趔趄,还吐了口唾沫道:“狗日的下流痞子,谋人祖坟算得什么本事,爷爷不干!”

说完话,就扬长而去。

梆子戏早就完结了,戏台底下也没了人,罗汝才活动一下身子,觉得疼痛渐渐消散了,这才慢慢爬起来,一瘸一拐的向家里走去。

罗汝才的家在城外,路过安平街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瞅着一个门口蹲着两尊战鼓貔貅的黑漆大门想了片刻,露出一丝微笑,然后就拖着一条受伤的腿继续向城门方向走去。

杜良才的兄长杜良熊确实被袁大帅给杀了,可是,驿站里的两位官员谈论这事的时候并没有说杜良才就要倒霉了。

相反,文官们对袁大帅如此飞扬跋扈,随意处置边关大将极为不满,纷纷准备上书弹劾袁大帅,就罗汝才这些年在驿站迎来送往的经验来看,袁大帅倒霉的日子不远了,至于杜良才家里,只需要出一大笔钱就能继续过逍遥日子。

这两天,延安府的官员们一定会给杜良才施加极大的压力,目的除过要钱之外,别无其他。

回到家中,罗汝才躺在炕上,目光一直瞅着漆黑的屋顶一言不发,妻子杨氏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咒骂着殴打罗汝才的张屠,当然,她更加心疼那二十一文被张屠抢走的钱,而不是满身伤痕的罗汝才。

罗汝才瞅了一眼身材干瘪的老婆一眼,不耐烦的道:“等我死了你再嚎!

过几天我拿更多的钱给你。”

杨氏顿时收声,小心地看着曹汝才道:“莫要哄我。”

罗汝才幽幽地道:“你夫君我智计无双,雄心满怀,如今差得就是一个机缘,待我他日襟抱全开,定让你绫罗绸缎满身,金珠玉贝满怀!”

杨氏拍一把丈夫,怨愤地道:“你又哄我。”

见妻子这副模样,罗汝才忽然想起妻子幼时跟自己玩闹的场面,抚摸着妻子的头发道:“乖,这些年跟着我确实吃了很多苦,不过啊,也过不了多长时间的苦日子了。

这大明朝就要完蛋了。”

杨氏吃了一惊,连忙捂住丈夫的嘴道:“别胡说,小心被拉去杀头。”

罗汝才挣开妻子的手冷笑道:“京城被天雷轰击了,你想想啊,这上天对皇帝不满到了什么地步才会发雷?

听说皇帝身边的太监都被天雷炸成粉末了,皇帝都钻到桌子底下去了,差点没命。

你看着,这天下马上就要乱了。”

杨氏擦拭一掉罗汝才脸上的灰尘没好气的道:“天下乱了,你就能发财了?”

罗汝才冷笑道:“天下不乱。,罗汝才一辈子就只能当一个驿丁,天下乱了,才是我施展手段的时候。”

杨氏靠着罗汝才躺下来低声道:“你好好的比什么都强!”

连续两天,罗汝才都在去杜良才家祖坟的必经之路上晃荡。

于此同时,杜良才兄长杜良熊被袁大帅斩首的消息也在延安府传了开来。

第三天晚上的时候,蹲在一个背风的土坑里烤火的罗汝才忽然听到了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风中还隐隐有人声传来。

罗汝才仔细辨别了一下,就无声的笑了。

等这群人走远了,他就来到路上,举着火把辨认了一下路上的脚印。

路上的黄土是他特意撒上去的,上面有清晰地四个人的脚印,其中一对脚印格外的大,很像踩在他脸上的那只。

他回到坑洞里,继续烤火,还趁这个机会烤了一只黑黄的糜子馍馍。

吃饱了之后,眼见月亮明晃晃的,就匆匆的向延安府走去。

破败的延安府城墙上有一个大洞,曹汝才轻易地钻进了城,摸黑来到了杜良才家门,气喘吁吁地叩动了黑漆大门上的铁环,叩门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传出老远。

一柱香的功夫过后,罗汝才在杜氏管家的恭送下离开了杜氏,等管家告辞进门之后,他就迅速摸摸怀里那两锭硬硬的银锭子,对这趟活计的收益很是满意。

杜氏的人早在他说出张屠正在挖杜氏祖坟的时候,杜氏主人就带着一大群刀客,家丁离开了杜氏。

再等半个时辰之后,张屠这些人就该活不成了。

走在漆黑的街道上,罗汝才的心像是着火一般,远处勾栏院的红色灯笼依旧亮着,他却一步不停,穿过勾栏街,就是西市!

在西市,还有一个穿着红袄子的美娇娘在等着自己。

张屠的家很快就到了。

罗汝才咳嗽一声,扣响了木门,很快,门后就传来一个妇人怯生生的声音:“爷爷回来了?”

罗汝才哼了一声,木门很快就开了,一个举着油灯的妇人俏生生的站在眼前。

妇人见来人不是自己夫君,才要叫唤,就被罗汝才一把捂住嘴巴,油灯落地,燃起来了一片火光。

罗汝才拖着妇人向屋里走,一边走一边道:“你夫君因为盗杜良才家里的墓被人活活打死了,你以后就跟着我吧。”

妇人用力地挣扎,还在罗汝才的胳膊上重重的咬了一口,罗汝才瞅着流血的胳膊,无奈的从怀里掏出一个银锭塞给妇人道:“这足够买两个大青骡子的!”

妇人傻傻的握着那锭银子,惊恐的瞅着地上的火焰渐渐蔓延到了木门上。

罗汝才将妇人扛起来,继续向后走,妇人尖叫道:“着火了!”

罗汝才狞笑道:“这有什么,暖和!”

人物清样之三

人物清样之三

作者:孑与2分类:竞技点击: 8097  

  八大寇——吴长伯八大寇之——吴长伯 吴长伯坐在马上,极目四望,眼前除过皑皑的白雪之外,就只剩下低矮的山岗上乌青发黑的松树。在北地就是这样,只要有了白雪,其余的颜色都会发生一些变化,就连水也会变成黑水。吴长伯很是羡慕舅舅祖复宇一脸的大胡子,也在北地就是这样,只要有了白雪,其余的颜色都会发生一些变化,就连水也会变成黑水。。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人物清样之三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人物清样之六
人物清样之七
第一章与野猪的对话
第三章只认屁股不认人
第四章 快要饿死的先生和狗
第五章打出来的云十八 (求推荐啊啊啊啊)
第六章战争!与大白鹅的战争! (各种求)
第二章亲情其实就是相互安慰的结果
第八章先生与学生第一次交锋
第九章人人都是预言家
第十一章十三人!(求推荐,求收藏)
第十章诚信为立家之本!
第十三章春雨贵如油
第十二章野猪精就该用砚台砸死
第十四章传说中的贼寇要来家里干活?
第十五章贼来需打
第十六章自找苦吃的云昭
第十八章 没有人是简单的
第十七章人头杯敬英魂
第二十章就到底谁才是巨寇?
第十九章千年大族啊(求收藏啊)
第二十二章谁是大英雄?
第二十三章探索,解密!
第二十四章悲惨的地主家少爷
第二十五章云昭的考古大发现
第七章不值钱的妖孽!
第二十六章考古考到了祖坟!!!
第二十七章阴族传说
第二十一章挨打之后就要挖坟?
第三十章虎豹蛟龙狐狸与野猪精
第三十一章强盗叔叔
第二十九章过山虎?
第三十二章云氏强盗
第三十三章山贼的温柔
第三十五章 云家是大户人家!!!
第三十六章我的土豆在哪里?
第三十七章徐先生的节操!
第三十四章恐怖的云娘
第三十八章可怜天下父母心
第四十章我喜欢当强盗
第四十一章云昭的强盗宣言
第四十二章 谁家新燕啄春泥
第四十三章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第四十四章有大气运的人舍我其谁?
第三十九章强盗窝!!
第四十五章万年安稳是长安
第四十六章才华这东西就是用来埋没的
第四十七章 外祖父
第四十八章善良从来都不是枭雄本性
第四十九章大明朝的法律教育
第五十章 顶风犯案
第五十二章做生意的第一步
第五十三章没存在感的钱少少
第五十一章 羊肉汤里喝出了臭虫
第五十五章 欢乐是最好的销售手段
第五十六章 疯狂的人
第二十八章 与巨寇不得不说的故事
第五十七章凋敝的世界里人性不古
第五十八章令人伤感的约定
第五十九章乱世,抢劫才是王道
第六十章云氏霸业的开端
第五十四章 救命稻草
第六十一章故剑情深,旧情难忘
第六十二章种子的威力
第六十三章遍地都是大贼寇
第六十五章平地一声雷
第六十六章利字摆中间!!!
第六十七章漫长的崇祯二年
第六十四章价值一千两纹银的纸上谈兵
第六十八章取舍之道有大文章
第六十九章新一代强盗终于出现了!!!
第七十章何以为人?
第七十二章强盗世家的厉害之处
第七十一章做坏事一定会付出代价
第七十三章人原来不过是一种商品
第七十四章 家天下
第七十五章拿蓝田县做诱饵的人
第七十四章 这就成官员了?
第七十七章人的志向总是变来变去的
第七十六章将计就计
第七十九章云昭的第一次政治表演
第八十章给予的永远都比拿走的多(兄弟们,上三江了求支持。)
第八十一章危机,就是危险中还有机会
第八十二章 一切都要看天意!
第七十八章昙花一现的大锅饭!
第八十四章 老天是公平的
第八十三章脸面只给一半
第八十七章暖人心的无意义建议
第八十六章完全机构的重要性
第八十八章强盗比士人更可信??
第八十九章擦肩而过的友情!
第九十章真正的先生来了
第九十一章 人活命的成本其实很低
第八十五章苦心人,天不负!
  • ,而是&在思念

    或许是的,他厌倦了乱世,便结束了乱世,不是因为悲悯人间的苦难,而是因为他在思念另一种快活!

    2022-11-27 07:23:23详情点赞(0)回复(0)
  • &,对此

    这么说也对,那些自草莽中奋起的豪杰们,对此最有发言权,只是啊——他们都死了,即便将他们的残骸轻轻敲击还能听到金铁交鸣之音,他的魂魄已经飞走,肉体已经腐烂,用来说话的嘴里只有蛆虫在缠绕,无法再评判!

    2022-11-30 10:39:3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块包&熔岩流

    只是——他的心是凉的,是一块包裹在火焰中的寒铁,即便是太阳爆炸,雷电轰击,火山喷发,熔岩流淌也休想温暖他分毫!

    2022-11-28 08:06:32详情点赞(0)回复(0)
  • &满足了

    我说——云昭就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人,他满足了人们对英雄,枭雄所有的幻想,也满足了人们对儿子,兄长,丈夫所有最美好的期望。

    2022-11-28 06:10:4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