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30章 试手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第30章 试手

沈元景此言一出,群雄都是一怔,均觉在理。定逸师太站了出:“沈师侄所言极是,我五岳剑派秉承正道,怎可欺辱孱弱?他刘正风相勾结魔教,杀了是,还得连同一些妇孺,却罪孽。”天门道人是点点头。“说的好!”“对,是这个理!”厅里厅外除了不少人随声附和“说的好!”“对,就是这个理!”厅里厅外还有不少人附和。嵩山派要是对刘正风动手,所有人都挑不出毛病,可连一些妇孺也不放过,大家都觉得不耻。。...

沈元景此言一出,群雄都是一怔,均觉有理。定逸师太站了出来:“沈师侄所言极是,我五岳剑派秉持正道,怎可欺凌弱小?他刘正风勾结魔教,杀了便是,还要连带一些妇孺,却是罪孽。”天门道人也是点头。

“说的好!”“对,就是这个理!”厅里厅外还有不少人附和。嵩山派要是对刘正风动手,所有人都挑不出毛病,可连一些妇孺也不放过,大家都觉得不耻。

费彬和陆柏对视一眼,均觉得棘手,两人商量一下,由费彬说道:“我嵩山派也不是嗜杀之人,放过他们也无不可,只不过为防他们怀有异心,需得把人交给我嵩山派看管。”

定逸师太和天门道人也觉得可行,大家一齐看着岳不群。他正待答应,却听沈元景嘴里蹦出两个字:“不可!”

费彬阴恻恻问道:“沈师侄这是何意,难道信不过我嵩山派?”

“暗箭伤人之辈,有何可信?”沈元景这话直指刚才丁勉偷袭之事。丁勉脸色微红,说不出话来。费彬怒道:“难道你们华山派敢违背左盟主的命令?”

令狐冲挺身而出,说道:“五岳盟主的命令再大,也大不过江湖道义!”

刘正风见到华山派愿意出头,顿时生出希望,转头向嵩山派求情道:“求嵩山派三位师兄转告左盟主,刘某愿携带家人弟子,远走高飞,隐居海外,有生之日,绝足不履中原一寸土地。”

见定逸师太和天门道人等人似有意动,费彬抢先说道:“哪有如此便宜的事,你勾结魔教匪类,也不知道多少人为此遭祸,现在一句隐居就打发了,五岳剑派秉持的正义何在?左盟主他老人家的威严何在?”

刘正风听得此言,便知嵩山派今日决计不会放过自己。他瞅了一眼妻儿,小儿子刘芹眼里充满恐惧,心下惨然,朝着华山派行了个大礼,说道:“在下家眷和弟子便有劳岳师兄帮忙,送出中原。”

妻儿尽皆哭泣,刘正风饱含热泪,嘱咐他们离开中原,永世不要回来。然后举起手掌,往身上拍了几下,盘坐在地。

群雄知他已经震断心脉,一时叹息连连。而后刘正风对沈元景说道:“我今生最爱音律,常叹知己难寻,幸得遇见曲大哥,已觉人生圆满。又有沈师侄高雅,能知我意。今日曲大哥不在,便请沈师侄陪我最后一曲吧。”

沈元景正待答应,突然檐头冒出一个声音:“谁说我不在的?”一个黑衣人影掠下,走到大厅。

“曲洋!”丁勉和陆柏齐齐出手,曲洋回手连挥,一丛黑针如雨般散出,两人急忙让开,身后不少人嵩山派弟子却中了黑血神针。

曲洋一招得手,也不逃走,径直来到刘正风面前。群雄正要动手,却看他朝着自己胸口拍了一下,也震断心脉,盘坐在地,然后从背后取出一副七弦古琴来。刘正风从怀里掏出一柄玉箫,和曲洋相视一笑。

“铮铮”几声,琴声渐起,甚是优雅。过得片刻,有几下柔和清幽的箫声夹入琴韵之中,似在一问一答,更为动人。

然后琴音渐渐高亢、萧声却慢慢低沉下去,但箫声低而不断,有如游丝随风飘荡,却连绵不绝,更增回肠荡气之意。

忽听瑶琴中突然发出锵锵之音,似有杀伐之意,但箫声仍是温雅婉转。过了一会,琴声也转柔和,两音忽高忽低,蓦地里琴韵箫声陡变,便如有七八具瑶琴、七八支洞箫同时在奏乐一般。琴箫之声虽然极尽繁复变幻,每个声音却又抑扬顿挫,悦耳动心。

群雄不懂音乐者甚众,也都听得血脉贲张。又过了一会,琴箫之声又是一变,箫声变了主调,那七弦琴只是叮叮当当的伴奏,但箫声却愈来愈高。众人心中莫名其妙的感到一阵酸楚,又有仪琳、岳灵珊等,已经泪水涟涟。

突然间铮的一声急响,琴音立止,箫声也即住了。

霎时间四下里一片寂静,刘正风欢喜道:“人生莫不有死,得一知己,死亦无憾。”

曲洋轻轻拍掌道:“贤弟说得不错,你我合奏,将这一曲《笑傲江湖》发挥得淋漓尽致。世上已有过了这一曲,你我已奏过了这一曲,人生于世,夫复何恨?”

众人见这二人视生死如等闲,一个自绝,另一个也慷慨赴死,不由得十分动容,对刘正风说的“音律相交”再无疑意。

曲洋一声长叹,说道:“昔日嵇康临刑,抚琴一曲,叹息《广陵散》从此绝响。嘿嘿,《广陵散》纵情精妙,又怎及得上咱们这一曲《笑傲江湖》?”

说到这里,他从怀中摸出一本册子来,转过头看向沈元景,说道:“这是《笑做江湖曲》的琴谱箫谱,请小兄弟念着我二人一番心血,将这琴谱箫谱携至世上,觅得传人。”

沈元景默默接过。刘正风道:“这《笑傲江湖曲》倘能流传于世,我和曲大哥死也瞑目了。”

然后他和曲洋一齐伸出手来,两人双手相握,齐声长笑,内力运处,迸断内息主脉,闭目而逝。

……

群雄当下默然,刚才这位刘三爷还喜笑宴宴,转眼已经风流云散了。

正在众人叹息之间,费彬突然说道:“沈师侄把那册子拿过来罢,说什么曲谱,不定里面有什么魔教的信息。”

沈元景瞥了他一眼,冷冷的说:“粗俗之辈,懂什么音律。”费彬气炸,就要上前抢夺。

定逸师太看两边又要吵起来,便站出来阻止道:“这群雄里面也有懂音律的,请他来看看便知。”

当下就有一位有些名望的闻先生站了出来,他也对这曲谱好奇。沈元景给他一看,这人说了几句“奇怪”,然后递了回去,说道:“是曲谱无疑,就是技巧颇高,一般人弹奏不了。”

费彬冷着脸不回话,这时候刘家儿女正拜倒在刘正风旁边哭泣,他心里一动,朝二师兄丁勉使了个眼神,示意他发暗器。丁勉只做不知,并未动手。费彬有些恼怒,抽剑突然刺向刘菁。

令狐冲一剑拦住,说道:“早就防着你们了。”费彬更加愤怒,挥剑杀了上去,两人战作一团。

令狐冲在思过崖学了紫霞神功和独孤九剑之后,功夫早已超过岳不群,区区费彬,自也不在话下。不过他谨遵师父教诲,不敢显露太高武功,是以一直用华山派剑法对敌。饶是如此,十数招后,还是占据了上风。

这已经有些出人意料了。厅内群雄顿时喝彩声起,也不知是年轻胜过老的喜闻乐见,还是嵩山派不得人心。

这边丁勉刚才被沈元景嘲讽,这次便光明正大的出手,要抓刘家人回去。定逸师太看不过嵩山派咄咄逼人,正准要站出来,沈元景抢了上去,挥剑和丁勉战在了一起。

丁勉初始不以为意,接招之后,才发现沈元景剑法高超,远胜同辈。他虽号称托塔手,但剑上功夫也是了得,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一手嵩山剑法使得气势森严。厅内众人不自觉退后几步,让出一个圈子。

沈元景牢记师命,并未使出独孤九剑,但他毕竟身怀五门绝世剑法,早已将希夷剑法推陈出新,迅捷无声又变化多端。

数招之后,丁勉就变得被动,只能艰难招架。他更为急切,催动内力,嵩山阔剑舞得烈烈作响,要和沈元景长剑相碰,凭功力取胜。

沈元景也知他打算,虚晃了两剑,等丁勉使出“万岳朝宗”这一招,便立刻用石壁记载的破解招数,提剑斜劈,剑尖平抽在了他的手腕上。

只听“当啷”一声,丁勉的剑掉到了地上,脸白一阵红一阵,被一个小辈轻易打败,一时觉得有些丢人。

沈元景速胜丁勉,就是为了打击嵩山派气焰,然后聚集群雄目光,如此令狐冲便能隐在下面。

一旁的陆柏忌惮岳不群,不敢动手,只能语气尖锐的问道:“岳掌门,华山派非要违背左盟主的命令么?”

岳不群微笑道:“岳某自然不敢,不过这勾结魔教的刘正风已然伏诛,难道左盟主的命令是非要株连,老弱妇孺也不放过?”

陆柏自然不敢承认,否则五岳盟主残忍滥杀的名头,就要传遍江湖了。

天门道人说道:“好了,大家住手罢。既然如此,便由我泰山派弟子,和华山派弟子、恒山派弟子,一齐送刘家众人去西域或者塞外,永不准回中原。”

费彬听得此言,仍未停手,反倒加快了剑法。令狐冲演够了时间,“唰唰”两剑,使出岳不群的绝技太岳三青峰,划烂了费彬胸口的衣服。

嵩山派抢人不成,丁勉和费彬两大太保还被两个晚辈战胜,只得带着受伤和死去的弟子,灰溜溜的走了。

刘正风家人和众弟子披麻戴孝,一把火烧了刘正风和曲洋的尸体,把骨灰撒入湘江之中。

沈元景拨弄曲洋遗留古琴,一曲凭吊,无人唱和,怅然良久,遂投琴入江。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作者:催墨成书分类:穿越点击: 8234  

  一场普普通通的车祸,庸碌的中年人人沈元景带着金古黄武侠系统再次穿越到了白羽世界,附身在了一个因父亲离世而哭死的少年身上。这是武学繁荣昌盛的世界,宗派一座座,世家如雨。小时候的武侠梦美梦成真了,他立誓这一生要过得绚烂!沈元景从一个养鸽子的小门派走出来,以古龙武学为基础,于金庸黄易世界里面刷怪练级,一步一步的走到白羽世界的最低点!碧血连城风火路,覆雨浪翻云浪翻云几诸。倚天杨过小龙女问谁读。惜风陵旧事,有女射雕孤。大唐边荒留故传,倚天屠鹿成书。天龙八部酒一壶。人间多少梦,看傲视江湖。“轰”的又是一声巨响,沈经的意识从黑暗中恢复,想要伸出胳膊撑起身子,却感到上上下下从头到脚火都辣辣的疼,而身体无法动弹。。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8章 猪狗不如的东西,也配称好汉?
第9章 除恶务尽
第10章 师徒计议
第11章 华山论剑
第7章 开杀
第13章 五岳会盟(下)
第14章 比斗
第15章 传功
第16章 破壁
第18章 传剑
第19章 坦白
第20章 出山
第17章 破招
第22章 除魔
第21章 打草
第24章 收徒
第23章 开端
第25章 得书
第26章 说剑
第28章 齐聚
第27章 坐斗
第30章 试手
第31章 动手
第32章 解秘
第29章 洗手
第34章 震慑
第33章 出气
第36章 对峙
第37章 逼斗
第38章 能言
第39章 赶走
第12章 五岳会盟(上)
第40章 遭遇
第42章 解决
第41章 诡异
第43章 救援
第45章 解救
第44章 赶场
第47章 王家
第35章 受困
第49章 金刀
第50章 传信
第51章 合奏
第52章 杭州
第53章 探庄
第46章 悔过
第55章 谋划
第54章 知己
第59章 摆谱
第60章 引诱
第56章 御风
第63章 暗斗
第65章 脱困
第67章 后事
第64章 打伤
第68章 大婚
第69章 围寺
第66章 赶走
第71章 开斗
第70章 杀熊
第74章 追索
第73章 退走
第75章 解毒
第77章 骂仗
第76章 风声
第78章 解开
第79章 突变
第80章 逼迫
第82章 斗剑
第81章 分崩
第84章 合围
第48章 交手
第85章 缠斗
第83章 乱絮
第86章 舞柳
第87章 不及
第88章 善后
第89章 故人
第91章 灭门
第92章 商议
第93章 接应
第94章 封山
第95章 定计
第96章 登崖
第97章 宴请
第98章 吐露
第99章 坦白
第100章 决斗
第101章 好剑
第102章 曲终
第1章 重回白羽
第103章 人散
第72章 得手
第90章 风起
  • 下下从&体无法

    “轰”的又是一声巨响,沈经的意识从黑暗中恢复,想要伸出胳膊撑起身子,却感到上上下下从头到脚火都辣辣的疼,而身体无法动弹。

    2022-12-05 11:02:39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个世

    午间热辣的太阳直直的射进满是血水的眼眶里面,这是沈经在这个世界最后看到的光。

    2022-12-07 10:30:54详情点赞(0)回复(0)
  • ,名字&起得甚

    这么多功夫里面,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被沈元景一眼相中,名字起得甚有意境。

    2022-12-06 06:56:57详情点赞(0)回复(0)
  • 声叹息&子养大

    心酸、痛苦、无力,最后也都化作默默一声叹息,他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好在父母都还只有五十多,顺利拿到赔偿金,也大约是能够安度晚年,同时把孙子养大。”

    2022-12-06 06:00:29详情点赞(0)回复(0)
  • ,父亲&没考中

    自身家庭的来历也简单,母亲王婉柔是平州承平郡大世家王家的庶女,父亲沈浪是没考中进士的举人。十五年前两人结合,随后生下了原身。

    2022-12-07 07:05:48详情点赞(0)回复(0)
  • &剑法、

    内功、剑法、徒手然后是轻功,四个体系都已具备,剩下的两种倒不是很迫切。

    2022-12-07 01:07:57详情点赞(0)回复(0)
  • 岁,要&老婆恐

    想到父母,他不禁悲从中来:“父母已经五十多岁,要是知道唯一的孩子车祸身亡,也不知会伤心成什么样。老婆恐怕也是不成了,十来岁的儿子瞬间就无父无母,这样的现实要他如何去面对。”

    2022-12-05 08:17:37详情点赞(0)回复(0)
  • &屋顶的

    定了定心神,沈元景睁开了眼睛。头顶是薄薄的轻纱,透过蚊帐,可以看到屋顶的横梁和红色的泥瓦,这和小时候农村老家的房子是一样的结构。

    2022-12-06 06:22:5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