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二十四章 吓死

娘子万安:第二十四章 吓死

初六不想与聂忱说话的,这聂忱非常可疑人不能够我相信,但是他下意识地咀嚼吞咽一口。荷包扔回来的时候,真香。的话干活儿之后吃口肉干,啧啧!不明白什么时候他才能过上这样的神仙日子。初六振作起来精神,村子就在前面了,他要打起精神。聂忱的目光落在田埂上,田埂上有不少人荷包扔过来的时候,真香。。...

初九不想与聂忱说话,这聂忱十分可疑不能相信,不过他下意识地吞咽一口。

荷包扔过来的时候,真香。

如果干活之前吃口肉干,啧啧!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才能过上这样的神仙日子。

初九振作精神,村子就在前面了,他要打起精神。

聂忱的目光落在田埂上,田埂上有不少人来回穿梭,看起来都是妇孺和老人。

奇怪,现在收粟米有些早吧?而且这样的活计怎么却没有男丁来做?

果然有蹊跷。

初九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聂忱身后,就像是聂忱的随从。

两个人开始向那些人走去。

……

顾明珠这一觉睡得很安稳,林太夫人和管事妈妈不敢将她叫醒,这位顾大小姐有个毛病,若是睡不好,就大吵大闹个不停,总之会让人不得安生。

林夫人找了过来,见到女儿这般模样不禁心疼:“怎么这样就睡着了。”急忙吩咐下人小心翼翼地将顾明珠抬到了侧室的软塌上,然后坐在旁边看护着。

看着这对母女,林太夫人恨铁不成钢,怀远侯府已经这般模样,她们却好像一点都不着急。

林太夫人带着一身的怒气回到内室里。

管事妈妈忙上前为林太夫人揉捏肩膀:“太夫人别气坏了身子,侯爷也是一时着急,口不择言。”

“祯哥儿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哪里能与他认真,”林太夫人道,“我气得是那背后捣鬼的人,让我查出来,定然要严惩,竟然将手段耍到了我眼皮底下……”让她颜面全无,只有扒了那人的皮她才能舒畅。

管事妈妈道:“奴婢已经吩咐下去,将今日去过您院子的人都查一遍,若是家里的人做的,定能查明……”

想到顾明珠如一滩烂泥,无论怎么拿捏都指望不上,林太夫人刚刚平复的心情又起波澜:“祯哥儿今日与我说那些话,想来也是在衙门里太过辛苦,若不是为了怀远侯的案子,他也不会从宣府来到太原,如今我们家忙成这般样子,怀远侯府的人倒像没事似的。

我那妹妹从前在族中就是如此,每日迷迷糊糊不知忧愁,年纪不小了还没有个婚配,还不是到了定宁侯府做客,这才撞见了怀远侯,顺顺利利地做了怀远侯夫人。”

管事妈妈忙道:“林夫人若非您这个族姐,哪有今日的风光。”

“人不可能一辈子好运,”林太夫人舒展了手中的帕子,“她再没个思量,我也不会再帮着她,这次过后希望怀远侯一心一意跟着我们祯哥儿,为祯哥儿做些事,也算不是个忘恩负义之人。”

管事妈妈应了一声,停顿了片刻才道:“那我们那件事还做不做?”

管事妈妈指的是周如珺,侯爷交代下来决不能再出事,明日就是道士算好的日子,可现在家里出了事,委实有些难办。

管事妈妈压低声音:“若不然缓一缓?”

林太夫人立即皱起眉头:“那老神仙如何灵验你不是不知道,算好的日子怎能随意更改,其他的事也就罢了,唯有这一桩不能听祯哥儿的,将事情了了也算去了我的心病。”

管事妈妈道:“奴婢知道了,一会儿就遣人知会两位仙人。”

“明天早些过去,上下打点好不要让祯哥儿知晓,做起来应该也容易,无非就是做个法事,将周氏尸骨带出去丢了,以后那坟冢里什么都没有,周氏也不能再作祟。”

林太夫人说完端起茶来喝:“自从在家中被吓过之后,我许久都没睡过安稳觉了,那周氏明明就是自己有错在先,如今做了鬼却还要来缠着我和张氏,死过一次的人竟还不知教训,周氏能安安分分的,我怎会想着做这些,说到底都是周氏自找的。”

管事妈妈就要下去安排。

林太夫人又叮嘱:“跟两个仙人说了,明日能做得顺利,我定会给他们多些供奉。”

“太夫人,”丫鬟进来禀告,“怀远侯夫人让我向您禀告一声,夫人与顾大小姐要回去了。”

林太夫人皱眉,她刚走珠珠就睡醒了:“让她们走吧!”留在家中也是捣乱,她们走了,家中的管事也方便查找偷窃压胜的贼人。

……

顾明珠回到顾家的小院子,陪着林夫人一起吃了饭,母女两个刚去了院子里散步,就听到管事禀告:“冯家表公子来了。”

冯安平是来送消息的。

“从永安巷抓到的贼人中,有人供述了藏匿贼赃之地。”冯安平一口气将茶喝了,这才咂了咂嘴,好像没有尝出味道,真是太可惜了。

林夫人脸上满是期盼的神情:“结果呢?”

冯安平摇摇头,如同被霜打了般:“没找到。”审出口供之后,他们就立即向城外赶去,跑得嗓子都冒了烟,好不容易找到了那处山洞,仔细将山洞搜罗了一遍却一无所获。

林夫人有些失望,旁边的管事妈妈也暗自叹息,唯有不知愁的顾大小姐,脸上仍旧挂着笑容。

林夫人道:“难道是那贼人胡乱说的。”

冯安平道:“许多犯人经过酷刑拷打之后,就会胡乱认罪,当然也有人为了逃脱罪责故意如此,到时候朝廷找不到明证也只能以为他是被冤屈的。

不过我们并没有对那人用酷刑,只是吓吓罢了,是他自己想要立功赎罪。”他们都觉得这桩案子不好审,没想到有个人愿意招认,只可惜最终竹篮打水。

林夫人听到这话喃喃地道:“也不知道这案子何时水落石出。”

冯安平道:“也许是那些贼人被抓,同罪之人见势不好,将贼赃藏匿去了别处,衙门还有人在周围搜找,有了结果我就让人送消息过来。”

贼赃没有找到,定宁侯的脸色难看得很,他们都觉得可能是贼人胡乱一指,定宁侯却觉得有人事先动了手脚,让麾下斥候四处查看,也许会发现蛛丝马迹。

林夫人仔细想了想:“藏匿贼赃的是个什么地方?”那些赃物里会有侯爷丢的战马吗?战马是活物,若是贼人事先知晓消息将战马带离很容易,所以冯安平指的赃物应该不是战马,可如果赃物藏匿的地点是在山中,也许在稍远的地方能找到战马?她这是死马权当活马医,有点消息就忍不住要多想一想。

冯安平误解了林夫人的意思:“您可不要派人过去找,那地方不太平,有衙差在足够了。”

林夫人有些诧异:“不太平?”

冯安平点点头:“那里经常有地动,去年的时候闹了次大的,死了许多人,那场面别提多惨了,许多人被震飞,有的人身上衣服都没了。”

地动?顾明珠抬起头来,就算地动能将人震飞,身上的衣服为何会不见了?

冯安平说完这些就要起身告辞离开,却发现顾明珠走过来,伸出手递给了他一盘糕点。

冯安平不禁心中一暖,还是珠珠仁善,吃了这些糕点他也不用回家去了,直接出城继续在那山洞周围寻找。

既然争取出了时间,冯安平就多说两句:“衙门盘查那些村子,也是想要知晓村中民众与贼匪有没有关系,我看八成是无关的,那次地动村子的男子都快死绝了,妇孺和老人能做些什么?”

林夫人一惊:“为何会这样?”

冯安平道:“第一次地动压住了人,村子里的壮年男子纷纷前去救人,却在这时发生了第二次地动,山都塌了下来,那些男子也就被埋在了里面。”

林夫人连连念佛语,一把将珠珠拉了过来,不愿意再让珠珠听到这样凄惨的事,虽然珠珠听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消息已经送到,冯安平起身告辞,从顾家出来,他向自家方向看了一眼,只见大门敞开着,他不由地心中慌张,难道家中失窃了?他好不容易才攒下的银钱若是就这样被偷,他可以直接去见祖宗了。

冯安平想到这里,再也顾不得其他,急匆匆地走进院子查看,刚进门就看到了初九如泥塑般笔挺的身影。

“进来吧!”淡淡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

听到魏元谌的声音,冯安平不敢怠慢立即推门走了进去,恭敬地向魏元谌行礼,他还以为经过了上次之后魏大人要过些日子再来传他,没想到安稳的日子如此短暂,好在与魏大人相处次数多了之后,那份惧怕也跟着慢慢淡了些。

冯安平忘不了第一次见到魏大人的时候,那种快要死了的恐惧。

冯安平正思量着,目光一瞥落在屋子里的箱子上,什么时候家中有了这些东西?

“将文书签了吧!”魏元谌指了指桌面上的纸张。

冯安平下意识地将纸张拿在手中。

魏元谌道:“每一箱都要点好,出了差错朝廷怪罪下来,唯你是问。”

魏元谌话音刚落,就有亲随上前打开了其中一只箱子。

几块金饼泛着刺眼的光芒,映入冯安平眼帘。

这些金银细软是哪里来的?冯安平立即想到了商贾失窃的案宗里记录的丢失财物,其中就有金饼、玉器、宝石和珊瑚,还有一个牡丹妆奁,里面放着的是珍珠。

府衙上天入地苦苦寻找的东西,如今就在这里,冯安平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

“这些是……”

“赃物。”魏元谌淡淡地道。

冯安平腿一软立即瘫倒在地,祖宗啊,要死了的感觉又回来了。

魏大人分赃分到他头上了,不但如此还让他签文书做投名状。

他的命是没了。

魏元谌的声音更加冰冷:“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过去盘点清楚?”

“魏大人,您再想想,我不合适,”冯安平哀戚地道,“我还没娶妻生子,还没给冯家传宗接代,不然您换个人吧,太原府同知陆慎之比我官职大……”

“你是太原府通判,分管诉讼且对上官有监察之职,”魏元谌目光凌厉,“快些办好,我还要将文书送入密匣,呈给皇上。”

呈给皇上?魏大人再猖狂也不能与皇上分赃吧?冯安平将手里揉皱了的文书仔细地看了两眼。

“大人,您这是?”

“我不放心太原府衙门,怀疑其中有私通盗匪之人,暂时先将这些赃物封存,等案子查清之后我会向朝廷解释,但是在此之前,不能透露给旁人,”魏元谌说完向外走去,“快点做好。”

这冯安平虽然胆小如鼠却还算心正,为官以来做事仔细且身家清白,以后朝廷查下来不会遭人质疑,魏元谌站在院子中,抬起头来看天。

头顶有只纸鸢慢慢飞起,看方向应该是顾家的院子,魏元谌眼前浮现出顾大小姐利落地转身推那凶徒的一幕,他不禁微微皱眉,或许他想得太多,总觉得这位顾大小姐身上另有玄机。

不多时候,冯安平走出来禀告:“已经点好了。”说着哆哆嗦嗦地将文书呈给魏元谌,希望魏大人以后不要让他再做这样危险的事。

“东西放在你这里,”魏元谌道,“我会吩咐两个人在此处看守。”

冯安平瞪圆了眼睛:“大……大人……这不合适吧!万一朝廷四处搜检……”

魏元谌道:“即便要查整个太原府,府衙也会先从外籍人查起。”府衙没有证据这赃物进了城,所以不会大费周章地做这样的事。

冯安平吞咽一口,话是这样说,可这些箱笼在他屋子里,他怎么能睡得着。

魏元谌再次抬头看那纸鸢:“你的宅院为何买到顾家的旁边?”

冯安平心中一慌,实话也就脱口而出:“其实那院子原来是我祖上置办的,我本想买回来,后来才知晓被顾家买走了,既然院子不能买回,就在旁边住下,时常地看一看也好。”

冯安平的话不像有假,魏元谌没有再问,带着初九转身走了出去。

两个人走出巷子上了马,直奔落脚的院子,魏元谌的目光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扫而过,一个有些熟悉的背影映入眼帘。

此人走路有些跛,是那晚在永安巷遇见的人,那医婆的随从。

既然那医婆在太原府走动,能在街面上看到这两个人也是寻常,不过……魏元谌向周围看去,并没有见到那医婆的身影。

一路回到院子里,魏元谌净了手开始看桌子上的公文。

初九忍不住道:“公子,您说那地动是怎么回事?”他和聂忱到村子里询问,于是打听出那三个村子在地动时死了不少的人。

“那不是地动,”魏元谌淡淡地道,“地动不会让人身上的衣衫不见了。”那是一股大力冲击,将人的衣服剥离了身体。

“那是火器炸开的情形。”

初九恍然大悟,他们用火器,难道是……

“那接下来该怎么查?”

魏元谌提起笔来写公文,有人在暗中一步步引着朝廷查案,不光如此还将崔祯卷了进去,他立即想到在京中发现的蹊跷,定宁侯太夫人请到两个仙人,匆匆忙忙赶来太原府。

他不关心崔家,但涉及到她,他自然要查个清楚,那两个道士有意引得定宁侯太夫人上当。

现在太原府的案子和这件事撞在一起,应该不是巧合那么简单。

就算是巧合,他也不能眼看着崔家人扰了她的安宁,

魏元谌道:“崔家祖坟那边让人盯紧了,明日一早我会前去。”

……

顾明珠放风筝是引柳苏去后门,如今将文书拿在了手中,她心中的猜测也得到了证实。

那不是地动而是火器爆开的情景。

所以,那些人是在私自开矿吗?

娘子万安

娘子万安

作者:云霓分类:历史点击: 27719  

娘子万安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七章 遇见
第八章 纯善
第九章 害怕
第十一章 提醒
第十二章 医婆
第十三章 贼窝
第十四章 抓人
第十五章 阿魏
第十六章 夜访
第十七章 不亏
第十八章 可怕
第十九章 碰瓷
第二十章 主宰
第二十一章 大白
第二十二章 是我
第二十三章 赃物
第二十四章 吓死
第二十五章 雷劈
第二十六章 帮手
第二十七章 祭拜
第二十八章 青涩
第二十九章 惩罚
第三十章 审问
第三十一章 上船
第三十二章 暴露
第三十三章 美人
第三十四章 相陪
第三十五章 跳船
第三十六章 脱身
第三十七章 复活
第三十八章 敌人
第三十九章 气人
第四十章 太虚
第四十一章 登门
第四十二章 故人相见
上架的感言
第四十三章 相斗
第四十四章 打脸
第四十五章 吃瓜 龟仙人盟主加更
第四十六章 亲疏 感谢云月相憩盟主
第四十七章 给你
第四十八章 你来我往
第四十九章 堵心
第五十章 有人惦记
第五十一章 看上你
第五十二章 惹祸
第五十三章 放你逃
第五十四章 死人
第五十五章 库银
第五十六章 倒霉了
第五十七章 救兵
第五十八章 监工
第五十九章 完美的报仇
第六十章 热心
第六十一章 无辜
第六十二章 没脸
第六十三章 冷酷
第六十四章 怕死
第六十五章 怀疑
第六十六章 认罪
第六十七章 张老爷
第六十八章 拆穿
第六十九章 来取 为催更圈催更邀请函活动加更
第七十章 有毒
第七十一章 攥住
第七十二章 拥抱
第七十三章 不认账
第七十四章 当面说坏话
第七十五章 见面
第七十六章 吓人
第七十七章 后遗症
第七十八章 带不动
第七十九章 为了自己
第八十章 盯着
第八十一章 命案
第八十二章 抓个正着
第八十三章 养老
第八十四章 舒畅
第八十五章 污点
第八十六章 合作愉快
第八十七章 害怕
第八十八章 招认
第八十九章 灯下黑
第九十章 精彩
第九十一章 似曾相识
第九十二章 报恩
第九十三章 太子
第九十四章 真心
第九十五章 痛快
第九十六章 倒霉
第九十七章 嘴甜
第九十八章 被罚
第九十九章 耳光
第一百章 羞耻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