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八章 纯善

娘子万安:第八章 纯善

太原府通判听魏大人的话一愣,皱眉头思忖片刻,放佛就了想了明白了。“大人,”太原府通判道,“下官我以为,这而已个巧合。”魏元谌也没说话的。太原府通判很紧张地咀嚼吞咽一口,自恃胆子再次道:“别说顾大小姐自小就有痴傻的毛病,就算是寻常女眷想杀那样的人也是不“大人,”太原府通判道,“下官以为,这只是个巧合。”。...

太原府通判听魏大人的话一愣,皱眉思量片刻,仿佛就已经想了明白。

“大人,”太原府通判道,“下官以为,这只是个巧合。”

魏元谌没有说话。

太原府通判紧张地吞咽一口,仗着胆子继续道:“别说顾大小姐从小就有痴傻的毛病,就算是寻常女眷想要杀那样的人也是不易啊。

卑职等人仔细查看过,若是顾大小姐有意害人,便要事先知晓凶徒的目的,独自一个人引凶徒上山,最后靠一己之力推那凶徒下山,这前后不能出任何差错,这些事换做卑职也做不到。”比起这个,他觉得凶徒失手,机缘巧合之下顾大小姐逃过一劫,这样的解释才更加合理。

太原府通判冯安平说完这些,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发现魏大人依旧沉着脸,他心中一凉,该不会没有顺着魏大人的意思说,魏大人就要惩办他了吧?

他有点后悔了,早知道就算丢了官职,也不该为魏大人做事,万一没有办好差事,下场可能会更加凄惨。

怪只怪他为了自保,太子的人来拉拢他时,他向太子爷送过礼物以保平安,结果不知怎么被这位魏大人发现了,前几日魏大人来到太原府,直接就进了他家大门,提起了这件事,虽然他觉得魏大人手中不一定有确凿的证据,可他仍旧不敢冒险。

朝廷明令凡结党营私者一律严办,当年二皇子和长公主出事牵连了许多官员,就连魏皇后的母家也因此被牵扯入狱,魏大人亲身经历过这些,其中的门道自然再清楚不过,想要找个借口将他这个通判送入大牢,那简直比抠脚丫子还容易。

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冯安平想到这里,趴在地上趁机再次为自己辩驳:“大人明鉴,卑职没有结党之心,拿出礼物真的只是为了能够保住官职。”他怎么敢去招惹太子爷,现在说整个山西都在太子手上也不为过,不拜太子这座大山,如何能在山西立足。

魏元谌打断了通判的话:“接着说这桩案子吧!”看来除了他之外没有人对顾大小姐起疑,他手中也没有确实证据,他会向冯安平提及也不过就是试探一下此人的态度。

这件事无非两个结果:要么是他多疑了,要么是顾大小姐手段太高,不管真相是哪个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都要多多留意那位顾大小姐。

冯安平体贴地上前为魏大人倒了杯茶:“那凶徒什么都不肯招认,不过我们从他身上搜出几颗珍珠,顾大小姐也曾在金塔寺里捡到一颗珍珠。”

就是那些珍珠,让府衙许多人为之色变。

冯安平道:“七年前山西曾闹过‘珍珠大盗’,那‘珍珠大盗’盗走财物之后,都会留下一颗珍珠表明身份。

“珍珠大盗”开始只对士绅、官员下手,后来竟然劫走了库银,为了能够顺利脱逃,他点燃了存放赈灾粮的敖仓,吸引衙差前去救火,等府衙发现中计时,那‘珍珠大盗’早已经逃之夭夭了。

虽然后来朝廷四处缉捕‘珍珠大盗’,可这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般,没有半点的消息。

现在这珍珠再次出现在太原府,衙门里都在猜测是不是‘珍珠大盗’回来了。”

“当年的‘珍珠大盗’不是凭空消失吧?”魏元谌淡漠的声音传来。

冯安平立即红了脸,虽然七年前他还没入仕,可他来到太原府之后仔细整理过历年案宗,读过有关‘珍珠大盗’的旧案卷,那盗匪犯案多次,却都能全身而退,既然都没有交过手,也没有人目睹过案情的发生,自然就不知晓这“珍珠大盗”到底是何模样,所以即便“珍珠大盗”站在他们面前,他们也认不出来。

“凭空消失”不过就是想要保住衙门脸面的说法。

魏大人果然不留半点情面。

魏元谌道:“之前查无线索的‘珍珠大盗’就这么容易被抓到了?”

冯安平立即辩解:“自然……不会这样容易,不过抓到的这个凶徒很有可能是‘珍珠大盗’的同党。

库银案之后,‘珍珠大盗’再也没有现身过,直到在金塔寺发现了珍珠,如果真是珍珠大盗回来了,那么最近在山西发生的劫案可能都出自“珍珠大盗”之手。

七年前的库银案一直没能有结果,也许这次能将两桩案子一并查清。”

冯安平说着胸口涌上一股热血,如果能抓住那大盗,他也算没有白白做这个通判,尤其是当年的库银案,赈灾粮被烧,害死了那么多百姓,这本就是他做了太原府通判之后,发的第一个宏愿。

“同一个人作案,不一定就要用相同的手法,同理,这桩案子发现了珍珠,也可能是有人故意借‘珍珠大盗’混淆视听,不可妄下结论,你们太原府衙就这样查案,不如早些卸下官职,向朝廷请罪。”

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如同一盆冰水将冯安平从头到脚浇了个透。

冯安平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寒噤。

魏元谌淡然道:“不过现在的盗匪案与七年前也有些相似之处。”

冯安平立即来了精神,看向魏元谌,一副聆听教诲的模样。

魏元谌道:“不管是‘珍珠大盗’还是现在出现的盗匪,每次都能轻易得手,等到衙门赶到时,查不到任何的线索。

这次的金塔寺能抓到凶徒,衙门已算立了大功。”

冯安平恨不得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在这里,哪是他们立了大功,分明是那位顾大小姐运气好躲过一劫。

魏大人又事先猜到法会上会出问题,衙门只是捡了个现成的凶徒。

冯安平哭丧着脸,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沉默了片刻,又仔细想想魏大人的话,冯安平脑海中一道亮光一闪而过,魏大人好似在提点他。

冯安平急着道:“莫非衙门里有人与盗匪串通?每次都能互相通风报信,衙门四处盘查时,就能顺利脱身。”

魏元谌目光平静没有半点波澜,却让人看一眼便不自觉地想要躲闪,冯安平立即垂下头:“卑职这就回到衙门中仔细查看,若是有人故意接近那凶徒,卑职就会立即将他拿下。”

冯安平躬身退了出去,走到院子中特意仔细瞧了一眼,一只大公鸡正在地上找食吃。

奇怪了,不是母鸡吗?怎么变成了公鸡,冯安平又看了一眼院子里站着的人,那是魏大人贴身护卫初九。

初九板着脸,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如同尊泥塑。

冯安平捏了捏怀里的小纸包,这是来的路上他特意包的酱牛肉,想要用这东西贿赂贿赂初九,可再瞧瞧初九那严肃的模样,像极了其主子的风范,想到这里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立即卸掉了,万一牛肉没送成,初九跳起来给他一刀,那可如何是好。

冯安平立即将怀里的酱牛肉捅得更深了些。

“你与怀远侯很熟悉吧?”淡漠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冯安平后悔自己没跑得快些,转头硬着头皮道:“我祖母出身顾氏旁支,祖父曾是老侯爷麾下千户,不过也不是什么委以重任的千户,能任职纯粹靠的是裙带关系,我祖父没什么本事,后来因为贿赂副将被老侯爷责罚,如今我与怀远侯府就只剩八竿子打不着的裙带关系了。

算算辈分,我与顾大小姐是平辈,所以……”

魏元谌道:“顾大小姐是你的表妹?”

冯安平道:“是,不过卑职方才没有替顾大小姐说话,顾大小姐从小就得了病症,怀远侯府没少寻医问药,大小姐虽然有顽疾在身,却性子纯善,平日里连蚂蚁都不敢踩,绝不会害人。”

冯安平彻彻底底地明白为何魏大人会名声在外了,年纪不大,却行事沉稳,手段老辣,站在那里让人看不出他心中喜怒。

“不要将我的事透露给顾家。”

魏大人淡淡的一声吩咐,远胜于一切疾言厉色的要挟。

冯安平躬身道:“卑职绝不敢向第三人提及。”

走出院子之后,冯安平发现身上的衣衫都湿透了,做完这桩案子,他就要与魏大人彻底断绝关系,否则他恐怕会活不到娶妻生子那一天。

正想着,冯安平再次受到了惊吓,一只手从门内伸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冯安平转过头看到了初九。

“初九,是不是大人……”

“牛肉拿来。”

冯安平的脸僵在那里,初九怎么知道他有牛肉,总不会行贿时又被抓个正着吧。

“初九,你这是要……”

初九道:“喂鸡。”

门被重重地关上,冯安平眨了眨眼睛,魏大人家的鸡果然也这般与众不同。

屋子里。

魏元谌慢慢地喝着茶,初九走进来禀告:“公子,顾大小姐将凶徒推下山之后,您让我去查看情形,我瞧见顾家下人正在寻找顾大小姐。

顾家下人刚好走到那凶徒坠落处附近,若非听到顾大小姐喊叫声,他们很快就会发现那受伤的凶徒。”

魏元谌点了点头,如果顾大小姐故意算计那凶徒的话,定然会让人等在山脚下,以便确认那凶徒的生死。

怀远侯夫人从法会上回来,发现顾大小姐不见了,开始让家人在寺里四处寻找顾大小姐的踪迹,刚好就能找到那跌下山坡的凶徒,安排的可谓是万无一失。

性子最纯善吗?

魏元谌放下手中的杯子,不见得吧!

……

顾明珠洗了澡,换好衣服,又变得干干净净了。

林夫人心疼地给女儿腿上上药:“疼不疼?”

顾明珠摇头,不过就是蹭破了些皮,算不上什么,经过了今天的事,她拿定主意,尽量让那些危险远离顾明珠这个身份,也许做起事来会麻烦些,但可以减少危险,她要多给自己加几层保护才行。

顾明珠看向窗外,这个时辰了,她让宝瞳送去的线索,聂忱应该拿到了吧?

……

聂忱快步走进一处庄子中。

下人将他领入书房,紧接着送上来一只小巧的竹筒。

等到下人离开,聂忱将竹筒打开,倒出了里面的纸张,小心翼翼地将纸张展开,映入眼帘的是张简单的舆图。

聂忱仔细地将舆图上的消息记好,然后凑在灯下将那张纸焚烧殆尽。

做完这些,聂忱才走出了屋子。

“老爷没回来吗?”聂忱问过去。

“没有。”下人回答的很干脆。

聂忱点点头,一年多以前他因为查案被人陷害入了大牢,幸亏被长老爷伸手搭救,后来他与长老爷联手查案,顺利破了几桩要案,他心中对这长老爷很是钦佩,不过可惜的是,他却从来没见过长老爷真容。

这次的盗匪案他们又开始各自寻找线索,若是有所发现就要知会对方,惭愧的很,到现在为止,他查到的消息不多。

每次他都要输上一筹,让他不禁有些沮丧,不过既然还没有到最后,一切尚有变数。

聂忱快马回到城中,正准备前往府衙,一个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聂先生吗?”那人道,“我家大人有请。”

娘子万安

娘子万安

作者:云霓分类:历史点击: 27719  

娘子万安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七章 遇见
第八章 纯善
第九章 害怕
第十一章 提醒
第十二章 医婆
第十三章 贼窝
第十四章 抓人
第十五章 阿魏
第十六章 夜访
第十七章 不亏
第十八章 可怕
第十九章 碰瓷
第二十章 主宰
第二十一章 大白
第二十二章 是我
第二十三章 赃物
第二十四章 吓死
第二十五章 雷劈
第二十六章 帮手
第二十七章 祭拜
第二十八章 青涩
第二十九章 惩罚
第三十章 审问
第三十一章 上船
第三十二章 暴露
第三十三章 美人
第三十四章 相陪
第三十五章 跳船
第三十六章 脱身
第三十七章 复活
第三十八章 敌人
第三十九章 气人
第四十章 太虚
第四十一章 登门
第四十二章 故人相见
上架的感言
第四十三章 相斗
第四十四章 打脸
第四十五章 吃瓜 龟仙人盟主加更
第四十六章 亲疏 感谢云月相憩盟主
第四十七章 给你
第四十八章 你来我往
第四十九章 堵心
第五十章 有人惦记
第五十一章 看上你
第五十二章 惹祸
第五十三章 放你逃
第五十四章 死人
第五十五章 库银
第五十六章 倒霉了
第五十七章 救兵
第五十八章 监工
第五十九章 完美的报仇
第六十章 热心
第六十一章 无辜
第六十二章 没脸
第六十三章 冷酷
第六十四章 怕死
第六十五章 怀疑
第六十六章 认罪
第六十七章 张老爷
第六十八章 拆穿
第六十九章 来取 为催更圈催更邀请函活动加更
第七十章 有毒
第七十一章 攥住
第七十二章 拥抱
第七十三章 不认账
第七十四章 当面说坏话
第七十五章 见面
第七十六章 吓人
第七十七章 后遗症
第七十八章 带不动
第七十九章 为了自己
第八十章 盯着
第八十一章 命案
第八十二章 抓个正着
第八十三章 养老
第八十四章 舒畅
第八十五章 污点
第八十六章 合作愉快
第八十七章 害怕
第八十八章 招认
第八十九章 灯下黑
第九十章 精彩
第九十一章 似曾相识
第九十二章 报恩
第九十三章 太子
第九十四章 真心
第九十五章 痛快
第九十六章 倒霉
第九十七章 嘴甜
第九十八章 被罚
第九十九章 耳光
第一百章 羞耻
  • 烧伤,&斩,早

    杨先生有眼疾,容娘子脸被烧伤,张老爷生了怪病,严探花双臂尽断,虽说他们这些被定了罪的囚犯,只等着秋后问斩,早晚都是死,她心中却仍有不忍于是向孙郎中求药。

    2022-08-11 09:36:16详情点赞(0)回复(0)
  • 黑暗中&脆弱的

    黑暗中的人影开始有了动作,他奉命要杀的女子已经缩在角落里睡着了,这样的内宅女眷十分容易对付,用手握住她脆弱的脖颈,轻轻一扭,不会遇到任何的反抗。

    2022-08-10 12:54:36详情点赞(0)回复(0)
  • “她并&未入我

    林太夫人皱起眉头:“她并未入我崔家门,不曾孝敬长辈也没为你生儿育女,怎能这样抬举她……”

    2022-08-12 02:26:0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